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2月29日

線上Office,總有機會了吧?

還記得上個禮拜西恩潘寫過有關線上OS的文章,一大堆讀者提出了很多不同樣的想法。"線上OS,微軟該害怕嗎?"。但是我發現很多人的留言都是在討論這樣的可能性,但是都沒有人提到,到底微軟應不應該害怕這樣的事情會發生。如果大家不用Windows而轉用了某個線上OS,這樣會造成微軟很大的獲利問題。相信在短時間內,這樣的事情應該還不會發生。但是線上的Office呢,微軟的另外一個金雞母。單單靠這個產品一年可以獲利幾十億美金,不管怎樣也算是微軟躺在哪裡賺錢的另外一檔生意。如果說一般的創業家沒辦法在線上OS殺出一條路,那線上Office有沒有可能呢? 今天就想要好好的寫一下現有的公司,跟未來可能產生的機會。

其實最特殊的地方應該就是,Office這個名詞。其實是從微軟一開始自己創造的,但是久而久之大家就把所謂的文書處裡軟體(Word Processing Software)改叫成Office。可能是因為微軟這個邪惡帝國真的太強大了,可以把自己的名詞變成一種代名詞。(像是面紙Kleenex,這大概是最成功的行銷之一)不管是Office或是所謂的Word Processing Software,微軟已經在這個市場佔有了大部分的市場。似乎只要不能是Microsoft compatible的文件,就好像完全不方便。還記得西恩潘的同學因為想要使用免費的Star Office,也就是原本昇陽電腦推出的免費文書處裡軟體,但是每次只要開了我們的檔案,似乎就會有些格式會跑掉。變成很不方便。也就是說,如果一個新的處裡軟體如果沒辦法跟微軟的Office相容,也會失去其競爭力。

如果大家現在去Google一下"Online Word Processing Suite"大概可以找到超過450,000個回覆,但是其實今天西恩潘不會把每一個競爭對手寫出來,而是分析現在網路上最熱的三個廠商。一個就是Zoho另外一個是ThinkFree跟最後也是來勢洶洶的Google Docs。如果好好的去思考三間公司的策略,就可以看的出來每間公司都是想要分一杯微軟的羹。不管是其成功與否,至少每間都有自己的策略。

如果有機會上Zoho的網站就可以看到,其實這間公司推出很多網上的功能,不管是Online Word Processor或是Online Presentation Tools一直到Online Database幾乎現在微軟有的功能這間公司都有了,而且都是免費放在網路上的,每個登入的使用者還會有免費的1G容量可以使用。單單從這方面來看就可以知道這間公司已經成為了微軟Office現有最大的競爭對手之一,但是有一個問題出現了。如果大家認真的注意一下這個網站,到底賺錢的點在哪裡。西恩潘在首頁完全看不到任何的廣告,也沒有看到哪裡要收錢的地方,或是使用幾次要收錢。如果說一個哪麼強大的線上軟體出現,到底是誰付錢。即使是個印度公司,靠其他的軟體像是CRM跟Software Testing Tools維生,但是長遠來講,這是否可以成功。個人還有一點懷疑,到底這樣的模式,是準備等微軟收購他們嗎?

另外一間ThinkFree看起的功能沒有Zoho多,也只有單純的Word, Excel跟Powerpoint。但是有一個很有趣的地方就是,這間公司也推出了所謂的單機版(Desktop version)的ThinkFree Suite。也就是說這間公司推出了免費的線上版,但是如果你想要在你的電腦上使用這個軟體,也是可以買回家使用。但是費用卻會比微軟的還要便宜。跟Zoho一樣呢,也是有1G的的容量,而且也是標榜線上公用的功能(Online Collaboration)。也就是說如果大家是在一個團隊一起改一個文件,可以讓分享一個文件給同個團隊的人員。相信這一定是線上Office最確切也是最需要的功能,不然到底線上Office有什麼好處呢。

最後的Google Docs相信很多人也已經用過了,所以西恩潘也不會在這裡多說。只是想要提出的就是看起來每一間所謂的Online Word Processing的軟體都跟微軟很類似,而且功能也不輸給微軟的單機版,那為什麼大家還是不轉換到這些免費的軟體,而是選擇微軟呢?

