2008年4月30日

本夢比,本益比,看你怎麼看

幾天前突然在Silicon Valley Insider的網站上面看到這篇報導感覺實在太有意思了,"SAI 25: The World's Most Valuable Digital Startups"也就是說Silicon Valley Insuder這個專門討論所有高科技新聞跟創業的網站特別推出了一篇特集,討論現有的所謂的未上市Web 2.0或是網路創業網站。有意思的地方就是到底要怎樣去評價這些網站價值多少,特別是這些私人公司沒有辦法去了解內部的財務報表。即使有所謂的"內部流出"的財務消息,相信沒有一個人可以確認到底這些消息可不可信。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西恩潘太大驚小怪了,但是當我看到這個表的時候才發現網路公司的價值也未免太嚇人了吧。不要說前10名的公司好了,從20~25名的公司去看的價值都感覺到可怕。拿之前西恩潘提過的RockYou來講好了,這個排名在第21名的公司竟然被評估為有3.25億美金的價值。如果單單想要換算的話,就是要超過100億台幣,或是24億人民幣。不知道是不是我的數學有問題,因為RockYou預估今年,2008可以有差不多1500萬美金的營業額。即使毛利在超過40%的情況下(個人相信應該不太可能)也有超過36X的Earning ratio。

不管怎樣,西恩潘還是拿在這個名單上面感覺很有意思公司來討論一下。因為不管怎樣,美國真的還是所謂的網路公司的大本營。但是還是有很多非美國網路公司也在這個名單上面讓西恩潘感覺到特別有趣。

4. Betfair 5 Billion
這間位在英國的賭博網站(從運動賭博到其他Poker),在過去幾年產生了極高的價值。不管是因為其營業額從1000萬美金到今年可能會超過5億美金,或是美國現在已經不能經營這樣的網路賭博網站。不管是否因為是運氣,還是真的碰巧因為美國的線上賭博政策的關係讓這個網站越來越熱門。

但是不得不否認的就是在英國或是其他的賭博網站真的在美國經營還要容易,例如過去看到的成功案例PartyPoker,專門經營線上Poker遊戲。還是加拿大人到中美洲開的Bodog網站,這些靠著人們最喜愛的賭博都順利的結合網路而成功。

至於西恩潘個人倒是認為這種網站有好有壞,一方面如果沒有國家管制的話可以繼續賺下去,但是如果政府一但選擇干涉的話就會產生很多負面的影響。但是不得不否認的就是,賭博真的是人性之一啊。只要人還活在這個世界上一天,賭博就會一直出現。也許這就是創投所說的,完全沒有Market Risk除了政府以外吧。

9. Habbo 1.25 Billion
老實說從以前我就沒有聽過這個網站,也很難相信既然可以評估為有超過12.5億美金的價值。在西恩潘稍微的觀察了一下,才發現這個簡單的虛擬世界想不到一個月有超過8百萬人去上。從這個數字上去看當然沒辦法去解釋為什麼會價值這麼高。特別是現在網路上的虛擬世界哪麼多,相信已經不缺了。特別是這間公司還是在芬蘭創業的,也讓西恩潘想到另外一間公司Club Penguin在BC省內陸創業類似的虛擬世界。
也可以說當Club Penguin在去年以超過六億美金售出後就可以發現想不到虛擬世界只要打中了對的市場還是可以創造很高的價值。特別是如果已經對其針對的市場產生了黏性,讓使用者不會想要去別的虛擬世界上面走動。

如果說Habbo今年可以產生超過1億美金的營業額的話,也許這樣的價值可能可以被解釋。但是西恩潘倒是對於SAI把Habbo的評價高過Linden Lab(Second Life的開發商,第11名)感覺到奇妙。想不到一間在芬蘭的teenager虛擬世界公司可以創造比去年在矽谷最熱門的Second Life還要高的價值。

24 Zazzle 250Million
其實以前從來沒有聽過Zazzle這間網站,但是在西恩潘稍微的了解一下才發現其實這間公司的商業模式已經不算是最新的。就是讓人可以上載自己的設計來印到T-Shirt,馬克杯跟其他相關產品。設計者可以拿到差不多10%的獲利分攤。類似的網站其實有Cafepress,西恩潘以前有在這個網站上面買過東西。

其實這個商業模式真的很有意思,個人感覺不算是一種科技創新,反而是利用網路來把傳統的生意做的更好。世界上有很多不同的設計師可能有不一樣的設計,卻沒有一個平台可以分享給所有的消費者。也沒有一個廠商願意去提供這樣的服務,因為如果幫設計師去印了一堆有沒有的商品,到時候賣不出去怎麼辦。

像是Zazzle或是Cafepress就是提供了這樣的服務讓設計師可以上載自己的圖片,而消費者如果有興趣的話才會下訂單採購。而供應商也不需要印出哪麼多件T-Shirt,反而可以採下單再生產的的模式。很多人可能會認為成本會不會過高,一件T-Shirt如果可以賣到US$20的話,相信我這些公司還有賺頭的。


看了哪麼多間網路公司,其實每一間都有自己的特別之處。不管是第一名的Facebook或是第25名的Spot Runner,都是利用網路來創造自己的價值,提供自己的服務。雖然說大部分的網路公司還是靠所謂的廣告來創造營業額,可以看的出來現在的網路公司跟過去網路泡沫的時候已經不太一樣了。燒錢來拼命搶生意的時代雖然還是有,但是如果做不出成績的話是沒有辦法長期經營下去的。至於每個人對於這些網路公司怎樣去評價其價值,其實用每一種方式都沒有辦法合理的去計算的。最後可能直到這些網站被合併或是上市的時候才知道吧。不管是怎樣,

本夢比,本益比,看你怎樣看囉


(圖片來源: www.businessweek.com)

(註)
還記得上個禮拜五晚上跟西恩潘的同學聊到,自己的優勢在哪裡才能夠找到自己想要的工作,或是創造自己的團隊。這一段對話突然讓我想到去年寫過的一篇文章,相信很多可能忘記了,但是西恩潘還記得哪是哪個月最熱門的文章之一,既然可以打敗哪一個月的愛情文章真的很不可思議。還是跟大家分享一下吧,

你/妳的"專業"是什麼

簡短的分享一下內容吧,

這就好比我大哥在我來讀這個MBA之前突然跟我聊到類似的話題. 也就是說在這個社會裡, 有很多專業人士, 好比醫生, 律師, 會計師, 工程師或是其他相關的專業人士. 突然想到我除了一張嘴巴還有什麼價值.

會突然想到這一點就是因為同學幫我分析一下自己的優勢,好像除了有一張嘴巴可以中英文哈拉以外,似乎看不出來還有什麼特別的。如果真的要從這樣的角度去看自己具備的條件真的很可怕,讀了那麼多的書,工作了那麼多年,最後培養的專業竟然是哈拉能力。也就是說如果西恩潘失去了這個哈拉能力基本上就比應屆大學畢業生還要遜。

更搞笑的地方上次還有專業人士跟西恩潘說,他寧願不要當專業人士而想要像西恩潘這種半調子。老實說西恩潘到現在還是搞不懂啊。

2008年4月29日

Mars買下Wrigley,產業專精的未來

今天一大早看到這則新聞的時候,「Mars to buy Wrigley for $23 billion with Buffett's assistance」,說驚訝嗎,又有一點。但是說真的很讓人感到不可思議,又不太會。如果說很多人不了解這個新聞是講什麼,Mars對於如果喜歡吃巧克力的人應該會知道,而Wrigley對於喜歡吃口香糖的人應該都了解這間公司。但是相信很多人應該不知道有上市的Wrigley會有超過230億美金的價值,一間位於美國芝加哥的口香糖公司可以有超過7000億台幣的市值想起來很嚇人。更嚇人的地方是私人公司Mars再美國景氣看起來不是特別好的時候,會有這樣的子彈買下Wrigley。更有意思的地方就是,巴菲特願意投入21億美金成為未來Wrigley這個部門的股東之一。單單看到這三方,都是大有來頭。不管是世界第一的投資者,世界第一的巧克力公司,世界第一的口香糖公司,一切都在這筆交易串在一起。今天西恩潘不是要去探討這筆交易的價格,倒是想要談一談食品業者是否開始做出所謂的專業化。更想要去看看其他的競爭對手是否會在這一筆交易後產生更多合併案。

(Mars願意花$80/股來買Wrigley公司。對於一間股價從來沒有超過$80的公司,這樣的價格似乎特別吸引人。一間所謂的口香糖公司可以拿到35X Earning的價格應該是看上間公司的核心業務。)

前提就是Mars這個靠近上百年家庭企業的專業巧克力公司,內含M&M,Snickers,Mars跟其他世界知名的巧克力品牌,如何繼續的堅持本業。因為Mars是一間私人企業,所以當然沒有辦法可以得到其財報,但是如果可以出230億美金買下Wrigley的話,看起來後台也是很硬。而對於Wrigley這個上市公司也是部分被Wrigley家族控制。相信如果喜歡吃口香糖的人一定都有聽過這些品牌,Airwaves,Extra跟其他有名品牌。也就是說如果這兩間公司結合的話,會產生一間一年超過280億美金銷售額的零食公司。撇開一年這間公司可以有多少獲利空間,單單想到以後走進加油站,超市,便利商店,看到的零食櫃檯幾乎是同一間公司的品牌。單單哪種的通路控制能力去看就感覺到可怕。

也不知道是否因為Buffett看到這一點,所以也跳下來購買了10%的Wrigley。西恩潘特別喜歡他所講的,"a big fan of Wrigley's business model for many years."。一整個聽不太懂因為實在太表面的話了。到底內部有什麼條件,或是三方面有什麼其他的認知,相信不是我們這種平民會了解的。只是可以看到過去Buffett投資過See's Candies而產生極高的投資報酬率的前提下,可以知道他不是第一次投資這個所謂的零食業(Confectionery Business)。如果不記得See's Candies這筆投資的人,可以回去看Buffett's letter to the genenral sharesholder第六頁就可以了解了為什麼他對於這樣的產業感到興趣。一種可以利用低成本的而創造高獲利的事業是一種非常吸引人的行業。

但是今天講的不是這個,而是對於某些產業似乎已經把其商業模式轉型成及專業的公司。這筆交易出現的Mars公司,或是英國的Cadbury Schweppes準備把自己的飲料部門售出改專攻零食,或是Cadbury Schweppes跟Hershey's的可能性合併。不管市怎樣都可以看的出來過去很多公司成長到一個階段就會開始分散到不一樣的產業。從GE這間公司來看好了,如果大家去研究一下就可以發現這間公司幾乎投入很多不一樣的行業。也就是說當一間公司已經成長到一個規模,就會需要走入所謂的風險分散。這樣過去的觀念似乎慢慢的在最近幾年可以發現已經開始轉變。越來越多的公司開始拆開自己的核心業務,跟非核心業務。不管是因為財務的關係,或是策略上的考量,產業專精會變成未來的公司的策略嗎?

很多人讀到這裡可能會搞不懂西恩潘到底想要講什麼,什麼叫做產業專精。也許是西恩潘自己想出來的名詞吧,就是想要形容過去大家從產品公司,拿百事可樂當案例好了。從一間只是單單賣可樂的公司,變成一間飲料公司。而其拆散的Yum品牌好了,很多人可能不知道從KFC到Pizza Hut都是這間公司管理的,而這間Yum公司也是從百事可樂拆出來的。目的就是產生一間所謂的專門負責速食品牌的公司。大家現在開始懂了西恩潘到底想要講的是什麼嗎? 過去大家可能想到的公司只是做一個產品,華碩就是做主機板跟筆記型電腦,但是因為產業的需要而變成一個所謂的消費型電子娛樂公司。

西恩潘想要提出的概念就是未來的商業策略從所謂的單產品,變成所謂的產業導向。從今天寫的案例來講好了,從Mars只是巧克力製造商,而變成了所有的零食製造商。這樣的概念很可能商業策略講的平行整合(Horizontal Integration)。可以單純的這樣講,如果更細心去思考的話,反而是另外一種交叉策略。西恩潘今天不是要提出什麼全新的商業想法,而是想要指出產業轉型的可能性。特別是如果認真的觀察的話,越來越多產業開始專注自本業跟其轉投資的行業切割。如果西恩潘的猜測沒有錯的話,這樣的趨勢應該會在以開發國家越來越明顯,而對於新興市場而言,反而是相反的。至於到底我的觀察會是對是錯,只有時間會證明一切。

(圖片來源: www.joelart.com)

(註)
我有時候很想要問大家。有沒有什麼事情是你/妳很想要做的,但是因為某種原因讓你怯步。但是你自己很清楚其實哪才是你自己想要做的,而不是週遭的人希望你做的。過去的幾個月裡面聽到很多人這樣跟我講。

「西恩潘,其實我很想要做某某某。但是如果那樣的話,我的父母親或是朋友不會原諒我的。」

也許是追求自己的夢,也許只是單單想要做對自己有興趣的事情。不管是怎樣有時候不妨想一想老祖宗說過的話,行行出狀元。只要把自己的想要做的事情做到最好,也許也是可以有某方面的成就的。

很多人現在可能會想西恩潘講的簡單,但是做起來難啊。也因為這樣下次西恩潘準備寫篇惰性篇。為什麼人只要習慣了自己現有的生活就特別難改變。為什麼人會現有生活不滿足,但是又不願意去改變呢? 一切就只好等下一篇西恩潘寫有關人生的文章吧。

2008年4月28日

推薦: Bowen Island跟餐廳

如果住在加拿大的東岸或是西岸的人就知道加拿大附近島嶼其實還不少,特別是哪種小小的島上面沒幾個人住的地方。今天西恩潘要推薦的地方如果你/妳不是住在溫哥華,其實真的不用特別來看。但是如果你是剛好在溫哥華附近,沒事倒是可以跑來走走看看。一開始聽到Bowen Island這個地方的時候其實有一點傻眼,因為還不太確定到底要怎樣去。謝謝谷歌的方便,想不到從Horseshoe Bay搭渡輪20分鐘就可以到了。這麼近的地方西恩潘沒去過,真的是很不可思議。

廢話少說了,還是先來看照片吧。




Calvin's Cafe
2452 Marine Drive,
West Vancouver, BC V7V 1L1

Bowen Island Ferry (BC Ferry)

Bowen Island

Anducci's Restaurants


如果的興趣的人,週末不妨去Bowen Island逛一逛。搞不好你會找到你在溫哥華無法找到的寧靜呢。

(註)
有時候真敗給自己的同學,相信每個MBA學生都是希望自己未來是成功的。但是如果要做到半夜打給西恩潘問西恩潘有沒有工作,或是怎樣的工作,然後也不打招呼就掛斷的話。我對大家只有一句話,

「與其這麼無聊,不如好好的把自己的工作做好吧。」

但是也感謝哪通電話跟我無聊的同學,因為西恩潘喜歡哪種被人看不起或是不看好的感覺。自己了解,講什麼都沒有用的。在人生的過程裡面,不管你做什麼,很多人總是喜歡冷眼冷語,打擊你的信心。不管他們的目的是什麼,如果自己會因為這樣的幾句話而放棄的話,那相信沒有一個人會成功。但是當你越看不起我,只會讓我更想要成功。當西恩潘每天起來就會想起你們對我講過的話。相信我,西恩潘對於這些話會記得很清楚,清楚到每天起來的時候都知道自己一定需要比昨天更努力。

過去西恩潘說到,我們不是跑一場百米賽跑,而是一場馬拉松。現在只是起跑點而以,40歲只是第一個Check point,50歲會是第二個Check point,而60歲以後才會是這場人生事業的終點。而西恩潘相信,如果真的要比較的話,現在大家的差異不會太大,但是10年後大家就會見真章了。

2008年4月25日

愛情,單身只是自己的選擇

到了一個年紀很多人應該會有周遭的朋友,條件不會太差,但是不管怎樣他/她就是單身。很奇怪的地方就是,很多人想要介紹人給他認識,而總是不會有任何的結果。想了半天也想不出為什麼,如果跟他說,你會不會太挑了,一定會有以下的反應。

「我一點都不挑,只是跟我不對頭。」

「感覺對我很重要的,第一次見面的感覺就不對啊!」

「你再多介紹人給我認識好不好,可能我還沒碰到我的另一半。」

在西恩潘過去寫過,「愛情,還挑,你以為一生有多少個機會」跟「愛情,不要為自己設限」之後,今天反而想要換個角度來看。到底很多單身的人是因為本身自己有所問題,還是因為單身只是因為自己選擇單身。西恩潘特別記得這是幾個月前認識的一個同學跟我聊到的,前題是他已經超過36歲了而且還是單身。(因為這段對話有一點涉及個人隱私,所以西恩潘不能提供個人資料)

「西恩潘,你為什麼想要交女朋友或是結婚?」他這樣的問我

「哦! 你不認為一個人很孤單嗎,特別是到了一個年紀的時候。兩個人一起多好啊。」

「但是你不認為跟人再一起的時候多了一個責任,而且開銷也變大了。」他接著說著「單身多好啊,又不用擔心另外一半,開銷又比較小。」

「相信在每個階段都會有不一樣的責任啊,結婚後本來就會有好有壞的事情。相信這只是看個人認知的不同吧。」

這時候的西恩潘突然想起他所講的,難道這就是個人的選擇嗎? 每個人都有選擇的權利,難道他選擇單身? 還是因為他不認為有碰到他所喜歡的人,所以他會這樣講。到底是什麼樣的原因會讓他講出這樣的話。對於這位老兄,其實我不會怪他,因為畢竟他也從來沒跟我提過感情問題,或是自己交不到女朋友。比較奇怪的地方可能就是年紀已經到了一個階段了,怎麼還是單身而已。當然啦現在越來越多人到了超過30歲後還是單身,所以也沒什麼好大驚小怪的,只是這或許是他自己的選擇,所以他也不好意思怪人。

另外一個例子就是有時候聽到很多女性友人跟西恩潘提到,單身不是自己的選擇,而是因為沒人追。沒人追,真的嗎,真的是沒人追嗎? 當然啦今天西恩潘不是要批判任何人,所以也不會講出什麼看到奇怪的事情。特別是有人跟我提到說,獨立的女性特別難交男朋友的時候真的不知道該講什麼。西恩潘對於單身的看法,很多時候不都是自己的選擇。

拿一個很簡單的例子來講就好了。如果你喜歡躲在家裡上網看DVD,一整個不喜歡出去認識人或是跟人去什麼其他的活動。連週末跟朋友跟同事去吃飯都不願意,或是別人要介紹女朋友還是男朋友跟你/妳的時候都不要。或是也不正眼的給人一個機會,真的是碰不到人才交不到女/男朋友嗎?