其實西恩潘思考這個問題已經一段時間了,因為感覺這個比線上OS還要單純,畢竟線上OS需要的改變過大,不管是內部環境或是外部,實在有太多考量了。相對的來說,線上Office比較單純。如果說免費加上可以讓跟其他的即時分享的話,其實使用者真的沒有不用的原因。西恩潘想了幾個很單純的原因,

1. 習慣
相信大部分的人在灌電腦的時候,第一個軟體應該就是Office。現在的電腦如果沒有Office好像就覺得怪怪的,加上不是每個人在使用電腦的時候都是在線上,也就是代表說如果自己的Word Processing Software一定要在線上使用哪不就是太不方便了。

雖然大部分的時間大家都是連到線上,但是這種不備之需總是讓大家所擔心的。

2. 宣傳
如果西恩潘今天沒有寫這篇文章,我想很多人搞不好都沒有聽過所謂的Zoho或是ThinkFree,這兩間公司。但是大家一定都會聽過Google。也就是因為這個功能已經被微軟霸佔住了,大家根本不會想要去換個替代品來使用。不管為微軟的Office在怎麼樣(個人感覺蠻好用的)也不可能去換。所以如果真的要讓大量的宣傳,靠的可能還是所謂的Word of Mouth。如同YouTube或是所謂的eBay。不然單單一間公司想要靠這個產品起來可能會是一個很長的路。


現在看起來微軟已經慢慢會轉向線上的趨勢,因為不走不行了。不然其他的廠商都已經朝這個趨勢而行。那到底現在的創業家還有機會進場嗎,還是準備等著被微軟打。這些都應該是很多廠商需要思考的問題。可以看的出來的就是,其實這方面還是有一定的市場,因為不管怎樣只要有廠商想出免費,例如Google就還是可以搶下市場的。

而今天想要寫的不是說應該要怎樣去在這個現有的市場走出自己的路,而是如果在大公司已經進場的市場裡面,如果做出某種需求或是功能,搞不好可以吸引大公司來併購你。每個創業家都有自己的目標,不管是想要自己做起來,或是想要被併購,這些都是可能發生的。如果要問我有關所謂的文書處裡軟體市場,個人感覺比較有可能是被微軟或是Google併購是比較可能發生的。這個上百億美金的市場,雖然很大,但是靠的還是需要其他相關的軟體來支援。比較難是單個軟體的發展廠商,也就是為什麼會說,機會還是很多,但是一定要特別注意怎樣才能夠支援現有大公司沒有的功能來發展。不知道大家是怎樣想。

(註)
今天早上跟在矽谷工作的舅舅(比我大5歲而已啦,好像)聊天過後,發現那邊的機會還是很多。只是要看自己要怎樣去把喔。也聊到很多有關創業跟工作的不同,或是加入所謂的Venture-backed Startup的心理準備。雖然自己沒有什麼傲人的track record(應該算是幾乎沒東西吧)或是什麼驚人的學歷,不管怎樣也許自己的人生就是需要再去闖一下。但是還是很感謝他給我了一點新的想法。有時候感覺真的很奇妙,自己已經有很多想法,但是跟新的人聊天又會讓我有更多的靈感。

還記得過去的哪個她說,

「你為什麼不在台灣或是加拿大好好的找個大公司工作就好,幹嘛一直要去到處找機會。」

老實說哪句話我想了好多年都還沒想出一個答案。也許我一輩子都不會想出哪個答案,但是不管怎樣,一生只有一次,很多時後不做就會後悔。

下午的時候跟里歐大哥喝咖啡也講出了類似的話,他自己也有所計畫,而西恩潘也有所計畫。但是西恩潘提出的就是,在過去大學畢業的時後,大家的目標都差不多,找份好的工作先做。現在呢,每個人都有不一樣的想法了。在社會大學上了幾年的課,每個人的人生觀都有所改變。不管是對於工作,感情,或是其他相關類似的東西,都是會被影響。有些人開始追求家庭,有些人想要繼續拼,但是不管怎樣都應該尊重每個人的想法跟看法。因為不管怎樣這是每個人的選擇。

至於西恩潘自己的下一段故事到底會怎樣寫下去呢,連我自己都開始好奇起來了。不管怎樣,也只能硬著頭皮的繼續走下去。今天是2月29日,也希望大家好好的珍惜這個奇妙的一天。

2008年2月28日

愛情,緣份還是巧遇 (IV)

「那麼晚,你不會還在工作吧。不然怎麼我才email給你,你就看到了。」

「剛剛才開完會,剛好看到妳的email,想說先跟你約好。」

雖然很想繼續的跟她聊下去,但是知道已經晚了而且也很煩。想聊明天再聊還來的及。

「看起來也已經晚了,我們明天見面的時候再聊吧。」我最後對雅婷說。

「好啊,那你也早一點休息吧。不要工作到太晚了。」雅婷貼心的說。

「See you tomorrow night then!」



掛上了電話,看了一眼手錶。想不到都已經快要11點了。沒有想到已經哪麼晚了,回想起剛剛的哪個會議,哪個巨大電子的投資案,一天前我還在台北,現在已經坐在LA的辦公室裡面。到現在一切都感覺好模糊。