過去幾個月來才發現,每次看到大家抱怨出社會後越來越難認識新的人,或是交男女朋友的時候,才發現那一切都是我們自己的選擇。就如同大家選擇自己要去哪間公司,或是要去做什麼職位一樣。用個很簡單的比喻來講好了,當大家一開始要去找一個很工作的時候,不是會想辦法去了解你想要的公司做的是什麼,這個職位做的是什麼,有什麼未來嗎? 如果真的對這份工作很有興趣的話就會不管怎樣都會想要去得到哪份工作。能不能夠得到哪份工作都是看自己願不願易去嘗試去做這個選擇。

脫離單身不也是一樣的嗎,如果真的很想要脫離的話,就會想辦法的去脫離這個狀態。這時候很多人一定會跳出來跟西恩潘說,

「西恩潘,這你就不懂了。我超認真的到處去約會跟認識人,但是就是沒辦法啊。脫離不了單身的狀態。」

這時候又要套自己過去寫過的文章,

「我自己條件又不是太差,總不能叫我自己將就吧。」

不知道現在這個社會是怎樣,很多人真容易陷入這個陷阱。不管是男生或是女生,只要過去從讀書到工作,週遭的朋友或是父母常常誇獎自己的條件不錯,以後的對象一定都不賴。就會真的這樣相信自己是哪樣。西恩潘不是說這樣不好,如同我過去講的,有自信的人很棒。但是不要因為自己有自信,而過度想太多。導致自己眼光越看越高,最會常常問自己這個問題,

「我條件又不差,怎麼都碰不到優的。」

然後就一直現在這個無底洞的循環,而走不出來


這就跟西恩潘過去最害怕碰到的一種客戶一樣,願意跟每個供應商都談一下,好像時間特別多,但是總是沒辦法下定決心到底要在哪一家固定下單。到最後西恩潘真的受不了對他說,

「兄弟,你可以永遠的比下去。但是你永遠比不到最好的條件。今天我報價給你,也許明天你去的哪間又便宜我2%,還是交期比我快5個工作天,或是品質比較有保證。相信你走遍亞洲都會碰到這樣的情況。問到最後,你會發現如果自己不憑感覺做個決定,到頭來還是一場空,而且你浪費了很多時間。」

不知道為什麼會講出這段話,只是很多時候看到這樣的情況根本就是跟感情是一模一樣的事情。可能是因為看到很多人也許去試了,但是缺少了選擇的哪一點。如果不做個選擇,那跟沒有嘗試還不是一樣的。

最後還是要講,西恩潘不是專家。相信網路上一大堆比我更會寫有關愛情的專家。每個人講的都頭頭是道應該要怎樣去做。只是每次看到週遭的朋友或是現象,讓西恩潘更有感觸。

愛情,單身只是自己的選擇

(註)
在過去幾個月裡面西恩潘很認真的到處串聯不一樣的朋友出來認識,不是因為什麼其他的原因,而是感覺單身真的很辛苦啊。就是因為這樣所以只要有機會幾乎都會想辦法讓周遭的人多認識。其實西恩潘不是說要介紹,介紹只是一種搞笑的講法,應該算是製造機會吧。聽到很多人跟西恩潘講說出社會機會就變少了,所以為什麼不幫大家製造機會呢。不知道是不是認真過頭了,上個禮拜西恩潘的姑姑突然跟我講,

「西恩潘,你好像對於幫大家聯誼太過熱情了一點。你怎麼不自己先找一個女朋友。」

真是很耐人尋味的話啊,但是還記得剛剛講的哪句話,「單身只是自己的選擇」。每個人都有機會只是自己選擇要不要啊。

再來一個MV(會分享絕對不是因為裡面的女主角可愛喔)


看不懂的商業策略,Blockbuster出價買Circuit City

上個禮拜在加州的時候,突然喵到了這則新聞,Blockbuster準備出10億美金來併購Circuit City。當然看到這則新聞的時候還有一點傻眼。一間是全北美或是全世界最大的電影出租店,另外一間是北美的電子產品賣場。有一種八竿子不知道這兩間公司有什麼關聯性。而且更感覺到奇怪的地方就是現在Blockbuster的本業,電影出租市場被Netflix跟其他廠商嚴重的威脅,難道是一種準備出招的方式嗎? 還是一種準備來個企業大轉型了。對於這個併購案,讓很多北美的商業人士感覺到好奇為什麼Blockbuster為什麼會這樣做。而且為什麼會有這個價格,10億美金,到底是怎樣算出來的。以現在Circuit City的現有市值為7.7億美金,10億美金的價格代表了超過23%的溢價。對於Blockbuster這間公司而言,這筆交易絕對不可能是所謂的財務上的投資,而是策略投資。想了快要了一個禮拜,西恩潘今天就來好好的寫一寫為什麼Blockbuster會提出這樣的條件。

1. 核心競爭力
上個禮拜還跟朋友提到Blockbuster在全北美的店本來是這間公司的基本核心競爭力跟競爭優勢,但是因為網路的關係,使得所有的店面反而變成這間公司的負擔。如果觀察到最近幾年如同Netflix這樣的公司的出現,使得Blockbuster不得不拷貝類似的商業模式。還記得西恩潘過去寫過的,改變遊戲規則就可以使巨人動搖。Netflix利用網路跟郵件的方便性,使得人現在不需要跑去店面才可以選則自己想要看的電影。反而是只要在網路上選一選,電影就會寄到家中。這樣的改變使得Blockbuster現有的店面反而增加了公司開銷。

Blockbuster也還滿聰明的,也推出了一模一樣的服務,但是更上一層樓。對於使用Netflix這樣服務的顧客需要把看完的DVD寄回去。Blockbuster的顧客可以直接還到店裡面就可以了。雖然說個人不認為Blockbuster會從這樣的方式賺到多少,但是多少可以防禦其他競爭對手利用這樣的方式來提供電影DVD出租服務。

現在又出現了一個問題,對於Apple TV 跟Vudu的強烈進攻,連Netflix都被感受到壓力。過去大家還需要上網租電影,Apple TV跟Vudu的概念利用網路下載到Set Top Box上面的概念,連Netflix都不得不否認這是未來。眼尖的讀者應該會發現Blockbuster跟Netflix在今年都會推出類似的機上盒服務。也就是說雖然說機上盒電影的服務雖然還沒有大量化,這兩間公司都已經知道現在不防禦可能就來不及了。

寫了那麼多就是要提出是否因為Blockbuster的核心競爭力已經不足,所以想要利用Circuit City的廣大消費型電子通路來開發出另外一條路。要如何利用到底一個很有意思的問題,對於一個電影DVD出租商,跟一個純消費型電子通路,似乎很難看到交集。如果說可以利用這個通路去推自己的機上盒,相信也沒有哪個必要吧。相信大家都有聽過這句話,「不用為了喝杯牛奶去買一個牧場」。想了半天,其實還是看不錯來策略上到底有什麼好處。

2. 財務操作
認真的注意發現了Blockbuster背後有股東Carl Icahn。這個號稱北美最強悍的Investor Activist,有可能因為看到了Blockbuster跟Circuit City資產負債表內有什麼東西所以才引導這樣的合併案嗎。看起來Blockbuster本身根本沒有太多固定資產或是現金,單單Goodwill就有7億美金想起來也很嚇人。但是可以看的出來的就是Blockbuster本身根本沒有足夠的現金或是資產來併購Circuit City這間公司,10億美金的價格,到底要從哪裡來已經是Circuit City董事會想要知道的。

這時候西恩潘又好好的檢查了Circuit City的資產負債表,認真的觀察到很可能Blockbuster會用Circuit City的一部分資產來去跟銀行貸款來買這間公司。難道Blockbuster要搞個Leverage Buyout Deal嗎,如果真的是麼話,哪這筆交易就變成純財務操作了。對於一間電影出租商而言,這樣的商業活動會是一個好的做法嗎。如果不是單純的投資公司,這樣到底Blockbuster的投資者會接受嗎?

從很單純的角度來看Circuit City的市值是被低估的,超過15億美金的Book Value,但是市場只給差不多7.7億美金的價值。也就是說這間公司的價值是被低估超過50%,而如果Blockbuster以10億美金併購的話看起來算是少給了5億美金的帳面價值。加上Blockbuster是以小吃大,如果真的可以把這間公司吃下來可能會增加自己的收益。但是這應該是一間上市公司該做的事情嗎?

(可以看的出來過去一年以來,Circuit City的股票已經如同溜滑梯一樣掉到谷底了。而且要爬起來的機會看起來也是遙遙無幾啊。景氣不好加上過度競爭真的是讓這間公司經營的很辛苦啊。)

槓桿財務操作的投資加上超過自己的價值似乎過於冒險了,也就是說後面應該有很多大家不了解的事情發生。相信我們永遠也不會了解到底為什麼Blockbuster會提出這樣的條件。我們看到的永遠會是表面上的新聞,但是如果可以看到內部到底是怎樣去運作的應該會很刺激。


今天會寫出這一篇的最大原因就是因為個人看不出來到底為什麼合併會出現什麼好處。難道是因為Blockbuster想要看Circuit City的帳本嗎? 或是Circuit City本身有什麼其他的策略Blockbuster想要阻擋。特別是加上現在美國很難去融資的情況下,Blockbuster應該是沒有辦法弄出10億美金來的。哪到底是什麼樣的策略呢,其實如果是商學院的教授應該要好好的拿出來討論一下這個案例。單單從財務操作或是併購策略,還是單純的整合行銷都有一些關聯性。只是相信很多商學院教授應該也會選擇不討論這個那麼看不懂的策略吧。

(圖片來源: www.abcnews.com)

2008年4月24日

西恩潘流浪到加州: 後記2

很多時候如果人願意去改變自己的環境,也許會出現不一樣的想法。也因為這樣每個人不定時應該要選擇走出去,多旅行,多看,搞不好會改變自己的想法也不一定。加上在每個旅途上,總是會認識不一樣的朋友。不管是交往一輩子的朋友,還是短短旅程上的結交,都會有不同樣的想法。如同西恩潘過去寫的十來篇這次的加州旅程,似乎都沒有寫出看到的細節。如果真的要西恩潘寫出每個地方的看法,相信每個人的印象都不太一樣。就讓西恩潘慢慢的寫出這次看到的一些東西吧。

Los Angeles 洛杉磯 (南加州)

如果西恩潘問到大家對於洛杉磯的印象是什麼,每個人可能直覺上會講,

「Hollywood,電影,Disneyland,....」

相信每個人對於這個南加州的城市,想到的一定都是有關娛樂業。可能是因為電視,或是媒體的宣染。對於西恩潘而言,這次看到的反而是,倉庫。認真的注意到了每條公路旁邊的建築物。發現其實怎麼會有那麼多倉庫,或是海邊的港口。這個號稱全美第二大的城市(紐約之後),不得不否認很多從亞洲來的貨品的第一站。

西恩潘自己是沒有去做搜尋大概一年有多少價值的貨品從洛杉磯的港口進入到美國,或是有多少貨品從這個港口到亞洲。但是個人發現一個很有意思的現象,過去五年西雅圖的港口認真的想要搶食溫哥華這個世界排名的港口。以世界港口排名來看,LA還有在10名左右。溫哥華已經到40多名了。西雅圖根本沒有在排名上面。但是可怕的地方是,怎麼前五名有三名是中國的港口啊,香港,上海跟深圳。西恩潘原本知道香港跟上海試數一數二的港口,但是沒想到深圳也是前五名。可以想像的到廣東真的是世界的製造中心啊。

撇開這些奇奇怪怪的數據不講,單單西恩潘開過I-5距離LA北邊30miles有個出口看到了一間Ikea的發貨倉庫。不要說西恩潘是個鄉巴佬,但是也跑過亞洲,北美,跟歐洲不少的工業區跟發貨倉庫。不得不否認哪間倉庫真的有一點大到誇張了。看到每一台Ikea貨櫃車進進出出的場景,真的讓西恩潘自己有一點傻眼。還跟自己的朋友問到,到底哪個倉庫是給美國西岸的發貨倉庫,還是更大的區域。以現在Ikea絕大部分的產品都是在亞洲生產的情況下,不難想像大部分的產品都會是從這個港口進來的。

當然啦,LA這麼大的城市當然還是有很多不一樣的產業。只是西恩潘的觀察來講,這個城市有很大的進出口跟媒體產業的群集(Cluster)。當一個地區有所謂的群集效應的時候,所有的相關服務都會變的很方便。進出口報關,卡車,倉庫,跟其他類似的行業都會很有效率。或是以媒體產業來看的話,如果要找平面設計,媒體設計,或是不同樣類似的人才都會很方便。(西恩潘應該不用講演員吧,相信LA應該不太缺演員。)

也因為這樣西恩潘個人認為對於大洛杉磯市,這兩種產業會有得天獨到的優勢。不是說其他的行業不能做,只是說看起來這兩樣的產業已經出現了所謂的群集效應。而如果對於娛樂業有很大的興趣的人,也是可以切入。相信就跟其他的大城市一樣,專業人士永遠都有機會,會計師,律師或是醫師。而西恩潘寫出是往產業面切入。

Silicon Valley 矽谷 (San Jose)

如果你把全世界最天才的工程師,最有熱情的創業家,跟最有人脈跟錢脈的投資者丟到同一個地方共生,相信就會跟矽谷差沒什麼兩樣。有時候西恩潘認為是史丹佛的關係,一個好的學校可以推動對於創業的熱情。更可能是因為加州不像東岸一樣,早期有工業發展,所以需要發展不一樣的產業。還是因為灣區這個地方因為一百多年前亞洲人來淘金,蓋鐵路,而百年後一堆亞洲人也同樣的來到這塊土地想要掏矽。(哪真的是一個很爛的笑話啊,但是不得不否認西恩潘講的事實。)

沿著I-5慢慢的從LA往北開,一到了San Jose就可以感覺到南加州跟北加州的不同。不知道是否因為LA的太陽跟海岸吸引著陽光的年輕人,還是矽谷的科技氣氛環繞著每個小小的城市。如同西恩潘剛剛講到LA有著進出口商的群集,而矽谷絕對有所謂的高科技公司的群集。每次在台灣都聽到說從內湖到新竹有矽谷的感覺,沿著中山高速公路,可以找到從零組件到整體的供應鏈。還記得上次有個創投講到,

「世界上有絕少地方是有可能從開公司,找團隊,資金,在一天內可以完成的。」

當然啦,他可能是誇張了一點。只是他的誇張可能是來自於所有的律師,投資者(創投跟天使),還有工程師幾乎都是群集在這一帶。使得只要電話打一打就可以找到所有的人。如果有了上中下產業的供應鏈,幾乎要做什麼都方便多了。特別是如果你的客戶跟供應商都在同一個地帶,那大家也比較容易可以連接。

或是另外一個創投講到,

「如果你真的去搜尋所有的矽谷公司,大部分的創業家/創投某方面都會跟HP跟National Semiconductor有關聯性。」

相信這句話也是誇張了一點,但是相信他想要提出的就是因為幾間大公司的存在,衍生出來哪麼多間新公司。但是對於西恩潘幾天寫的,這裡的創業家想的是改變世界一點都沒有錯。可能是對於技術的堅持,或是真的認為自己的研究真的可以讓世界感覺到不同。雖然說大部分的創業家最後的結果都是失敗,但是哪種勇氣還是值得佩服。(有時候真的不知道是佩服還是...)

至於西恩潘絕對最重要的地方就是人才的吸引力,一個團隊的重要就是所謂吸引到一流的人才。每個人相信多少都有去面試過,或是面試過其他的人,相信要找到對的人不是想像的那麼簡單。至於矽谷這樣的一個大磁鐵,吸收了不少人才進入到這裡工作。單單拿Facebook從Boston搬到矽谷來就好了,其實以網路公司來講,在哪裡都差不多。但是人才就不一定了,唯有到最多人才的地點才有爆發性成長的機會。這也是讓矽谷更吸引人的地方。


寫到這裡其實才是重點。不管是在哪裡,做什麼行業,人才是最基本的。唯有找到最好的人,放在對的位置,才有可能成功。過去幾千年傳下來的話講的真的很棒,

「天時,地利,人和」

最後基本的還是人啊。不管是找到再怎麼好的行業,再怎麼好的時機,人才有可能是最後差異的地方。

過去幾年裡面跟老哥聊到人才的主題。幾乎都有相同的看法,哪就是兵跟將的差異。如果很多人不了解這是什麼意思,不妨讀讀下面這句話。西恩潘非常喜歡郭台銘講過的這句話,相信是每個經營者或是創業家在人生裡會碰到的也相當的耐人尋味。

「千軍易得,一將難求」

(註)
希望今天寫的後記2可以讓很多原本認為西恩潘過去寫的有點廢話的文章加上一點色彩。至於到底寫的好不好,自己也不是很確定。已經想辦法的寫出一點讓大家對於西恩潘的觀察跟看法。如果真的要西恩潘下個結論的話,哪就是群集效應對於自己想要做什麼是很重要的。如同真的很想要從事金融業的人就會往紐約跟香港靠攏,應該不太可能會說要去達拉斯去做投資銀行(如果有讀者是在達拉斯做投資銀行的,真的先跟你/妳說說聲對不起啊)。不是說不行,只是可能會比較少機會。

早上新竹工作的可拉妹跟西恩潘提到她在YouTube上面看MV,特別跟我分享了一下。想說真的也太久沒有推薦MV了,那大家就來看看吧,



思念是一種病
作詞:齊秦/張震嶽 作曲:齊秦/張震嶽 女聲:蔡健雅

當你在穿山越領的另一邊 我在孤獨的路上沒有盡頭

一輩子有多少的來不及
發現 已經 失去 最重要的東西
恍然大悟 早已遠去
為何總是在犯錯之後
才肯相信 錯的是自己
他們說這就是人生 試著體會
試著忍住眼淚 還是躲不開應該有的情緒
我不會奢求世界停止轉動
我知道逃避一點都沒有用
只是這段時間裡 尤其在夜裡
還是會想起 難忘的事情
我想我的思念是一種病
久久不能痊癒

*當你在穿山越領的另一邊
 我在孤獨的路上沒有盡頭
 時常感覺你在耳後的呼吸
 卻未曾感覺你在心口的鼻息
 (Oh 思念是一種病 Oh 思念是一種病 一種病)

汲汲營營 忘記身邊的人需要愛和關心
藉口總是拉遠了距離 不知不覺 無聲無息
我們總是在抱怨事與願違
卻不願意回頭看看自己
想想自己 到底做了甚麼蠢事情
也許是上帝給我一個試煉
只是這傷口需要花點時間
只是會想念 過去的一切
那些人事物 會離我遠去
而我們終究也會遠離 變成回憶

2008年4月23日

Oosah,又是個整合網站?


在科技發達的時代,每個人有越來越多的電郵帳號,IM(MSN, Yahoo, ICQ, AIM...),社交網站,或是其他類似像是照片分享網站。也因為有這樣的現象,所以就會出現所謂的整合工具。例如電郵整合工具,IM整合工具或是網站。真的去檢驗這樣的商業模式,把某種功能整合起來,或是帳號整合起來,到底成功還是不成功都很難說。拿以前西恩潘寫過的Meebo跟ebuddy,純IM整合網站好了。如果有用過的人一定會發現,其實如果單單只是想要在同時用MSN,Yahoo,AIM,Gtalk跟其他的IM是相當方便的。特別是在沒辦法使用IM軟體的電腦上面(工作跟在網咖的時候)更好用,因為只要上網就可以使用了。對於最近幾年最熱的照片/影片網站呢,每個人多少都會有幾個所謂的照片/影片網站,YouTube,Flickr,Picasa跟Facebook。很多時候把照片或是影片放在一個網站的時候,又沒辦法放在另外一個網站。或是每個不同樣的網站都沒辦法同時分享,所以幾乎沒有一個整合的空間。而今天在TechCrunch的時候看到了一個新網站Oosah,希望來解決這個問題,所謂的趙片跟影片管理的網站。這個網站很細心的標榜這不是一個分享網站,或是一個提供每個人2GB的空間網站,而是一個可以讓你管理你放在其他照片/影片網站的空間(Web 2.0 Content Hosting Site)。到底這個所謂的個人媒體的整合到底有沒有未來,還是指是一群創業家已經想不出東西所以乾脆換湯不換藥。

如果以策略來分析一下這個網站,這個網站如同自己標榜的功能一樣,一種分享管理Web 2.0 內容網站。大家再認真的聽一次,等一下,分享管理Web 2.0內容網站。通常西恩潘都對於創業家的勇氣都是感覺到佩服,而且對於所有的想法都是備受鼓勵的。但是這個網站的出發點似乎有一點牽強了。單單的把現有所有的熱門Web 2.0網站整合起來的計畫,好像有一點過度簡單了吧。特別當西恩潘已經看到Flickr已經推出了短片的功能,還有未來的Picasa跟YouTube的整合功能可能性(難道Google裡面哪麼多的天才會想不到這點),還是Facebook自己推出照片影片整合,或是有開發團隊推出Facebook Widget。單單這幾間公司推出簡單的功能就可以把Oosah想要打中的市場卡死。單單現在Oosah的網站標榜的整合內容然後可以在任何的網站,部落格,跟社交網站分享的功能,似乎是每一間公司想要做到的。

撇開這些已經佔有一個市場的龍頭來講,其他的對手像是純照片分享/設計網站Slide跟RockYou,已經提供了所謂的照片整合。而且在這個市場已經算是領導品牌。雖然說領導品牌不代表的就是成功,或是已經沒有市場給其他的競爭對手進場,但是Oosah如果沒有辦法提供更好用的功能,或是更強大的科技,或是更吸引人的行銷手法,不然很難想像為什麼突然會有巨大的改變。


Slide.com 6,630,354 Unique Visitors
Rockyou.com 5,442,502 Unique Visitors
Oosah.com 5,104 Unique Visitors

當然啦,單單用這些數據其實是非常的不公平。因為Slide跟RockYou都算是比較成熟的網站。(最好的例子就是Yahoo跟Google在1998年的比較一樣,10年後大家看看誰是老大)。西恩潘想要提出的反而是如果Oosah真的要在這個市場競爭,到底有什麼方式可以跟現有的競爭對手一較高下。是該從介面去修改呢,還是從單純的科技,或是最後根本就是拼行銷。如何去爭取更大的流量。

1. 使用介面 (User Interface)
從使用介面來分析一下這個網站好了,如同過去五年看到的Web 2.0網站一樣,看起來就是很乾淨而且比較可愛的介面。單單開始使用這個網站,是以所謂的Drag and Drop的方式,也讓每個人感覺到很簡單使用。現在看起來所謂在網站推出Drag跟Drop的功能好像已經成為主流。從網路email像是Yahoo跟Hotmail開始,到現在幾乎所有的網站都開始走這個風格。似乎把網站變成跟自己的OS一樣是不可否認的趨勢了。

2. 網路技術
真的要叫西恩潘去研究裡面本身的基本技術我自己也沒折。不算是技術出身,自己也沒做過幾個網站(好像除了大學自己搞過個人網站之後,部落格可能就是最後一次弄網站了吧)。如果說要以西恩潘的角度去看,網站的技術可能跟穩定度跟功能有相當大的關係。對於一個使用者的心態來講,其實絕大部分的人應該不會想要去分析到底這個網站是怎樣做出來的。比較關心的反而是穩不穩定,網站出現的快不快,有什麼其他人做不到的功能。也許別人也有類似的功能,但是這個網站可以以更好的方式提供。

3. 行銷曝光
看的出來這個網站很認真的到處找人幫忙打免費廣告,不管是在TechCrunch或是VentureBeat都有介紹到。但是單單靠這樣的行銷手法真的有可能增加其能見度嗎? 其實網站行銷真的是一個很新的產業,對於過去產品或是服務行銷習慣的行銷人,到底應該要怎樣才能夠讓網站有病毒式的散佈又是一個很有趣的手法。對於Slide的高能見度,個人認為Oosah該怎樣去建立起自己的口碑跟忠誠,將會是這個網站成功的轉"累"點(哪個字怎樣打,幫幫忙喔)。

西恩潘其實很少不看好創業家的想法,但是對於Oosah這個網站如果只是單純的想要推出一個整合的功能,真的不認為長期來講可以出現黏性。如果說可以推出更完善的功能,像是某種照片影片設計+美觀的功能,可能可以吸引更多的人選擇這個網站來做最後的整合功能。不然的話,其實很難想像會有更多的人選擇再加入一個新的網站,當每個人都已經加入了不少類似的網站。不管怎樣,對於其創業家跟天使投資者願意在這條路下工夫的勇氣,西恩潘還是要給予鼓勵。

(圖片來源: www.oosah.com)

(註)
昨天寫完去加州的後記,才發現寫的真的很流水帳。一點都沒有寫到自己的收穫。所以等一下準備寫一篇加州收穫的後記二。這樣才會不辜負過去兩個禮拜準時閱讀西恩潘寫的加州遊記。也不知道為什麼是否因為加州已經去了很多次,所以寫不太出很有水準的觀察。突然回去讀讀看自己在12月去韓國跟中國的遊記,發現當時後的西恩潘觀察真好啊。而現在的我呢,根本就是已經有一點流水帳了。天啊,才短短的幾個月怎麼改變哪麼大啊。

2008年4月22日

西恩潘流浪到加州: 後記

不知道自己是發了什麼神經,但是自己明明知道自己不是很小隻,又定到這台聯合航空的小飛機CRJ7。不是第一次搭小飛機了,以前還有搭過一排只有兩個位置的。明明自己已經瘦回來了,而且特別說明自己要走道的位置,但是LAX的華裔地勤小姐好死不死就是排給我窗戶的位置。大家應該都有看過美國電影,哪種小小的飛機上面,一個身高180公分的大男人想要擠進窗戶邊的小位置。搞笑的地方還是自己還沒有什麼活動空間,就怕一轉身就K到自己的頭。相信坐在自己隔壁的華裔小弟弟應該是內心一直偷笑這個大哥哥在搞什麼東西啊。似乎就像是把自己塞近一個小箱子裡面,然後運送到溫哥華一樣。

剛剛哪個只是說笑的,只是過去的兩個禮拜似乎過的特別快。還記得剛到的第一天降落到LAX的那一瞬間,發現自己又到了LA了。不知道很多人有沒有哪個感覺,就是剛到的第一天,就感覺似乎有想要回家的感覺了。在過去西恩潘真的很喜歡到處趴趴走,特別在出發的前一天還有興奮的感覺。現在,似乎每趟旅行都已經沒有過去的感覺。也許是自己老了吧,年紀大了,或是已經習慣了。

在這短短的兩個半小時的飛機裡面,慢慢的回想到兩個禮拜過去所做的事情。從一開始很久沒在LA見到個姑姑跟姑丈,表弟肯(哈哈哈,故意亂翻譯的,一定會被殺死)。感謝姑丈給我很多不同樣在美國打拼的想法,在20年前他也從台灣來到了美國追求他自己的美國夢。美國夢(American Dream),這真的是一個很奇妙的名詞。如果真的要解釋美國夢的意思的話,哪就是不管你/妳是誰或是從哪裡來,只要靠自己的努力跟能力,每個人都有機會成功。一種平等的成功機會,相信是每個人都想要追求的。但是很多時候也許是機運,或是時機,不是每個人都可以成功的追求到自己的美國夢。

還是在LA碰到的高中同學安德魯,很難想像兩個人已經超過11年沒有見面。各自都有各自的工作跟際遇。自從高中就沒有見的了,也靠著Facebook突然的找到對方。(難道說這就是Facebook所想要解決的痛點嗎?西恩潘一整個耍白痴中。) 也從他的身上了解了現在南加州的商業環境。或是兩年多沒見到面同事約翰。想不到在我離職不久後,他也離職了,現在搬到LA中。特別感動的就是他很認真的幫我在加州找工作。真的很感謝他。

而在北加州,碰到了自己的舅舅KD也認識了他的學弟,讓我了解到矽谷的一切。不管是生活,特別是商業環境,也讓西恩潘學了不少東西。(雖然說西恩潘不算是鄉巴佬,但是總是邊走邊學習啊。) 或是住在保羅跟安雅家裡,很感動,也讓西恩潘再度了解矽谷的房子真的好貴啊。加上好險這次終於在兩年沒碰面看到的大學同學羅傑跟其弟凱文。也很恭喜他準備要加入了一間Start-up公司,又是一個新的冒險。還有高中同學安德魯介紹的朋友,哈哈哈,希望凱薩琳可以未來可以幫大家製造一點福利。(開玩笑的,聽的懂的人就聽,聽不懂就算了。) 最後還有其他很多不同的矽谷人(不好意思寫出別人的名字),給了西恩潘更多的意見或是想法。

直到最後還聯絡上很久沒看到,想不到真的很勇敢的莎拉小姐。一整個人自己從溫哥華找好工作,打包好行李,殺到洛杉磯工作的她。現在想一想,哪還真的算是很獨立啊。或是最後一晚才見到面的表妹珍妮,才25歲或是26已經當上美國最受歡迎的品牌之一的Abercrombie & Fitch區域經理的她。才了解每個人都可以走出自己的路,只好選擇好自己的方向,認真的去做,大家都可以成功。

一直寫到最後才發現,認真的注意到不管每個人在哪裡似乎都在為自己的未來打拼中。在每個不同樣的行業裡面,不同樣的位置上,當選定好自己未來想要做什麼,似乎就簡單多了。很多時候也許是我們想太多,或是真的已經習慣了現在的生活,反而不會去追求自己想要做的事。但是等到時機過了,才慢慢的發現自己很多時候應該更積極。

看到幾天前霍爾學長的留言,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選擇。想要什麼樣的生活都是自己選的。選了其時就不要後悔。但是人就是這麼奇怪,幾乎每個人都不會對自己的生活感覺到滿足。還記得那句成語,「知足常樂」。改天也許會寫篇有關這樣的文章,讓大家了解一下西恩潘對於這句話的看法。也許很多時候人只要開變自己的看法,每個人似乎都可以過的比較開心。但是不管怎樣,很高興這次又來到了加州,而且跟不同樣的人學習了很多,也看了更多。回想到這裡,又是西恩潘該回去努力的時刻了。

(註)
在回家的路上,因為才過中午。想不到在溫哥華海關卡了快要一個多小時,禮拜天機場真的很可怕啊。

「中午要吃什麼東西?」小秘書問我

其實老實說想吃什麼都沒關係,因為卡在哪台小飛機兩個多小時已經有一點瘋掉了。然後又在海關等了快一個小時。真的要吃什麼東西都是一樣的,但是最後選了一間西恩潘想了很久,但是一直沒去吃的餐廳,聚

廢話不多說了,先看照片吧。

亮晶晶的牛肉餡餅,很久沒吃了。感覺真的不賴喔,因為皮還蠻薄的,汁也滿多的。熱呼呼的感覺真的很好吃。

小湯包出現囉,聽說是台灣頂泰豐的師父來開的。但是台灣頂泰豐跑出來的師父實在太多了,真的是不是老實說自己也不太知道啊。

上次網路上面寫過這碗牛肉麵,雖然說是西恩潘喜歡的紅燒牛肉麵。但是湯頭似乎淡了一點(就是沒有牛肉味的意思),牛肉真的是很大塊就是了。麵似乎就只是差不多。

這樣的放法已經很少見了,通常都是直接放在牛肉麵上面。最後一次看到可能是在台北牛爸爸牛肉麵的時候才有這樣自己放的方式。

雞肉包蘆筍,小秘書說別人推薦的。可能是西恩潘最近吃太多炸的,但是這真的是有一點炸過頭了。如果沒有炸的哪麼久的話,可能還不賴。

不能說西恩潘會推薦,只能說還可以囉。如果真的很想去試試看的人我也不會阻止你,畢竟每個人的味道都不太一樣。單單看西恩潘的照片如果讓你很想要去吃的話,不好吃也不能怪我囉。

西恩潘流浪到加州: 第14天 加州啊, 加州...