「不管哪麼多了,先回家再說吧。」

在半夜的10號公路上,感覺整條路都很空曠。不知道為什麼,今晚的空氣跟往常都不太一樣。在這個春天的夜晚,連自己的心情都異常的的好起來了。也許是因為不用跟大家塞在路上,而是可以小小的飆車一下。也好久沒有操一下這台Porsche 911 Turbo,一不小心就踩上了100Miles/Hr。心理知道很有可能會被公路警察拉下來,但是不知道怎樣,今晚想要好好的放鬆一下。

在熟悉的交流道下來,突然想到打給自己的好兄弟Frank,不知道哪麼晚了他睡了沒有。

「Hello!」一個半夢半醒的聲音從另外一端傳出。

「Hey Frank, it's me Steve. You sleep yet?」

「Bro, it is close to midnight. What the hell is going on man? 你有沒有搞錯啊。」

Frank,算是我認識很久的好兄弟。在大學同學到一起創業成功後現在自己負責天使投資。這樣的革命感情讓我可以什麼商業決定都可以跟他好好的討論。

「有些事情想要跟你討論一下,不知道明天中午有沒有空。老地方見。」

「明天早上再說就好啦,幹嘛哪麼晚還打給我。不會是感情問題吧。打的哪麼急。」

「拜託,都幾歲的人,還哪麼晚打給你講感情問題。你不要開玩笑好不好。」

「Who knows? Same place tomorrow at noon. See you tomorrow!」

「See you tomorrow!」



嗶~嗶~嗶~~

在桌上的黑莓手機又響了,看到外面都天亮了,也不知道現在是幾點了。只知道昨天晚上不知道是時差還是怎樣,一直都睡不好。也不知道是幾點才睡著,只知道躺在客廳一直看電視到一不小心睡著了。

嗶~嗶~嗶~~

看到是Susan打給我,不知道是發生了什麼事情。

「Morning,Susan。有什麼事嗎?」

「Steve, it is almost 12. 一點都不早了好嗎!」Susan用叮嚀的口吻跟我說著「你今天到底會不會進來啊。」

「ah! It is almost 12. 我看下午才有可能進來。等一下中午跟人有約。有什麼重要的事情嗎?」

「John剛剛有打電話過來找你,但是我跟他說你外出晚一點再回call。」

「沒關係,等我下午到辦公室再說吧。」我想了一下「幫我定一下今天晚上的餐廳,兩位,Boa Steakhouse in Santa Monica。電話你應該知道吧。確認後email給我就行了。Thank!」

「好,等一下定好給你。今天晚上要跟誰去哪裡約會去啊?」Susan像個小女孩似的問我「才剛回到就有約會喔。行情真的很好喔。」

「妳就不要問了,趕快去處裡吧。」

有時候我跟Susan的關係比較不太像老闆跟秘書,倒是有一點像是哥哥妹妹。但是這個女生的能力蠻強的,所以未來應該是一個可以培養的人才。也不是時間來想這件事了,午餐跟Frank還有約呢。



「Frank, sorry that I am late. The lunch is on me.」我不好意思的跟Frank說著。

「拜託,這餐哪麼小還算你的。也不請吃大餐還是什麼的。」

這間位於Monterery Park的餐廳充滿了回憶,當我跟Frank還是窮學生的時候沒事就會跑來這裡吃飯。一對台灣老夫婦開的。都不知道已經多久了,但是因為很隱密,而且很少外國人會來,所以通常我們兩個都會選在這裡聚餐,順便敘敘舊。

「不要這樣說啦。」

在跟老闆快速點了兩碗牛肉麵跟一點小菜後,等老闆走了,

「不浪費時間,我直接切入重點吧。」我認真的說著「還記得上次我跟你提過的哪個在台北的投資案嗎?」

「你是說哪間做無線設備的製造商,需要資金注入才能夠繼續營運下去的哪間嗎?」Frank突然比較小聲的跟我講「我還記得啊,但是你確定要在這裡討論。到處都是台灣人喔。」

「沒關係,因該是沒什麼問題。但是我想我們應該是不會投資了。昨天我的合夥人已經跟我攤牌了。」看到Frank小聲起來,我自己都小聲起來了「還記得我跟你講過的問題嗎,台灣的銀行不讓外國投資基金過度舉債,導致我們這端需要拿出更多的資金。使得我們未來的投資報酬率相對的低。」