走在Pasadena的Colorado Blvd的街道上,看著人來人往的走著。似乎來到了另外一個LA。今天算是西恩潘在加州的最後一個晚上,在這個禮拜六的晚上,似乎空氣似乎感覺特別興奮。從眼角邊望到了Hooters外面已經有人在排隊了。雖然很難相信,但是不得不否認這個位在北邊的小城市似乎很吸引年輕人的喜愛。不管是在街角的The Cheesecake Factory已經人滿為患,或是路邊商店,到處都是人。吃著綠茶口味的Pinkberry,思考著這間店的兩個年輕創業家,想不到所謂的Frozen yogurt也可以在這裡創造不一樣的潮流。

一口接著一口吃著這杯frozen yogurt,感覺到LA的空氣似乎跟溫哥華的空氣不太一樣。過去西恩潘經歷過很多不同的城市,不知道為什麼感覺每個城市空氣的味道似乎都不太一樣。而當我問週遭的人這個問題,總是會有很奇怪的看著我,

「你會不會覺得溫哥華的空氣跟西雅圖的不同?」

或是

「LA跟NYC的空氣感覺似乎不太一樣?」

過去很多人會跟西恩潘講,

「空氣哪裡有什麼味道,你自己會不會想太多了!!!」

可能是西恩潘自己太過銘感了吧,總是感覺到處的空氣似乎都帶著不一樣的氣息。單單拿洛杉磯跟溫哥華比較好了,同樣都算是靠海的城市,但是哪種海風的感覺似乎都不太一樣。洛杉磯似乎是哪種溫暖的海風,也可能是車太多了,又不是那麼的明顯。溫哥華或許是因為污染比較沒那麼嚴重,所以很明顯的可以感覺到海的感覺。雖然說只是內海,明顯可以感覺到不同。

寫到這裡大家可能會感覺西恩潘怎麼會在最後一天寫的哪麼抽象,不同如過去講有關商業或是旅行,怎麼寫的哪麼不同。只是突然想到每個城市跟每個城市的不同,不管是在哪個城市,每個人似乎都還是過著自己的日子。突然還記得幾天前有人問到西恩潘這個問題,

「雖然說你去過很多個城市,但是如果真的讓你選,你會想要住那個城市?」

真是個好問題啊,在每個人旅行的途中都會看到不一樣的城市,不一樣的國家,而每個國家似乎在那短短的幾天裡面感覺到真的跟自己的家不一樣。很多時候也許我們只是看到短短的一面,或是好的一面,而沒有看到真正的那一面。其實等到回到自己的城市,才慢慢的發現,其實這才是自己習慣的。其實這個城市沒有想像的那麼差。該有的都有了,也不需要真正的比較到底差異在哪裡。

其實每個人都會習慣的,可能也就是人所提的慣性。不管是誰,只要被放在一個地方久了,久而久之就會習慣。如果真的真的不習慣的話,人也會想辦法搬走的,也就是Darwin提出所謂的"Survival of the Fittest"。每個人到最後只剩下兩個選擇,一個是選擇接受,一個是選擇離開。接受總是比較簡單的選擇,而離開將代表著下一個新的開始。

用一個簡單的例子好了,不要說搬離開一個城市哪麼大的決定。單單拿搬去一個新社區都是一個新開始。好好的思考一下,大家不覺得在一個新社區,什麼都需要重新找過。不管是餐廳,乾洗店或是連商店都需要重新找過。特別是在一個社區住了超過10或是更久以上的人,可能會對附近都有所感情了。哪種感情不是一年兩年就可以再度建立起來,而需要時間的。

寫到這裡已經搞不懂西恩潘到底想要講什麼了,也許只想要提出每次旅行的時候總是覺得這個地方的好,如果真的思考一下才了解其實自己住的城市也沒有比較差。搞不好認真注意的話,也許更美,更多平常沒有注意到的美。

在這個小小的位在Pasadena的Pinkberry聽著自己的表弟妹在旁邊聊天著,西恩潘又再度沉溺在自己這碗綠茶Frozen yogurt。望著人來人往的進出這間小小的店,明天一大早又要回溫哥華了。

再見了,加州,我還會回來的。

(圖片來源: www.pasadenahomesguide.com/)

(註)
很少有餐廳會讓西恩潘這樣三顧茅廬的,從來沒有想過一間小小的拉麵店,生意會好到這種程度。真的是很難很難相信啊。但是不管怎樣,上個禮拜沒吃到的風風亭終於在最後一天下午吃到了。誇張的地方是,想不到在下午茶的時候還有哪麼多人來吃拉麵,真的是太可怕了啊。到底是附近沒東西吃,還是真的那麼好吃啊。

不管怎樣,廢話少說,先來看照片吧。

這個菜單未免也太多資訊了吧,看到我眼睛都快要花了。感覺真的是頭暈腦脹啊。但是好險很快的就點好自己要吃什麼。

原本認為這會不會是像有些日本餐廳是用竹片的寫上去的,但是似乎這個好像是用印上去的。而且也不太確定是不是用竹片。
姑姑特別報的烤章魚,真的不錯吃呢。因為不會考的太焦。不知道為什麼,很多地方就是喜歡把考的特別焦。最後都吃的很痛苦說。

這條烤魚也真的還不賴說。味道很充裕,也很棒。算是西恩潘會推薦的菜說。

這碗豬肉味增拉麵是西恩潘自己點的,其實原本沒有那麼亂。只是已經撈了一碗出去所以已經被打散了。但是上面的菜真的有一點多到誇張。真的有一點太大碗了。

這碗是海鮮拉麵,可以看的出來跟傳統的日本拉麵完全不太一樣。每一碗都很大碗,有哪種大碗又滿好吃的感覺說。

其實真的要西恩潘來評鑑,以價格跟味道來說真的不難相信會有那麼多人來吃。但是以這間店的位置,真的很難想像會天天有人來排隊。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附近沒有類似的拉麵店,還是這裡的菜真的很棒。因為西恩潘不得不否認價格跟味道真的還不賴。住在LA而沒有去吃過的人不妨去試試看吧,

Foo-Foo Tei
15018 Clark Ave.
Hacienda Heights, CA 91745
Tel: 626-937-6585

如果你開到一個住宅區跟有點亂亂的環境,差不多就是了。很難想像會在那樣的環境開一間拉麵店啊。

2008年4月18日

西恩潘流浪到加州: 第12天 熱情=成功的原動力


Do you want to spend the rest of your life selling sugared water or do you want a chance to change the world?

Steve Jobs 1983

如果說聽到這句話你不會有任何感覺的話,不會有此有所興奮,那我也不知道該怎樣講下去。而這句話如果大家不知道為什麼蘋果的執行長Steve Jobs為什麼會講出,讓西恩潘快速解釋一下。在1982~83年的時候,當時蘋果才上市不久還在找新的管理者。而對於Jobs來講,如果可以找到一個很會行銷的人來管理這麼一間那麼酷的公司的話一定會是相當棒的事情。也就是因為這樣,他找到了當時百事可樂的執行長John Sculley。要如何說服對方放棄一個已經是相當成功的公司的工作,來蘋果電腦,當時才創業不到幾年,剛剛上市。(如果你用現在的角度去看蘋果你絕對想不出來,但是如果想一想25年前連電腦都還沒有的時代。)

過去西恩潘到處去不同的地方談過創業,但是似乎在矽谷這個地方對於創業有一種不同樣的想法。對於創業來講很多時後我們想到的是創立一個新的公司,一個新的事業。而對於矽谷的創業家或是在這裡工作的人來講,很多人想到的卻是,

「我到底要做什麼樣的事業可以改變世界。」

當西恩潘第一次聽到這樣的想法的時候大概是兩年前,已經不記得是在哪個場合了。只是對於創業的想法是因為想要作某些事情改變世界,真的是沒有辦法思考。對於每個人想要創造自己的事業的人,很少聽到有人想要做出一個可以改變世界的行業。有誰的所謂的剛開始的企業理念是想要改變人過去的生活態度。即使真的有這樣的想法的人,在亞洲也會被大家喊不要做白日夢了。

如果真的有這樣的理念的話,熱情是絕對不能少的。過去西恩潘曾經談過這件事,而今天為什麼會再度寫出這樣的主題是因為昨天下午去跟其他的人聊到工作跟創業的事情,

「發現你似乎缺少了哪鼓熱情,對於你真正想要做的產業根本不是太確定。」

「如果你真的對於你想要做的東西有哪個熱情,那你絕對會成功的。」

對方突然跟我講了幾句這樣的話,雖然自己知道這些是重點。但是從來沒想過會被人講這樣的話。在開車回家的路上,突然認真的思考了到底問題出現在哪個地方。剛好晚上跟自己的同學約好吃飯,所以也跟他聊了一下這點問題。過去西恩潘自己感覺熱情就是讓自己可以堅持下去的哪點,既然被人點出自己缺乏熱情。想了很久,如果自己缺少熱情,那幾乎什麼都沒有了。因為自己不是哪種只想要做個工作的人,很不太喜歡對自己的工作說,

「喔,那只是一份工作!!」

每個人對於自己的工作或是人生都有不一樣的選擇,而對於自己熱情的事情也不一樣。有些人想要好好的去世界旅行,有些人想要去打高爾夫球而有些人想要好好的去做一筆大事業。如果沒有熱情,那人生似乎有沒有太多目標了。想到這裡就想要問大家一個問題,不知道自己有沒有做過。

你一生想要什麼? What do you want in life?

相信每個人都會有不一樣的答案,

很棒的工作
一個事業
財務獨立
豪宅跟大車子

或是其他類似答案。如果大家認真的好好的思考一下這個問題,才會發現這真的是一個很簡單,但是又很複雜的問題。不是說西恩潘突然變的很哲學,而是發現真的被問之後才真的想了一下。很多人跟西恩潘提到,有些東西不是很重要,所以沒有必要自己去爭取。這就是有趣的地方,到底該怎樣去尋找自己的熱情。

即使了解熱情是成功的原動力,也不太確定到底可不可以找到自己的熱情。對於哪個人跟西恩潘講的話,讓我好好的思考該去重新尋找自己的熱情。寫到這裡還真的不太確定自己到底要講什麼東西,只能說不管未來你想要做什麼事情,先確認好自己的方向從哪裡開始,相信會簡單很多。越來越發現如果能夠提早確認自己的方向的人,或是熱情的人,真的會比較棒。定了方向一切就簡單多了。

最後的結論就是跟過去的同事聊到,現在的西恩潘有一個重生的機會。想要走入什麼樣的產業都會機會。因為讀書後又有再來一次的機會,還記得上禮拜他語重心長的跟我提到,

「其實有時候還蠻羨慕你現在的狀況,因為還是單身而且又再度碩士畢業。」他接著說「對於已經結婚跟有小孩的我,想要換也不能換的哪麼容易。加上過去的經驗,幾乎都已經走不開了。」

突然有一點震撼,也許是因為他已經40多歲,或是工作也算馬馬虎虎的成功。但是對於事業的熱情,也許已經沒有辦法像是過去10年前哪樣,想要做什麼就做什麼。就是在聽過他講的這幾句話讓我感觸很深的思考一下。不是每個人在一生內都有這樣的機會,重新選擇自己想要做什麼。如果有哪個機會應該要好好的把喔。

改天西恩潘想要寫一下外國人跟東方人對於這方面的想法真的不太一樣。過去我們的父母親教導我們的哪一套,也許也需要改變的。但是哪又是下一次的主題。

(註)
一整個不知道今天想要寫什麼東西。真的搞不懂。如果你感覺你也讀不懂到底寫了什麼東西。或是西恩潘到底想要講什麼東西。沒關係,因為連我自己都不太懂。

2008年4月17日

西恩潘流浪到加州: 第11天 大真的就比較好嗎?

如果來過美國的人,或是住在美國的人都應該知道,在美國 "Bigger is better"。不知道為什麼不管走到美國哪個州,幾乎都有一個理念,大就是美。什麼東西就是要大,不管是車子要比較大,路要比較大,房子要大,吃的量也大。還記得以前的一個客戶跟西恩潘在吃飯的時候講過的話,

「西恩潘,吃不下真的不用勉強。」他突然跟我提出

「什麼? 但是這樣不是很浪費。」我單純的說著

「天啊,沒有人可以把這些東西吃完的。連我自己都吃不完。」他指了一下他面前的牛排「美國就是這樣,明明沒有人可以吃的完,但是就是要給你很大盤。」

其實西恩潘很早就已經了解這個概念,只是看到太浪費了,所以每次都想要把面前的那盤吃完。(難怪一直瘦不下來啊。) 所以不能怪西恩潘貪吃,只是一直抱著惜福的信念,害我每次都吃過頭。

今天當然不是要聊老美到底吃多少,或是開多大台的車,或是住多大的房子,而是幾天前看到這則新聞,"Delta-Northwest Merger"。突然看到這則新聞,討論著這兩間公司怎樣可以合併產生全世界最大的航空公司。單單看看去年的這兩間公司才從破產保護出來,現在就已經準備合併,真的是蠻快的。特別是現在全世界,特別是北美的航空業幾乎都是勉強生存下去的狀態下。到底合併創立全世界最大的航空公司會有多少好處。真的如同新聞稿寫的,可以有互補的好處嗎。(Strategic Synergy)

講到合併還是併購,大家最喜歡談的就是兩間公司有多少重複的業務,如果合併的話可以省多少錢。不管是最近兩個月最火熱的Microsoft要吃Yahoo,還是有哪間公司可以吃下Motorola的手機部門來創造更多利益。每個顧問,投資銀行家,還是大公司高階主管,每個人都想要說服其他的人有關每筆交易。不得不否認,併購或是合併是一間公司最快變大或是成長的方式。還記得去年的Forbes雜誌寫過GE的執行長Jeff Immelt跟P&G的執行長A.G. Lafley其實手上都有一個難題。對於一個上百億的企業(GE已經是上千億的企業),一年要如何有雙位數的成長(Double digit growth)。單單從P&G的角度來看,一年要成長70億美金才有10%代表就是一年要創造一間新的S&P500公司。代表的就是每一年都需要想辦法合併(M&A)或是從內部成長(Organic growth)這樣的業務。

如果合併是因為真的有哪個好處,那沒有話說。但是如果合併是因為認為可以救一間公司的話,真的有價值所在嗎。如同現在這個案例來講好了,達美跟西北航空兩間公司都是在過去幾年受傷慘重的航空。而這兩間都是在去年的時候脫離破產保護。雖然說在航空業的問題不管是出在自己本業的管理也好,或是油料的漲價也好,或是其他相關的開銷,不得不否認航空業不是一個非常賺錢的產業。

如同過去聽過一個在航空業的執行長演講的時候說的,

「這是一個很性感(Sexy)的產業,但是不是一個賺錢的產業。」

也是從哪時候才發現,對喔,原來也有產業是很性感(Sexy)的。以前從來沒有這樣想過。如果說兩間航空公司理論上可以省下不少開銷的話,對於產業利潤下降速度哪麼快的情況下,到底增加自己的市場佔有率有什麼好處。如果沒辦法有好的管理可以降低自己的成本,那不就是加快自己再度破產的時間。

講到合作或是合夥,幾天前在書店讀到這期Entrepreneur雜誌裡面的專欄作者Guy Kawasaki寫的Tying the knot文章。(如果對Guy Kawasaki這個人的名字感覺到熟悉,過去西恩潘有寫過他的一本很暢銷的書,The Art of the Start。如果你是想要在北美創業的人(特別是高科技)一定要讀讀看。)

裡面總共有八點,但是西恩潘拿出幾點蠻有意思的出來跟大家分享。

Partner for spreadsheet reasons

"The right reason to form a partnership is to increase sales or decrease costs. Here's a quick test: Will you recalculate the spreadsheet model of your financial projections if the partnership happens? If not, the partnership is doomed. You can wave your hands all you like about "visibility" and "credibility," but if you can't quantify the partnership, you don't have one."

其實他講的真的算是很基本嘗試,如果沒有任何的所謂的財務上的好處,兩間公司為什麼要一起合作。合作的好處在哪裡。特別是講到很多人認為跟大公司合作,可以產生所謂的信用或是能見度。如果沒辦法在業務上面或是成本上幫到你,那為什麼還要哪樣作呢。

Ensure that the middles and bottoms like the deal

"Some people believe the key to successful partnerships is that top management thought of the idea. They're wrong. The key is that the middles and bottoms of both organizations like the partnership. After all, they're the ones who'll be implementing it. The best partnerships occur when the middles and bottoms work together and wake up one day with a de facto partnership that didn't involve top management until it was done."

其實講到這點西恩潘為什麼會點頭,因為跟紫妹聊到AMD吃下ATI這個案子對於她們比較中低階的員工感覺怎樣,大部分的人都不希望合併。可能是因為工作會減少,也有可能認為合併不會產生那麼大的好處。不管是怎樣,都市可以看到如果沒有辦法說服中低階的員工,任何的合夥也許都沒辦法成功。因為只有最棒的員工才能夠有最幫的公司。

Ask women

"Men have a fundamental genetic flaw: the desire to partner with anything that moves. They don't care about practicalities and long-term implications. Don't bother asking men for their opinions about a partnership because they'll almost always think it's a good idea. Instead, ask women. You'll gain real insight as to whether the partnership makes sense."

哈哈哈,一看到標題就發現這點很有意思。如果真的要問我對還是不對,西恩潘自己也不知道。但是反正問問看也不會有什麼損失。

寫了老半天,還是沒有真正的提出到底企業越大會越好嗎? 如同過去提出的議題一樣,這永遠都不會是可以解答的。在不同樣的產業裡面可以看到最大的一定贏,鴻海在EMS的產業,或是台積電在晶圓代工。而航空業最賺錢的反而是美國排名第六的SouthWest,或是亞洲的國泰航空。相信在每個公司的老闆或是高階主管的心裡自己都會有個定案吧。

(圖片來源: www.airlinefanatic.com)

(註)
今天寫的文章又回歸到商業主題。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太久沒寫了,所以覺得應該要有商業主題的感覺。不得不否認的地方就是商業這東西真的是很有意思。因為永遠沒有對錯,跟學術不太一樣。如果有一個理論,要去推翻真的不太容易。例如牛頓定律。但是商業就不一樣了,什麼都有很多可能性。也就是說不是所有的東西都是黑與白的,而是很多灰色地帶。也就是這些灰色地帶才讓商業感覺到更有意思。

2008年4月16日

西恩潘流浪到加州: 第十天 Napa Valley Winery Tour


還記得這是三個禮拜前的對話,西恩潘跟在AMD工作的紫妹如同往常聊天最近到底在幹什麼東西。

「我大概四月的時候會去加州一趟,大概會去兩個禮拜吧。」西恩潘跟紫妹這樣的說著

「是喔,你四月的時候要去加州一趟。哪時候,跟要去哪裡啊?」

「LA跟灣區吧,兩個地方都會去到。為什麼會這樣說?」

「因為我四月的時候也要到Silicon Valley出差,所以搞不好可以碰面喔。」

挖勒,可不可以再巧一點。想不到西恩潘跟紫妹大概一年見面一次,而這次的地點不是加拿大,或是台灣,而會是在Silicon Valley。(紫妹現在在AMD或是過去的ATI上班,當個小小的工程師。) 但是紫妹這時候說了,

「西恩潘,我這次不要去舊金山或是其他我去過的地方,想個我沒去過的地方。Napa Valley怎麼樣。」

其實哪時候當紫妹跟我講她11點才要到SF International,心裡面問號就一堆了。如果真的要去Napa Valley的話,如何在短短的半天內又去的了,但是有可以搞的很好玩。因為如果真的要去的話,那當然不能太差,不能太無聊,不能太沒有意思,不然就不要不去。

「是喔,但是妳那麼晚到,而且只有半天的時間,我要好好的思考一下到底可不可去。」

經過西恩潘一天的推演,思考,跟考慮,想一想自己也沒去過,一不作,二不休(成語真的越來越好的趨勢),當然就去了。

因為西恩潘直接去接紫妹,過度緊張的紫妹還一直擔心,西恩潘會不會找不到SF機場,或是兩個人該怎樣約。真的是窮緊張。西恩潘什麼地方都不太熟,但是對於各地機場還稍微了解。(出差人的痛點啊,什麼都不熟但是對於機場都很了解) 最後當然什麼狀況都沒出,還是順順利利的接到人,成功的往Napa Valley出發囉。

一開始先到Napa市的時候,因為已經中午了,所以先吃中餐。如同往常一樣,廢話少說,先來看照片。



吃飽喝足後,就真的要開始所謂的Napa Valley酒莊之旅。紫妹這時候還說,

「西恩潘,你應該有做功課吧!!!」

有沒有搞錯啊,跟西恩潘出去還害怕我沒做功課。有沒有搞錯啊,難道妳是第一次跟我出去嗎? 還是廢話少說,來看酒莊的照片囉。



如果對照片裡面出現的酒莊有興趣的話,可以到下面的網站自己東張西望一下囉。

Robert Mondavi Winery

V. Sattui Winery

Beringer Vineyards

Sterlings Vineyards

在圓滿的一天之後,當然還是要吃一頓好吃的。晚餐選了一間紫妹講半天的餐廳。(原本想要吃另外一間西恩潘原本想好的餐廳,但是想說沒關係,換個地方看看吧。)

再來看照片吧,



Brix Restaurant
7377 St. Helena Hwy
Yountville CA 94558

最後這餐就算是給紫妹兩個禮拜前生日的生日禮物囉,雖然遲來,但是總比沒來的好啊。好久沒看到的紫妹沒想到會在這裡看到她,真的是很驚訝啊。


(註)

今天會寫這一篇的原因就是因為很多人覺得過去幾天寫的東西都很無聊。或是西恩潘來加州好像都沒做到什麼東西。希望寫了這篇會讓大家知道,來這裡不只是作正事,也是有到處看看的。如同過去西恩潘的部落格風格,什麼都有包含到。

2008年4月14日

西恩潘流浪到加州: 第八天 為什麼想要來加州找機會?

碰巧西恩潘其中一個兄弟剛從台灣回到灣區上班,有哪個機會跟他,還有他的兄弟跟同事一起聊天吃飯。老實說矽谷這個地方,如同台灣的科學園區,一大票高科技公司,加上一大堆工程師在這裡工作。來了這裡算是第二次,看了不少,也認識不少的人,但是西恩潘來加州被問到第一多的問題就是,

「加拿大跟台灣最近景氣不好嗎? 為什麼會想要來加州或是矽谷?」

這個問題大概是西恩潘只要去每個地方都會被問到的,好像每個人只要發現我是從加拿大來的,或是我是台灣人,第一個問題就是問這個。每個人似乎都感覺,如果在自己的城市過的好好的,為什麼想要換個地方。對於每個人來說,突然要把自己的行李收一收,換到一個新的城市。真的是一個很大的挑戰。特別是如果對於一個地方不是特別的熟,根本就是跟冒險或是賭博沒什麼兩樣。

如果真的要問自己,很多人如果沒有什麼特別的原因,為什麼要自己把搬到一個完全不熟悉的地方。但是如果真的自己好好的想一想,每個人不都是這樣嗎,為的就是給自己一個機會。不管是從中南部搬到台北找頭路,或是在北美往紐約或是洛杉磯尋找下一個機會(相信這個在電影裡面都會看到的情節。),似乎每個人都是希望到一個大城市,或是一個機會多的地方,給自己一個機會。從小到大,幾乎每個人都對西恩潘說過,

「西恩潘,不要急,機會是給準備好的人。」

聽了很久也思考了很久,以前也是這樣覺得這句話說的很對。只要把自己的實力充實好,機會有一天會上門的。不管你是在哪裡,只要有緣份跟實力,那怕自己是在天涯海角,機會就會來。過去10年,不時不克這樣的想著,因為不管是在哪裡都會有人跟我提到這句話。

但是回想到現在,人生都快要活超過28個年頭,其實已經慢慢的領悟,

「機會也許是給準備好的人,但是如果自己不主動找尋機會,難道永遠要在哪裡等待嗎?」

而加州呢? 其實如果認真的檢查一下,這個州不管是交通亂,或是消費貴,如果真的要來這裡工作都不太可能存到太多錢。單單拿朋友的例子來講好了,單單一個房子,不超過1200英呎(30多坪)要價70~80萬美金。天啊,這是什麼價錢啊。如果說這是一個很美好的小房子,那也就算了。但是這個房子似乎是超過30年以上。或是拿另外一個高中好兄弟安德魯的家來看,超過2000呎(60坪)要價超過150萬美金(4500萬台幣)。這樣的價格,如果說一個不錯的上班族,雖然說收入不錯也沒辦法真正的在這裡存到多少錢。

其實不要講這裡,拿台北市來講好了。真正有幾個上班族買的起房子的。大家如果真正的問一下自己,單單台北的可怕房價來講,其實買的起市中心的沒有幾個。大部分可能需要到郊區先買個小房子,然後賺到一點錢後或是中了樂透在想辦法換。如果自己沒有太多背景的話,真正要殺一個市中心殺一個心滿意足的房子的人沒有幾個。

如果說,消費貴,而且又沒辦法存到多少錢,那為什麼大家會爭先恐後的往大城市走。只有一個原因,

「找機會」

啊,找機會。相信一定感覺到很抽象。還相信有一年西恩潘的良師突然跟我談到,

「西恩潘,如果我當時沒有到台北,也許我永遠都只是一個小人物。」

「小人物,那是什麼意思。」

「因為在其他的鄉鎮,也許永遠都沒有那麼多的機會可以做生意。雖然說自己有一身本事,但是沒地方可以使用。」

不知道為什麼今天突然會想要寫這篇文章,可能是因為有感而發吧。或是根本就是太多人問我這個問題。還是實在想了很久,或是今天跟其他人講到這個話題。不管是怎樣,今天稍微寫出了自己的想法。或是對於這個問題的解答。

來,不是因為什麼。如果單單想要工作的話,其實每個地方似乎都沒有太多差異,或是如果真正要選擇住的話,城市跟城市沒有太多的差異。也許其他的地方環境更美好。如果說真的要犧牲一切,真的要東西搬一搬,換個地方發展的話,為的就是給自己一個機會。很多時候人生不就是這樣嗎?

「人,一生只活一次。有時候不冒險的話,回過頭來看,才發現自己應該多冒一點險多不划算啊。」

(註)
算起來加州的天氣真的很棒,但是不知道為什麼西恩潘的感冒就是好不了。已經進入了第三個禮拜,還是一直咳嗽。天啊,我只是感冒而已但是就是好不了。每當好像快要好的時候,又開始惡化一下。不知道到底是因為什麼原因。

其實有時候真的很討厭這樣的感覺,因為外面出太陽,但是自己一直咳嗽不停。現在真的不太確定是什麼原因。難道是到了一個年紀,抵抗力或是恢復力就開始變慢了嗎。真是一個無解題啊。

2008年4月13日

西恩潘流浪到加州: 第七天 愛情三部曲:討厭, 認識, 喜歡

幾天前跟個工程師聊到灣區的社交生活,突然有新竹科學園區北美版的感覺。(或是應該說矽谷的新竹園區版。)反正不管是哪個開始講起,只能一整個說慘上加慘。過去一個禮拜裡面,從LA到了SJ,真的有天壤地別的感覺。換個角度來看,LA真的算是個天堂,要瞎拼就瞎拼,夜店就夜店,如果想要唱歌還不簡單。還記得我的LA兄弟跟我講,

「西恩潘,你到LA工作或是生意上面不敢講可以幫到你。但是有關夜生活,你完全不用擔心。你想要趴多晚,認識多少妹妹,完全沒有問題。」他這樣跟我講著

心理的OS是想說,「你也不早一點講。回去東西收一收就過來了。」(開玩笑的啦,西恩潘會是這樣的人嗎)

但是聽到這樣的話,你不會感覺比較安心嗎。雖然說從頭到尾都沒有很正面的幫助,但是至少週末不會孤單的。

幾天後到灣區,碰到人跟我這樣講。

「西恩潘,工作上或是創業比較有機會幫你介紹人給你認識,但是有關社交生活,那你自己保重吧。」

一整個人震驚一下,啊,怎麼會差異這麼多啊。北加州跟南加州,應該不太可能差那麼多吧。


但是這不是今天的重點,今天的重點是有個朋友的故事。不知道很多人有沒有過類似的經驗。

「你知道我一開始感覺你很討厭。怎麼會有人講話那麼不討喜的。」她這樣的說著

「妳說什麼?」

「就發現怎麼會有人講話那麼有自信,對於講什麼都信心滿滿的感覺。」

「所以妳的意思是,一開始妳感覺那樣講話的我很討厭。那為什麼後來又會跟我在一起呢?」

「原本真的很不想要認識你,或是根本不想要跟你熟。老實說,當時真的感覺跟你講話很討厭,但是不知道為什麼。慢慢跟你聊天過後發現妳跟我一開始認識的人不一樣,真的不一樣。」

「所以妳的意思就是,一開始妳超討厭我的,但是後來慢慢認識過後才發現感覺不太一樣。」

「那最後為什麼會喜歡上我?」

「因為你真的很不一樣。」

也就是說,從討厭,到認識,到喜歡,這三個步驟,似乎就是我這個朋友每次都會碰到的結果。而對於這樣的過程,他似乎也思考了一陣子,所以突然的問我。

「西恩潘,你覺得應該要怎樣才能夠縮短前面的步驟,而直接跳到最後一段。」

不敢說西恩潘是這方面的專家,也不太認為自己可以幫到這位朋友。但是他提出了一點很有意思的問題。那就是如何要給人更好的第一印象,讓其感情可以發展的更順利。很多時候我們從來沒有想到這一點,也因為這樣讓我感覺這個問題太有意思了。

也讓西恩潘想到了一點,外國人會說"Never judge a book by its cover",東方人可能會講,「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再過去很多時候當我們第一次見到一個人的時候,心理學已經調查過了,75%以上的人都會以外貌來打量一個人。20%會用談吐,剩下來的就是其他的表現。但是這裡出現了一個很有意思的地方,如果95%的人都會以某種第一印象來打量一個人,人到底要怎樣表現呢。還是大家應該要學習先好好的認識一個人,再來衡量這個人到底好不好。

其實今天提出的這一點,也讓西恩潘自己想了很久。印象這種事情真的是一種很難讓人解釋的事情,也許有些人天生就容易給人好的印象,而有些人比較沒那麼簡單。不管是怎樣,其實有時候就是如何把兩個人對在一起。難道是緣份嗎? 如果相信緣份的人,不管兩個人是怎樣認識的,一面之緣,還是朋友介紹,哪種機會都是沒辦法去預測的。

如同過去西恩潘提過的,我不是愛情專家。(老實說自己比較像是個愛情白痴。)只是一個很喜歡觀察社會上時常發生的現象。慢慢的發現這個部落格比較像是從一個時事觀察者的眼中看出到底這個社會發生了什麼事情。

其實西恩潘到現在都還不太確定到底應該怎樣跟這個朋友建議,特別是因為大家年紀都大了,也沒有太多時間可以來好好的認識一個人,或是讓對方好好的認識你。如果你有類似的經驗,不妨分享跟西恩潘,讓西恩潘可以好好的跟這個朋友建議一下。

2008年4月12日

西恩潘流浪到加州: 第六天 創業跟學歷的關聯性


原本自己有找過看看到底過去有沒有寫過有關這篇文章的主題,搜尋了一下才發現過去好像有提過但是一直以來都沒有討論過。會想要寫這篇文章也不是因為什麼特別原因,只是單單在晚上吃飯的時候提到,到底創業跟學歷有沒有關聯性。真的要從名校畢業才比較有可能創業成功,或是學歷比較高才有機會有自己的公司。這個過去100年都引起爭議的話題,到底是在什麼樣的機緣,到底這兩樣有沒有關聯性。

如果有機會去做市場調查的話,把創業成功的1000間公司,跟老闆的學歷來比較,應該會是一個很有趣的資料。有這個資料的話,就可以很簡單的分析一下到底學歷跟創業到底有沒有什麼關聯性。但是問題又來了,到底什麼樣的公司才算是創業成功。如何分辨小吃類跟生產工廠。

會寫出這篇文章是因為晚上的時候跟自己的舅舅又其朋友一起吃飯,一個從史丹佛畢業,另外一個MIT畢業。那西恩潘是那裡畢業大家應該也已經知道了,所以西恩潘也不用再度解釋。

其中一個人提到Nvidia的執行長黃仁勳,雖然是華人(台灣人)但是在美國做的不錯,而且自己創業成功。如果去研究一下Nvidia的話,真的算是很成功的案例。

「Nvidia的執行長似乎也不是從名校畢業的,但是後來也是做的很成功。」他這樣說著

老實說西恩潘當時已經忘了黃仁勳是從哪裡畢業的,但是不得不否認的就是華人如果要在北美成功的話,創業會比幫人工作還要容易。

回歸到今天的主題,在回到家後研究了一下到底黃仁勳是哪個學校畢業的,了解大學是Oregon State University,碩士是Stanford。也就是說,算起來他也是名校畢業的,自己也有兩把刷子。但是到底創業跟學歷有沒有關聯性呢? 相信這是每個人都會去討論或是辯論的話題?