「但是應該不太可能因為這個問題就不投資了吧,其它的合夥人還有什麼顧慮嗎。」

「另外一個顧慮就是,以台灣現有的市場,這種投資要出場很難。下市後上市的模式在台北還不是很流行。至於賣給其他的大廠,看起來也不是很流通。加上我們的合夥人對於台灣的市場也不是特別熟,如果沒有我的介入,我想不可能會到台灣投資的。」

「如果說兩三年後,重整沒有成功,搞不好整個基金都會倒掉。這就是其它合夥人最大的顧慮。因為沒有辦法用很高的Leverage。搞不太定台灣的政府跟金融機構。」

「那你現在的選擇是什麼呢?」Frank顧慮的說著。

「放棄或是離開...」

「我想也是,」Frank看望著桌上的小菜,喝了一口可樂「你自己對這個投資案有多少信心。」

「老實說,雖然自己也研究了六個月以上,但是畢竟台灣這個市場還不是很熟悉。不知道所謂的高科技LBO模式可行嗎?」我嘆了一口氣「如果叫我自己投資這個案子,應該也沒辦法募到哪麼多資金。沒資金沒辦法入場啊。」

「那答案不就是很明白了,不要去想太多了吧。做這個行業本來會碰到這樣的事情。投資案來來去去,但是自己要守住自己的本分啊。」

「我再好好的想一想。」

未完待續...

(註)
昨天已經寫好的文章,但是因為懶的發。所以一直到今天早上才決定要發佈。自己寫到最後自己都有一點卡在這個劇情裡面了。慢慢的發現到底是現實生活還是虛幻,也許寫小說就是這樣吧。不管怎樣希望大家喜歡。

Crocs,用科技去看傳統產業

最近幾年除了所謂的3C產品像是iPod或是PSP或是其他類似的商品很熱門以外,其實還有一樣讓西恩潘自己都有一點嚇到的,哪就是Crocs的鞋子。如果你沒有聽過,或是看過所謂的Crocs,你可能有看過只是沒注意到而已。這間公司推出的產品,用最白話的語言來形容,只是所謂的某種塑膠射出的鞋子。但是因為其設計,使用了很亮眼的顏色,好看不好看就是見仁見智。跟其功能性,當穿在腳上的時候會有種被包的感覺。但是哪種感覺又不是哪種不透氣的塑膠感,而是通風但是暖獲的感覺。其實西恩潘自己也沒有買過一雙所謂的Crocs鞋子,因為試穿了幾次真的不太喜歡哪種感覺在自己的腳上。也不是說這個品牌的鞋子不好,只是個人感覺這是很個人喜好的產品。

而今天為什麼會突然想要寫有關這個鞋子品牌,因為經過不到五年的創業,這間美國公司已經成功的搶下了大幅版面,很多好萊塢明星都很喜歡穿。從其業績來分析,這間公司在短短的五年內已經做到8億美金的營業額,而且毛利超過50%。完全不會輸給任何一間高科技公司。

其實真正研究這間公司的歷史的話,才會發現其時一開始,Crocs只是跟一間位於加拿大魁北克省的一間製造商Finproject購買的。在2001~2002的時段,一堆北美的經銷商都來跟這間公司購買來銷售。也就是說其實Crocs這間公司也不是第一個想出這種設計的人(想不到竟然是個加拿大的公司一開始製造的啊。) 但是Crocs的主管了解如果不趕快把所謂的生產工廠吃下來,自己未來只會跟其它的經銷商一樣,銷售類似的產品。所以就在2004年正式的把Finproject買下來,改名為Foam Creation Inc

如果說Crocs最成功的地方,應該就是快速行銷跟切入生產來源。

行銷面
如果有走進Crocs的商店,或是有賣Crocs產品的商店,可以發現選擇真的很多。雖然只是所謂的塑膠射出的鞋子,但是可比把這個所謂的鞋子/拖鞋商品當成某種精品再賣,或是像是電子商品的轉換率(Turnover Rate)。利用類似西班牙品牌Zara的快速流行(Fast Fashion),讓其消費者永遠感覺不同樣的新鮮感,不管是每六個禮拜就轉換一次,或是快速創造不一樣品牌的鞋子。光是從4Ps去思考Crocs,可以看的出來其實這些人對於消費者的喜愛下過功夫

Price
從價格去看,USD30~80似乎是切入了比拖鞋貴但是比鞋子便宜的市場。如果說高檔的拖鞋Birkenstocks要賣USD80+,而像是Nike跟Addidas的塑膠拖鞋要賣USD30+,這樣似乎市一個消費者可以接受的範圍。但是可怕的地方就是,看起來這些鞋子的成本絕對不會高過Nike的拖鞋,也因為這樣才可能產生哪麼高的毛利。