上禮拜聽到有人跟西恩潘講,

「早知道大學就不要讀下去了,不然我現在早就創業成功了。或是早就不知道賣掉第幾個生意了。」

其實這樣的念頭,西恩潘在大學的時候不是沒有想過。當時可能因為網路泡沫太嚴重了,感覺別人大學沒讀完出去創業每個都賺大錢了。自己在大學裡面蹲到底在幹嘛。那是哪時候的想法,但是現在一整個又改觀了。不知道是否因為年紀的問題,還是因為自己也沒賺到那一波,所以跟我完全沒關係啊。但是如果真的哪時候跑去跟人學創業,現在也許整個人生都不太一樣了。

對於西恩潘來講,個人感覺學歷跟創業也許有某方面的關聯性,但是絕對沒有大部分的關聯性。因為學歷代表的很多原理跟基礎,雖然說市場或是社會上面可以學到一模一樣,或許更確切的理論,但是不得不否認有些東西還是需要某種原理跟組織才有辦法可以執行。不管是從所謂的技術面,或是管理面。單單從創業開始可能可以利用社會經驗,但是等到已經到了一個規模的時候還是需要某種基本概念來經營。也可以看到為什麼創業家創業到一個階段就會引進專業經理人進場管理。

很多人提到,不是有很多MBA去創業嗎,讀商的不就是喜歡創業。不知道大家是怎樣想的,或是那裡聽到的。單單西恩潘的觀察,發現讀MBA真正要去外面創業的還是少數。大部分還是去大公司上班為重點。但是重點不是這裡,而是對於風險的考量。還記得這是在去年某個場合,也許這段對話在全世界每個MBA教室裡面都會談論到,

「創業家不是每個風險都願意接受,而是他們願意接受計算過後的風險(Calculated risks)。」

當我聽到這句話的時候,一開始感覺這真的是好教科書的答案。也只有MBA學生可以講出這樣的話,計算過後的風險。那到底是什麼? 一個好抽象的用詞。有沒有可能當自己在哪裡計算風險的時候,其他的競爭對手已經進場了。到底要多少風險才算是合理風險。每個人難道不都有自己可以接受自己感覺到合理的風險嗎? 而最重要的一點就是,敢不敢相信自己的主意會成功。

寫到這裡,不感覺自己有提到一個合理的解釋到底創業跟學歷是否有什麼關聯性,但是對於西恩潘來講,如果自己相信自己有那個能力,就一定有機會。不用怕自己的學歷,或是什麼經歷。如果相信自己,還年輕,拼拼看沒什麼好怕的。

(圖片來源: 哪張照片是去年西恩潘在史丹佛某個長廊上面拍的。一直找不到地方可以貼,所以今天沒事拿出來跟大家分享一下。)

(註)
明明就是旅行文,但是就是一定要把這個寫的很現實。唉,沒辦法,一整個就是現實當中。尤其是當自己已經到了某個年紀的時候,不得不開始面對現實啊。不管是去工作或是去創業,一切都是要以可以養飽自己為首選啊。

2008年4月11日

西恩潘流浪到加州: 第五天

「你要怎樣去灣區?」

「你要去哪裡搭飛機?」

「開車,不用那麼拼吧!」

「Driving or flying?」

過去幾天這幾個問題幾乎天天會碰到,自從西恩潘到了LA之後,每個知道我要去後來要去灣區的人都問我這個問題。南加州到北加州,感覺真的沒有那麼遠啊。不知道為什麼很多人感覺好像特別遠,或是開車太辛苦。如果用Google Map量一下,算起來不用400miles。真的沒有想像的那麼遠,只是可能大家感覺加州太大了。

先來幾張照片吧(叔叔有練過,大家不要學邊開車邊照相喔。)

一望無際的五號公路,老實說這已經算是五號的最後一段西恩潘沒開過的。從北到南也只剩下這一小段西恩潘沒開過。(西恩潘的生活很無聊吧,還在哪裡算西岸的公路已經整個被開過了。)

加州公路旁邊都是小丘,又不是說特別高。就是這種矮矮的,要高不高的,看起來真的很特別。因為別的地方都是高山,但是這裡的都是小丘一堆。

其實開到最後才發現,真的沒有想像的那麼長。台北到高雄? 上海到南京(應該比這遠),不管怎樣都沒有想像的那麼誇張啦。

中午的時候跳下來買個漢堡吃,很多住在加州的人應該就知道這是In-N-Out Burger,隨便叫了一個Cheese Burger Combo,因為這些東西Calorie都特別高的。看到就感覺到可怕。(不要問西恩潘有沒有去問哪個Secret Menu,只想要找個東西吃一吃,沒有那麼大的精神去弄特別的。)

再來一張特寫,怕大家看不清楚到底漢堡長的是什麼樣子。不要跟我講熱量不高,因為一看就知道超高的。單單哪塊肉跟Cheese就可以想像了。

在開車的路上,思考下幾天需要處裡的事情。老實說,一方面有一點緊張,一方面又感覺很悶。不知道為什麼自己越來越沒有那麼喜歡自己旅行,那個日子真的已經過去了。不是說自己做不到,只是感覺如果每個月都要出差,想起來真的還蠻痛苦的。

不只這一點,還有就是在出發前姑丈知道西恩潘從來沒開過這段,特別跟我提到路上加油站不多,要特別小心。

「西恩潘,記得要把油箱加滿。不然路上很多沙漠區,沒有加油站的。」

現在想起來自己真的很單純,因為單單I-5上面怎麼可能那麼荒涼呢? 真的是想不透啊。害我自己邊開還邊小心的看自己有多少油,但是明明到處都是有加油站,自己還在哪裡窮緊張。有時候真的感覺自己很像是第一次來美國的人一樣,哈哈哈。

算一算,五個小時就到了,真的不會太遠啦。早上從LA出發,下午就到了。很多人真的太大驚小怪了,而且這種road trip蠻過癮的。很多人說,寧願搭飛機也不要開車,但是那就沒有樂趣了啊。有時候在美國就是要開開車,到處走走看看才有哪種冒險的感覺。不然只是搭搭飛機,下來走馬看花,那不就是沒什麼特別的。可能是西恩潘不太一樣吧。

(註)
發現蠻多人認為最近一個禮拜西恩潘寫的東西蠻流水帳的。話不是這樣說,只是在旅行的時候,加上有一點感冒,真的很想寫出什麼特別的文章。雖然過去的文章還會分析到了每個地區的商業型態,但是這次真的不知道該怎樣去好好的一點點分析出來。

也許等到最後要離開前才會慢慢的寫出到底南加州跟北加州的差異點在哪裡,認真的去看其實北跟南差異很大的。

為什麼寫中文部落格?

過去一兩年,讀了很多人的部落格,自己也寫了很多篇文章。每次看到有人寫到,"Why blogging?"或是「為什麼寫部落格?」,都會有會心一笑的感覺。不是說西恩潘非常認同,而是每個人似乎對於寫部落格這件事情都有自己的想法。有些人想要紀錄自己的生活,有些人想要分享自己的看法,或是吃過的餐廳,去過的國家。也因為這樣使得Blog已經在全世界引起轟動,隨口問一問都會找到有人有部落格。

而對於西恩潘為什麼會寫部落格呢,相信那一點也不特別,因為西恩潘在過去介紹自己已經寫了,這篇部落格只是單單想要分享自己的看法跟想法而已。至於到底分享的如何,西恩潘自己也搞的不是很清楚。在寫了超過三百篇文章以上,快要超過20萬個中文字,另外一個問題反而比較有趣,也是西恩潘在過去一年最常被人問的問題。

「你為什麼要寫中文部落格?」

或是

「你會寫中文喔? 真的假的啊?」

要講為什麼會寫中文部落格以前可能要先提怎樣開始會打中文。因為老實說,西恩潘到現在還不太會寫中文。真的很奇怪,打就可以打出來,但是真的要拿筆來寫的時候真的就完全沒辦法。幾乎就是坐在書桌前發呆。每次都想要在咖啡廳拿本筆記寫點文章,但是到最後還是寫出英文而沒辦法寫中文。因為寫半天就是想不出來到底該怎樣寫。

還記得幾年前剛回台灣的時候,根本完全不會打中文。單單打一句話,可能要花5分鐘以上,或是更長。還記得跟人MSN的時候,對方都已經快要抓狂了。因為當對方打一句話給我,可能要等10分鐘才打的回去,好笑的事情還是打回去還錯字一堆。有時候時常在想,看到助理打字那麼快,自己有一天可能打的出中文字嗎? 從注音開始,都已經20多歲了,還有那個機會可以打中文嗎? 就當西恩潘快要放棄的時候,碰到現在的中文小老師,兩個人第一次對話超好笑的。

「西恩潘,你為什麼要打英文?」中文小老師問我

「沒有啊,就是不太會打中文,所以只好打英文啊。」

「不會打? 為什麼不會打?」

「台灣小學沒畢業,所以不會打中文。」

「不會打就練啊!!!」

就是從那一天開始之後,被中文小老師訓練,天天一個一個字打。打了三個多月後,從一句話要10分鐘打完,慢慢進步到5分鐘,到1分鐘,到現在自己都不太確定一句話要打多久。可怕的地方就是可以中英對換,完全不會有速度差異。

如果已經會打中文,而且這麼容易的話,那為什麼要寫中文部落格呢? 問題就出現了,單單會打中文不代表會寫中文文章。 如果很多人去讀過去西恩潘寫的東西,會發現我寫的都很白話。(老實說,我現在還是感覺我寫的很白話) 後來才有人跟我講,中文沒有人寫文章寫的那麼白話的。原本西恩潘自己認為可以用就好,想不到寫中文也是不簡單的。單單會打,會講,不代表會寫的出好的文章。

但是這也不是唯一的原因,另外一個原因可能是因為感覺的問題。會寫中文也是從感情的文章開始寫出西恩潘的中文部落格。如果有人願意回去讀2006年寫的文章就可以看到,其實寫商業的文章用英文比較順。因為很多用詞不用翻譯,馬上就是可以寫上去。但是寫感情的文章就不同了。還記得那是10月的某天,突然把批哩趴拉的寫了一大篇文章。(也因為那時候的文章,導致後來開始寫中文部落格。)

從哪個時候開始,開始嘗試不同樣的寫作,有些小說類的,商業類的,推薦類的,反正只要西恩潘想到了就寫下去了。不管是否有人來讀,西恩潘也是一步一腳印的寫下去。雖然說這個部落格專注在商業文章上面,但是很多時候也推薦了不少的東西,自己想要跟大家分享。

寫到最後,發現好像從頭到尾都沒有回答到底為什麼寫中文部落格。其實原因很簡單,雖然是讀英文,不得不否認自己還是黑頭髮黃皮膚,如果不會中文的話,那不就是忘本。還記得再高中的時候,同學特別問我,

「你是亞洲人,怎麼可能不會寫中文?」

對於西方人來講,如果你看起來像東方人,照理說應該多少都會中文。如同我們看到白人,如果他/她不會英文那不是很怪嗎? 特別是在21世紀看起來是亞洲人的天下,中文將會是華人最重要的工具之一,也因為這樣西恩潘將會繼續寫下去,也會繼續跟大家分享自己的想法下去。

(註)
今天打混用這篇替代了第四天,因為第四天跟過去的同事談了一些事情西恩潘想大家應該也沒什麼興趣。突然開車在公路上面想到了這個主題,感覺還滿有意思的,所以突然寫出來。

因為過去也很多人問過我這個問題,所以花了一點時間把自己的對於這個問題的想法好好的寫出來。希望這篇文章可以跟大家共勉知一下。

2008年4月9日

西恩潘流浪到加州: 第三天

幾個禮拜以前,突然有人在Facebook加入我。相信每個人應該都很常碰到這樣的事情,但是哪個名字,安德魯,好熟,但是似乎又不是那麼熟。認真的注意一下,才發現那是西恩潘超過10年沒有聯絡的高中同學。想當年西恩潘跟他也是室友過,但是自從他到美國後就不再連絡了。可能是過去網路沒有那麼發達,單單靠email是蠻難繼續連絡下去。

認真的注意一下他現在的位置,Irvine,那不是跟西恩潘去的LA蠻近的嗎。沒想太多就給他個簡訊,順便問問他最近怎樣。但是突然出現一個很搞笑的對話,

「兄弟,好久不見。我過幾天要去LA。到時候跟你聯絡一下大家敘敘舊。」

「沒問題啊,你到的時候打個電話給我。我住Irvine。」

當時西恩潘還沒有想太多,想說Irvine應該也算是大LA市區吧。雖然是自己的一個城市,但是幾乎每個在LA的地區都算是自己的城市。沒有想太多,等到到的時候又打給他,

「兄弟,我現在已經到LA了,過幾天去吃飯吧。」

「OK啊,但是我是在Irvine喔,不是在LA。」

這時候的西恩潘心中已經開始出現問號了,可能過去我在LA都是個過客,所以沒有想那麼多。但是他現在提出這一點,讓我已經一整個有很大的疑問。心中的OS是想,「Irvine,難道不算是大的LA城市嗎? 開車也沒有要開那麼遠,會有那麼誇張嗎? 還是我自己鄉巴佬搞不清楚狀況。」

後來碰到的時候,我認不住問他了,

「Irvine難道不算是大的LA市裡面嗎?」

「Irvine在Orange County裡面,而且本來就算是一個新的城市。所以沒有人說算是在LA裡面,只能說附近。」

跟著自己10年沒見的高中同學,聊天過去幾年發生的一些事情。慢慢的思考想不到時間過去的那麼快,一轉眼10年就過去了。大家似乎在高中畢業後都有了不一樣的發展。不管是大學,或是工作,還是其他的,每個人似乎都經歷了不少。

慢慢的回想到那段Brentwood住宿學校的日子,大家發呆數饅頭,很難想像那已經是10年前以上的事情了。更可怕的地方就是,已經有很多人結婚生小孩了。這樣想起來才發現自己也已經老了。

說著說著,安德魯跟我道出如果真的要到加州發展,他個人是推薦Irvine。因為這個城市在過去10年出現了加州從來沒有看過的高度發展。不管是高科技,金融,或是其他產業,都在這個城市可以找到。也因為這樣安德魯兩個禮拜前才從Walnut搬到這裡來。不然過去天天開車都已經快要抓狂了(大家可以想像的到LA塞車有多嚴重。)

(大家不會認為西恩潘不會放塞車的照片吧,一定會來個一張的啊。搞不好之後還會來更多張。大家慢慢的注意吧。)

慢慢自己注意一下Irvine的環境,才發現不得不否認這個城市跟LA比起來是比較有規劃的。可能算是比較新吧,而且還搞個模範城市。所以一切從路到公路,電線桿都特別設計過。(其實是沒有電線桿的,因為所有都是埋在地底下。)

安德魯開玩笑的跟我說著,

「好險你開的車不是很舊。」

「怎說? (因為我開的是租的車Nissan Maxima,所以還算新的)」

「上次我朋友開的車,有一點髒,不是舊,結果被Irvine警察拉下來。」安德魯接著說著「說什麼他為什麼要來Irvine,真的是來拜訪朋友的嗎? 原本還不想要讓他進來Irvine。」

「最後跟警察解釋半天,還要打給他解釋,才讓他開車進來Irvine。」

老實說,西恩潘個人是不確定這是真的假的啦。如果美國還算是個民主國家的話,應該不太可能發生這樣的事情。但是不得不否認當我來的時候在路上有看到麻州的車被拉下來。

當回家的晚上開車在I-5上面狂飆,慢慢的想著每個人都找到自己想要的,而自己也是在做一樣的事情。不管是在LA或是Irvine,其實都是差不多的。跟不一樣的人聊到發現,其實在每個城市都有自己的機會,不管是哪個產業。

(註)
很多人可能會發現照片怎麼變少了,或是怎麼沒有跟高中同學的合照。可能因為大家都是30歲的人了吧,幾個30歲的男人一起合拍有一點尷尬。

慢慢發現最近幾天寫的部落格有一點混,而且跟過去的旅行部落格寫的不太一樣,一點都不精采。唉,不知道為什麼,可能是感冒還沒已完全好吧,腦子想不出新東西出來寫。所以很難寫出特別精采的東西。希望大家慢慢的等,看看之後會有什麼新東西出來。

2008年4月8日

西恩潘流浪到加州: 第二天

到了第二天,也比較適應了。(適應什麼,哈哈哈,LA的天氣,還是交通。) 一整個感覺完全沒什麼不適應的。但是感冒還是一樣的差,都已經把帶來的藥吃完了,但是還是一直咳嗽。天啊,現在是什麼問題,到底這個感冒哪時候會好呢?

第二天的中午原本想要去吃附近的日本拉麵,聽姑姑跟姑丈說真的不賴而且超多人去吃的。想到這裡一整個想說,有哪麼好吃嗎,就不是一般日本拉麵而已。其實昨天晚上已經去排隊過了,但是沒排到,因為實在太多人了。


可以看到12點開門,但是11:45就有多少人在這裡排隊嗎。天啊,有沒有搞錯啊,想說早一點到可能可以吃到。但是很可惜的,最後還是沒吃到。因為實在太多人了吧,禮拜天早上那麼多人來排隊。有沒有搞錯啊。日本人開的拉麵店,而且附近環境怪怪的,怎麼可以有那麼多人排隊來吃啊。看起來這次來LA能吃到的機率是很低了。後來只好換到另外一間香港餐廳吃飯囉。

下午想說來LA沒事應該去看看房子,如果有機會的話在LA買個房子也是不錯的。西恩潘當然不會在這裡浪費大家的時間來講LA的房子。但是比較一下,想不到LA的房子價格沒有想像的那麼貴,不知道溫哥華的價格真的太誇張了還是怎樣,LA其實還算是合理,而且還在跌。如果說現在要出手買的話,可能還太早,因為看起來應該還會繼續跌下去。其實灣區的價格都比LA還要貴,看起來如果要在這裡買個公寓沒有想像的哪麼難。只是說,買一間公寓到底有沒有人要來這裡住啊。

這時候姑姑突然提起,

「大家要不要來去吃個pinkberry的frozen yogurt!!」

聽到pinkberry還有一點興奮,因為這間店在Inc.雜誌上看到,幾個年輕人在LA這裡開始的Yogurt連鎖店。Inc雜誌還寫說有沒有可能成為下一個美國星巴克,靠著賣Yogurt也可以創業的那麼成功。如果不去看一看怎麼可以。(如果大家還記得的話,現在的西恩潘還是重感冒中。)

「走啊,當然要去吃吃看。」表弟興奮的說著

「走啊,不吃吃看怎麼知道。」我不知道該笑還是哭的說著

超級簡單的Menu。有Frozen Yogurt,綠茶,咖啡,刨冰跟Smoothie。一切都是低成本高單價的產品啊。這才是利害的地方,如果包裝的很健康很美味。

有的沒有的水果料,看到了嗎。有草莓,跟其它有的沒有水果。老實說還算新鮮的,不錯了啦。

當然還有一些料,可以加上去的。

這就是一碗US$5.00的frozen yogurt。看起來老實說跟台灣的刨冰沒有兩樣,唯一的差異就是在那個frozen yogurt。

如果今天只是要寫有關pinkberry跟frozen yogurt的故事的話,那未免也太浪費篇幅了吧。想要提出的就是,其實創業這件事情,什麼都可以做的。如同過去的名言,

「高科技,低科技,只要賺錢就是個好科技。」

兩個韓裔美國人,2005年想到應該要開所謂的Yogurt店應該會引起瘋狂。短短的三年已經有超過了36間店,大部分都在南加州。特別的地方應該是店內的設計,利用了高價位跟高設計感的家具來造成轟動。特別是在西岸這樣的地方特別注重健康,所以低熱量,或是無熱量的甜點可以吸引更多人來購買。單單算如果每個人進來平均消費都要US$5.00的話,而一間店的人流量可以衝到1000人/天,那一個月可以做到US$150,000的收益。36間店,比較保守的來算的話,如果可以達到5百萬美金也是蠻嚇人的。

推算回來,難怪星巴克的老闆Howard Schultz的創投基金會投資這間公司2750萬美元,因為可以看到如果這樣的商店未來在大家對於健康越來越注意下。會有很好的前景。

如果現在要叫西恩潘講到底這個商店會成功與否,我真的說不出來。但是如果說創新來講,也不能說有絕對創新。應該是給人一種新鮮的感覺,或是一種全新的詮釋。而這樣的一個詮釋,到底能不能夠打入大眾市場,絕對是pinkberry創業家應該正在思考的吧。在任何產品的成長曲線裡面,如果只能打下所謂的early adopter覺對不算是成功的。唯一能夠成功的讓大眾接受這個產品跟品牌,才是最後的成功。

(註)
很多人可能感覺西恩潘有一點混,怎麼每一篇都寫的那麼短。只是因為在旅行中真的沒有那麼多時間可以好好的坐下來寫。所以當然會比較短,而且比較精華。如果過去是西恩潘部落格忠實讀者的人可能會發現照片變少了。不是西恩潘故意的,只是有時候比較尷尬不敢亂拍。

畢竟在旅行的路上,而且也是跟朋友或是親戚,沒辦法臉皮那麼厚的亂拍一通。希望喜歡西恩潘部落格的人可以繼續支持下去啊。

2008年4月7日

西恩潘流浪到加州: 第一天

從上次西恩潘的流浪到韓國/中國旅行後,也已經有兩個多月沒有出去走走了。也不是說西恩潘很喜歡到處趴趴走,或是真的很喜歡亂跑。只是因為有時候有其他的理由,才會這樣的到處走。而這次也是因為想要來看看加州的環境跟拜訪朋友跟親戚,所以特別的飛一趟洛杉磯跟灣區。想一想最後一次到LA也不記得是哪時候了,應該有幾年了,真的很久沒有來這裡走走。但是LAX我是經常經過(發現西恩潘對於機場真的很清楚,其它真的不太了解。)

這次的旅行遊記要跟過去不一樣,字少一點,圖片多一點。來個用圖講故事囉。(明明是自己生病跟本寫不出東西所以才這樣。)

西恩潘如同過去一樣,機票買了,從溫哥華機場飛機一搭,兩個多小時就到了LA。

喵了一下機票,發現自己真的好像又要出發了。雖然說已經不知道搭過多少次飛機,但是對於坐飛機越來越悶了。看到自己是在3C就知道一定是台小飛機。在美國要搭小飛機一定要有心理準備,因為絕對會很晃。

老哥上次特別支援的背包,這次算是第一次上路。之前的包包都不知道給我搞成什麼樣子了。可能因為跑遍大江南北,也該換個包包了。希望它可以好好的陪我走完這一段旅程。

跟我一開始想的一樣,果然是台小飛機。但是比我坐過最小台的大,因為我還做過一排只有兩個位置的。

特別租了一台Nissan Maxima,一開始還很爽。因為想說沒開過Maxima可以在LA的公路上好好的飆一下。但是...

下飛機後,很感動住在LA的姑姑跟姑丈收納西恩潘。真的一整個很感動啊。但是搞笑的地方是表弟剛好打給我,

「西恩潘,你到了嗎?」表弟肯對我說著

「到了啊,有什麼事情嗎?」我輕鬆的說著

「晚上要跟朋友出去,有沒有興趣。」

雖然說已經累的要死,而且所有讀者如果還記得話西恩潘感冒很嚴重。但是從來沒有在LA的夜店看看。不敢說西恩潘真的很愛去夜店,但是跑過很多國家的夜店,有機會去Hollywood Blvd上面的,當然一定要去看看。

「沒問題啊,看晚上幾點我一定奉陪。」

(剛剛那段對話是用英文,只是西恩潘翻譯成中文而已)

就這樣,下飛機還沒幾個小時,咳嗽半天,就殺去Downtown LA,在Hollywood Blvd的夜店。好像叫The Highlands還是什麼的,一整個完全記不起來。西恩潘最後唯一記得的就是晚上10點多,Highway 10 還在塞車。搞了半天,Hollywood Blvd一整個塞車,真的感覺快要不行了。有沒有搞錯啊,去個夜店給我開了快要兩個小時。難怪大家出發前還要先喝一下,不然等到了也想要回家了。後來出來半夜兩點多在停車場發呆,但是後來想一想,其實哪裡的夜店都差不多,唯一的差異就是跟誰出來晃。不然老實說不可能有什麼特殊的。

到達LA的第一天,每次到加州的感覺都不太一樣。不敢說北美跑了很多地方,但是多少也看過不同樣的地方。如果要比較的話,加州的陽光真的比較烈。塞車也是第一嚴重的,不管是跑去哪裡都是一樣。

最後再來補一張,相信大家都有看過。


(註)
感冒在經過一個多禮拜終於比較好一點了。老實說真的很討厭自己在旅行的時候一直感冒著。因為那真的很痛苦,不管是去哪個地方一直咳嗽來咳嗽去。而且邊開車邊看地圖邊講電話也是一種很危險的動作(叔叔有練過,小朋友不要學啊。)

等一下晚上會想辦法把第二天跟第三天一次趕出來的。太久沒有寫部落格,真的有一點生疏了,都不太知道到底要寫些什麼。

2008年4月6日

推薦: 小秘書的私房菜 & 新瑞華帝王蟹

最近兩天因為真的太不舒服了,所以已經連續兩天都沒有寫部落格。算是過去半年以來停寫最久的時刻。但是當頭感覺很漲的時候,真的很難坐下來寫。因為等一下要去趕飛機,最近都沒讀太多書,所以換推薦餐廳吧。

「西恩潘,要不要來吃飯?」小秘書說著

「吃什麼飯? ~~~」一整個迷惑當中

「來吃吃看小秘書的私房菜囉!!!」

抱著我不下地獄,誰下地獄的精神。沒想太多就去吃了。廢話不多說了,先看照片吧。



其實前面講的都是誇張話啦,小秘書的私房菜比想像的好很多囉。

另外一個就是因為最近是阿拉斯加帝王蟹的季節,所以西恩潘又被找去吃了。這次是去新瑞華吃帝王蟹。老實說,一整個搞不清楚我怎麼會被找去。但是能去吃吃喝喝,西恩潘一定不會不去。

再來看照片吧。



新瑞華海鮮酒家
3888 Main Street
Vancouver, BC
T: 1-866-872-8822

(聽說學妹還是這間餐廳的第三代,所以順便幫她打打廣告。但是可以想到她心中的OS「西恩潘,我們一點都不需要你的廣告拜託~~~」)

(註)
西恩潘下一個禮拜不知道會不會有網路的連結,所以不能保證一定會有文章。希望大家見諒。但是不管怎樣,等到回來的時候一定會有很多照片的。

2008年4月4日

三月推薦文章回顧

不好意思今天準備休兵一天,因為實在生病真的太不舒服了。

既然今天沒寫任何東西,就讓大家回去讀讀上個月最受歡迎的文章吧。

1. 推薦: 巴非特的信(Buffet's Annual Letter to the Shareholders)

2. 愛情,你還在當好人嗎,快醒醒吧!

3. 愛情,誰說女人不能主動

如同跟過去一樣,愛情的文章特別多人讀。唉,虧西恩潘的部落格是走商業路線。

2008年4月3日

經濟衰退,真的嗎? (西恩潘不負責任經濟學)

(先解釋昨天寫有關西恩潘要結婚的事情。如果你/妳還沒有注意到的話,昨天在這裡是四月一日April Fool's Day。大家不用擔心,只是西恩潘跟大家開開玩笑。如果有人因為看到哪個新聞開始為我難過或是開心,西恩潘在這裡跟大家說聲感謝。因為想說沒事都在寫有關商業的文章,沒是總是要讓大家哈哈大笑。)


今天一看到美國聯準會主席Ben Bernanke出來講,以現在美國經濟來講,前半年不會成長,反而還會萎縮,但是不代表是經濟衰退。當Bernanke在眾議會作正的時候講出這些話,真的不知道該怎樣去解讀。單單從最近的經濟新聞來看,或是市場消息,很難不去想像美國已經走入經濟衰退期。但是到底什麼算是經濟衰退,到底美國經濟衰退對大家有什麼影響。西恩潘在去年九月的文章,「柏南奇跟聯準會的美國夢...」已經提到。對於學術界的解釋來講,一個經濟可以正式宣告成經濟衰退需要的條件就是,國民生產毛額連續兩季負成長。但是不管是所謂的學術解釋,還是一般民眾對於經濟的看法。即使現在美國經濟不算正式的經濟衰退,也已經算是不明朗了。西恩潘當然了解對於Bernanke,他坐在這個位置的人,即時所有的經濟數據都已經表現經濟衰退,他還是要講的很模糊。對於聯準會主席,他講的話就是代表著美國政府。如果連政府都已經對經濟沒信心了,整個市場都會垮台。

對於Buffet上個月說出美國經濟已經衰退的意見,相信美國政府一定非常頭痛。巴非特是受全世界尊敬的投資者,說出的話一定對市場有所影響。但是到底是為什麼他要跳出來喊話呢? 經濟衰退對於他這樣的投資者真的有好處嗎? 西恩潘在過去一個月好好的思考後發現,其實巴非特這才是他的策略之一。對於他這樣的一位價值投資者,如果市場是非常不確定性的(Volatile Market),是很難在市場上找出價值。如果大家有機會去搜尋一下該怎樣去不確定的市場操作,大部分都人都推薦要分散風險跟接受低報酬率。但是這樣的操作模式,卻是跟巴非特提倡的相反。過去他所提倡的,找到一個好的公司,找到價值所在,慢慢的買進,然後讓其公司自己創造價值來賺取報酬率。代表的就是,如果市場實在太不確定了,真的很難去找到價值。

對於現在這個不確定的市場,問題就出在很多不一樣的因素,從去年夏天爆炸的次貸,信用,金融市場,到今年11月的美國總統選舉。單單在這些議題上面,很難讓市場去取捨。造成市場的高度不確定性。對於Bernanke多次出來喊話說美國經濟還沒進入經濟衰退,或是JP Morgan跳出來吃下Bear Stearns都讓市場信心轉向多次方向。用最簡單的方式來解釋,經濟其實跟消費者或是人的信心有很大的關聯性。當人缺少信心的時候,人會開始不消費。當人不消費的時候,公司會開始少賺錢,然後就可能出現裁員或是少投資,然後市場會有更少信心。這樣的惡性循環就是從大家開始缺少信心開始。而美國政府正在很認真的維持大家的信心,特別是因為今天11月的選舉。民主黨(Republican)如果還想要贏,一定要維持全國經濟。其實這跟台灣選舉也是一樣啊,執政黨在選舉年一定要想辦法把經濟搞好,不然很快就會下台。

大家看出來對於價值投資者,政府的這種舉動出現的矛盾了嗎。對於巴非特(或是西恩潘)來講,於期讓市場茍言殘喘下去,不如一次就讓市場做個對於方向的決定。每個人對於經濟衰退的走法都有不同樣的想法,雖然說可以看的出來衰退已經是必然的,但是應該是選擇軟著陸(Soft Landing)或是硬著陸(Hard Landing)應該是政府應該思考的吧。

(從以上這個圖表,過去一年看的出來S&P500已經從去年10月的頂點,到現在已經跌掉了200點。看起來似乎還是不夠。因為還沒有很確定市場走向到底是在哪裡。)

如果說市場已經確定的底部,或是可以看的出來整體市場已經開始往底部走,對於長期的投資者來說,可以看或是找的出價值。

回歸到今天主題,到底美國經濟進入衰退了嗎? 其實沒有一個人可以確切的說出到底真的衰退了沒有。因為每個人都對經濟衰退有不一樣的解釋。雖然說美國政府絕對不會想要看到今年美國經濟衰退,但是沒有辦法避免的就是媒體天天在電視,雜誌上喊經濟已經快要沒救了。或是看到不同樣的金融機構需要打掉上百億美金的資產,或是很多消費者付不起貸款,還是很多城市的房地產已經開始大降價。

如果說真的要西恩潘提出自己的看法,個人認為美國已經進入衰退。因為經濟這東西本來就是會有循環,如過說過去5年,2002~2007,全世界已經享受了從來沒看過的牛市。不管是在原物料,新興市場,還是已開發國家,都已經看到了從來沒看過的全球成長。但是"Every good things comes to an end",每個舞會都會有結束的時候 (西恩潘自己講的)。不管你可不可以接受這個事實,其實都應該往好的方向去想。

分享一下過去霍爾同學跟西恩潘講的,

「西恩潘,你現在又還沒賺大錢,市場不好有什麼關係。」

「怎說,市場不好的話工作難找,錢不好賺啊。」西恩潘單純的說著。

「如果市場永遠都好,那賺錢機會永遠輪不到你。時事造英雄,你有沒有聽過? 也許這次經濟衰退,或是市場不好,這種重整的時機你就有機會賺錢。」

聽完他跟我講完這段話,其實西恩潘一整個在過去6個月都想開了。過去的歷史都已經表現出亂世造英雄。如果不相信這段話的話,去讀讀看John Arnold,這個之前在Enron工作的人是怎樣起家就知道了。

(註)
最近看到上海股市真的是心驚膽跳啊,看的我自己都害怕了。雖然說兩年前如果進場的話,到現在還賺,只是最近中國應該一堆哀嚎的股民吧。這種新興市場的走勢真的很讓人害怕,如果大家去注意所有的金磚四國的股市,就可以看到這種現象。


看到上海股市這樣的圖表,真的太刺激了。希望有投資到上海的股市,記得要停損啊。不要跟新興市場拼命。以上都是西恩潘不負責的建議。


晚上跑去吃Chicken Wings。不得不否認在搬回溫哥華的日子裡面,真的找不到很好吃的Chicken Wings。這個過去跟西恩潘一起過日子的食物,想不到在西岸這麼難找。但是今天去的這間算起來真的很便宜,所以還算是可以。

老實說我還真的很想念在多倫多的日子,那時候西恩潘跟老哥每個禮拜都去吃Chicken Wings。天啊,現在想起來都已經超過7年以上了。如果有人還在多倫多看到這篇文章的話,記得幫西恩潘去St. Loius吃一盤Chicken Wings 跟喝一個Pitcher的啤酒吧。

2008年4月2日

產品技術,業務行銷,到底哪個是關鍵


(在寫今天的部落格以前,西恩潘想要先跟大家宣布一下。我在今年年底要結婚了,想說在今天這個好日子跟大家宣布一下。如果最近很多看到我的人可能會發現,最近的西恩潘不是很專心,因為想這件事想了很久。在喊了半年想要結婚了,而且潘爸跟潘媽也跟我唸半天,想一想,結了。不如一次完成西恩潘的10年計畫。希望大家可以給予祝福!!!

至於新娘是誰,講了大家應該也不認識。所以西恩潘在這裡也不會講,希望大家也可以找到自己的快樂。)


今天在開車回家的路上,突然想起過去的一段對話。對於一間公司,到底是其產品技術重要,還是業務行銷重要。這個在過去100年可能引起高度爭議的話題,西恩潘不知道為什麼突然想要拿出來討論。可能想說在21世紀的年代,到底可不可能引起更新的想法。這段對話是這麼開始的,

「終於簽下了這個合約,跑上跑下的,真的是不容易啊。」業務經理這樣的說著。

「如果沒有現有的技術跟產品,那有可能簽下這個合約啊。」研發經理回了一句。

「話不是這樣說的,如果沒有我認真的推銷,誰會知道有這樣的產品跟技術。」

「不用你擔心,好產品跟技術自己會推銷自己。」

相信每個人工作的人多少都有聽過這個的對話,如果你沒有聽過,那也沒關係。只是當每個人聽到這段對話的時候想法是什麼? 到底是技術重要,因為好的產品會自己賣自己。還是業務行銷重要,因為不管有再怎樣好的產品,如果沒人聽過或是看過,也賣不出去。剛剛哪兩句話,不是非常矛盾嗎?

從技術人的角度來看,這麼好的產品一定會有人來買。業務行銷人員只是順便的推銷給客戶,但是如果沒有那麼好的產品,在怎麼會講的業務,也推銷不出去。也就是說所有的好業務,是因為背後有一個很好的產品跟支援。如果沒有哪個好產品跟技術,一個好的業務人員只是個比較會講話的人。

那從業務人的角度來看,不管這個產品在怎樣好,如果沒有接受市場的考驗,一切都是零。如果沒有一個好的業務或是行銷計畫,不管在怎樣好的設計,都有可能在市場上失敗。特別是如果沒有好好的聆聽市場上的反應,技術雖好,但是可能不適合這個市場。

就讓西恩潘好好的解釋一下自己的想法,不管你認不認可,歡迎大家提出自己的看法。不管你是個技術人,或是行銷人,其實每個人在一間公司或是一個團隊都是相同重要的。每個人都要好好的表現好自己的角色。如同剛剛一開始提到的矛盾,如果一個產品設計的那麼好,很簡單就可以賣了。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照理說現在每個在市場上熱賣的產品應該不需要任何的廣告或是行銷。因為這個產品自己就會賣,單單的鋪到通路上面就可以做到。

那個最簡單的例子,蘋果的產品好了,iPod或是iPhone。到底是產品設計的好,還是行銷做的好。如果真的是產品設計的非常棒,那為什麼Steve Jobs要那麼認真的銷售自家產品。照理說應該躺在公司數錢才對啊。

其實蘋果那個例子真的用的太差了,因為這應該算是一個比較成功的例子。只是真的有人可以很確定的說出到底是技術好,還是行銷好呢。

寫到這裡又提出另外一個很矛盾的問題,如果行銷真的做的很成功,有沒有可能出現口碑比產品技術還要好的。很多時候大家不會很好奇嗎,其實有很多產品本身根本沒有想像的那麼好,但是消費者似乎特別的捧場。那又是一個什麼樣的現象? 是因為人對於這間公司的印象,還是因為過去的產品已經證明了這間公司地位。

其實這樣的問題似乎特別可能出現在所謂的科技公司,特別是所謂的創業家是技術或是業務背景的人。曾經聽過很多創業家跟創投講過,

「一間新公司一開始如果創業家是業務行銷出生,其實真的沒有什麼太大的幫助。因為一個業務出身的創業家只想要趕快生產產品出來賣,比較沒有對技術有太多的堅持。」

如果是行銷業務出身的創業家又會講到,

「給我幾個工程師,只要他們可以我要的規格,我就賣的出去。技術歸技術,但是賣的出去的東西才是真的技術。」

但是對於西恩潘個人來講,其實兩個人都應該要退一步。而不是互相絕對自己的重要性,因為一個成功的團隊需要的每個不一樣的結構。很多時候也許是旁邊的哪個小助理,都有可能會是公司的關鍵。

所以當下次你碰到這個爭論的時候,不妨好好跟對方解釋。

「產品技術,業務行銷,大家都重要。人人都是關鍵,也不用去爭到底誰才是關鍵。」

(註)
今天的照片跟今天寫的主題完全沒有關聯。只是有一點想要放鬆,所以貼出一張讓大家比較輕鬆的照片希望大家會喜歡。但是西恩潘可能昨天晚上冷到,感覺一整個感冒了。所以今天寫這篇的時候其實非常痛苦,特別寫了一篇比較輕鬆簡單不用太多思考的文章。希望大家可以好好的思考一下,到底問到的這個問題,你/妳自己會怎樣去想。

相信每個人對於這個話題都會有自己的看法,不管你是在哪個職位。多少都一定會有這樣的接觸。如果真的認真的去思考看看,似乎每間公司的結構都不太一樣,所以也有可能出現不一樣的答案。

昨天晚上一不小心到處趴趴走一下,才發現原來溫哥華的山上都還有雪。很難想像都已經四月了還可以繼續滑雪,真的是一整個很開心啊。而且當上個週末溫哥華還有下雪的時候,真的感覺很不可想像。

2008年4月1日

Shine,網路頻道化的時代來了嗎?

今天早上在VentureBeat看到這則新聞,Yahoo推出Shine網站專門針對25~54歲的女性。一開始西恩潘還稍微震撼一下,後來越想越覺得這個網站很有意思。不是說西恩潘對於女性網站特別有興趣,還是很喜歡閱讀女性到底在讀什麼。而是這個看起來簡單,沒什麼大不了的Yahoo網站,似乎代表著在網路發展那麼多年後,慢慢進入了所謂的個人頻道化的感覺。為什麼西恩潘會這樣說,從90年代開始,幾乎大部分的入門網站就是一網打盡的走法。不管是Yahoo,AOL還是其他的入門網站,一進入這樣的網站,看到的都是不免是一大堆資料。如果想要看自己想讀的,總是要在一堆連結裡面找到自己喜愛的選擇。網路跟電視不一樣的地方就是,網路可以選擇自己想要讀的看的,而電視雖然可以選擇不同樣的頻道,但是沒辦法馬上挑到自己想要看的節目。(當然啦,出非你有用PVR,Personal Video Recorder把自己想要看的節目先錄好,不然有誰可以開電視馬上選到自己想要看的節目。) 西恩潘想要提的就是,網路上的資料如同大海,想要找到自己想讀的東西,還需要認真的搜尋。電視雖然選擇不多,但是可以很快找到適合自己的頻道。

如果說現在網路需要的,是如何讓人可以更快速的選擇到自己想要讀的內容。也就是說網路已經發展到了一個程度,內容才是大家所尋找的。Shine這個網站,如果去思考一下不就是Yahoo的一個頻道嗎。單單看Yahoo這個媒體巨人,從入口網站可以看到很多不一樣的內容,但是沒辦法很快的瞄準到底自己想要讀什麼樣的文章。對女性來講,可能想要看看八卦,有什麼最新的化妝品,或是有什麼新的電影(適合女性的電影)。當然啦,女性可以花時間到不同樣的女性網站找這樣的資料,但是如果有一個網站可以整合所有的資料,那不是方便多了。而對於男性來講,也許很多人想要看商業新聞,運動,跟其他有的沒有的搞笑短片,但是似乎很少有這樣的網站。

如果去注意市場的走向,現在有兩種不一樣的服務來解決這樣的問題。

1. iGoogle / My Yahoo / Microsoft Live

從2005年當Google正式推出iGoogle的服務,似乎代表著個人化的入門網站的時代已經來臨了。過去在自己的首頁看到跟自己不相關的新聞,不相關的氣象,不相關的部落格,或是其他的資訊已經是過去式,現在每個人都可以利用iGoogle的簡單操作來設字自己想要看的資訊。雖然Yahoo跟Microsoft一樣的想要對自己的使用者做出這樣的選擇,但是似乎看起來因為Google本身沒有包袱,所以做的比較成功。

不得不否認這絕對是一種所謂的跟標準入門網站抗衡的一種方式,特別是在當網路或是使用者都已經走入個人化的時代,Google推出這樣的服務看起來反而是讓自己走出自己的一條路。

看起來,去Google的人跟去Yahoo的人差不多多。但是從這種數據很難去分析,到底Yahoo的內容比較可以吸引人,還是Google的搜尋引擎比較讓人想要使用。從營業額來講,當然是Google成功多了。同樣多的訪客,但是可以增加超過三倍以上的營業額。如同西恩潘過去說的,Google變的像是個廣告公司,Yahoo比較像是個媒體公司。

2. Shine / Tech Ticker

不管是Yahoo才推出的Shine或是上個月推出的Tech Ticker都是比較針對很專門或是很特定的讀者。也就是行銷學的目標式行銷。因為這些網站的內容,目標讀者都已經可以被鎖定。代表可以堆出的廣告也是很簡單的定位。如果真的認真去分析一下,這樣的概念不就等於跟電視頻道一樣。不同樣的頻道或是節目,就是鎖定不一樣的觀眾。

Oprah的脫口秀來講好了,這個一個禮拜有超過3000萬美國婦女在看的電視節目,很容易就了解應該要賣什麼的廣告。如果你說要在這個節目中間賣男性刮鬍刀,那不就好像不太搭。(其實搞不好真的可以拿來賣男性刮鬍刀,因為搞不好很多女性會幫自己的另外一半購買。這真的是很爛的範例啊。)

也就是說如果可以針對特定的消費者來推出展示廣告,是否會有另外一種的收入來源。過去Google利用所謂的Search ads稱霸網路,而Display ads總是沒辦法造成類似的轟動。那種需要很準確的打中自己的讀者,在網路世界裡面比較難達成。


今天寫到這裡不是說哪種方式跟策略是對的,而是從Shine的推出可以更確認網路個人化的時代來了。對於內容的選擇,每個媒體集團未來會針對每個不一樣的族群推出特定的網站。這樣的結果將會是更準確的行銷,或是廣告。

用一個很簡單的例子好講好了,大家都有聽過Google Analytics。這種Google推出可以讓大家分析自己網站的流量的工具。有使用過Google Analytics的人都知道可以看到來自己的網站的人是誰,但是卻不知道到底他/她是男的女的,年齡層是在哪裡,工作是什麼。這種傳統行銷極需要的資料,在網路這個花花世界卻是一種非常難獲取的資料。雖然很多人不說,但是絕大部分的人都不會填自己的真實資料在網路上。(除非是在網路上買東西)

寫了那麼多,最後還是回歸到重點。那就是雖然說網路本身已經遍佈全世界,但是對於固定族群的行銷跟電視或是雜誌比起來,還是少的。而對於推出比較個人化的網站頻道,似乎也就是想要嘗試打中特定族群。可能是西恩潘思想比較傳統吧,對我個人而言,如果可以確認或是瞄準好自己的客戶,對於成功或是獲利的可能性可能比較高。

(圖片來源: www.venturebeat.com)

(註)
走在西雅圖的街道上,正想要找間不是星巴克的咖啡店。走了將近4個Blocks還沒有看到西恩潘每次到了都會喝的Tully's。當我在每個街角都看到星巴克,那個綠色的標誌,其實心情還有一點沉悶。不知道為什麼,就是不想要走入哪間熟悉的咖啡店。突然有人跟我提到,

「西恩潘,你不知道Tully's也是被Starbucks買下了。所以你在哪裡找Tully's也是一樣的。」

「啊~~~是嗎。怎麼從來沒聽到過。難道真的所有的咖啡店都是被星巴克買掉了。」

拖著沉重的腳步,心不乾情不願的到了Seattle's Best買了杯咖啡。(Seattle's Best在2003年被星巴克買下了) 正在思考著,難道一切真的是大的企業控制一切,連咖啡這種單純的飲料都被企業控制了。不會這麼慘吧。但是不得不否認,西雅圖的咖啡選擇真的比溫哥華少。

在開車回家的路上,思考著Tully's怎麼會那麼容易就被買下了。對於好奇心十足西恩潘,回家當然一定要上網查查看到底被買走了沒。

好險,還沒被買走。只是去年想要上市,只是市場不好所以放棄了。現在已經找了投資銀行找買主了。唉,看起來真的買的下來的咖啡連鎖也只剩下星巴克。看起來下次到西雅圖喝Tully's的時候,應該也會是像跟星巴克一樣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