另外一點應該就是其價格點,把這個品牌的等級跟其他所謂的塑膠鞋切割出來。利用所謂的高科技塑膠的宣傳,來讓消費者願意多掏錢出來購買這個的產品。

Product
所謂的高科技塑膠鞋,老實說西恩潘自己是不太知道到底是不是什麼高科技,但是應該是某種塑膠。只是過去可能沒有人拿來生產一體射出的鞋子,西恩攀枝到很多人會說Crocs穿起來就是特別輕,也就是說一開始魁北克哪間公司應該是有想出一種新的塑膠料可以產生這樣的功能。

Place
快速的舖點,現在已經超過90個國家可以買到所謂的Crocs。也就是說這間公司在創業五年就已經高度國際化,讓所有的消費者都有機會買到所謂的Crocs。如果買不到也可以在網路上直接購買,所以創造了B2C的商業模式。

Promotion
不管是所謂的總統鞋(布希總統穿)或是所謂的明星,可以了解Crocs透過有名人士來做大方面的廣告遠比透過不一樣的平面媒體創造更多的穿透率(Penetration Rate)。另外一點就是透過家長/小孩來作整體的銷售。很多小朋友不太喜歡穿鞋子,但是Crocs的設計(顏色跟功能)會讓很多小朋友願意來穿。其設計上面的特殊點,不管是顏色或是設計,都是會讓人有不一樣的感覺。加上很多認為對於休閒有極大興趣或是生活雅痞,特別接受這樣的改變。


從財務面來看Crocs就可以了解這個公司的成功,從過去五年的營業額,從0成長到8.5億美金,單單這方面就已經很嚇人了。去年的EBITDA有超過2億美金,這算是一個後勁很強的企業。單單從年成長率超過100%以上就可以看出來還算是成長型的公司。

或是從其股價來看,就可以發現到底這算是一個鞋子公司,或是一個創意公司。

(可以看到Crocs股價最高爬到快要USD80,但是又快速的往下衝。因為庫存過高,導致市場快入反應賣空。難道市場感覺Crocs的成長已經極限了嗎? 還是這樣的高獲利率在2008已經沒辦法看到)

寫到這裡,其實我發現這間公司跟過去西恩潘分析過的成衣公司,Lululemon有高度類似度。一樣都是靠某種產品起家的公司,切入了大型品牌沒看到的產品。不管是Lululemon的Yoga衣物,或是Crocs的塑膠鞋,代表就是,市場有多飽和,只要找到自己的利基市場(Niche Market)。都有可能創造出一個新的創業機會。當然也不是說Crocs沒有任何競爭對手,不管是現在的加拿大公司Holey Soles(原本也是跟同樣的生產商拿貨),或是像Nike跟其他品牌的公司,只要這個市場夠大,相信一定會有更多品牌商進場。(所以到現在Crocs跟Holey Soles都還在打官司,因為Crocs不想要讓Holey Soles銷售一樣的產品。至於到底誰對誰錯,相信每個人內心都有一把尺。)


也許很多人現在一定會想起,在大賣場跟其他商店可能看過Crocs的仿冒品,只賣Crocs的1/5的價格,但是從行銷人的角度來看,自我品牌還可以保護自己,除非仿冒品可以做出一模一樣的質感。


今天的結論就是,創業家可以靠所謂的利基市場起來,但是等到市場已經成熟後,到底下一個出路是什麼。難道只能走入所謂的一代拳王的宿命(One Trick Pony是英文的講法),或是被大公司併購。如果沒有辦法再找到下一個產品,也許可能過幾年後這個品牌會慢慢的回歸正常,再也沒辦法保持過去的成長。也就是所謂進入產品生命線裡面的成熟萎縮期。不管你是在哪個產業,一定會碰到這樣的瓶頸。也使得需要有再度創業,或是在尋找另外的市場來創造下一個成長。如果大家好好的思考過哪個企業週期圖,幾乎每個在每個產品成熟後,就需要再去尋找下一個企業週期。

2008年2月27日

大娘水餃,不一樣的連鎖創業?

已經不記得第一次聽到大娘水餃的時候是哪時候,上海,無錫還是蘇州。很多人在台灣或是北美可能都沒聽過所謂的大娘水餃,而西恩潘第一次聽到這個名字都感覺有一點土土的,又很可愛的樣子。但是相信大娘這個名詞應該也只會在中國會使用。在過去幾個月裡,寫了很多有關高科技,或是網路的創業,但是好像從來沒有寫過有關服務業特別是吃的這個行業。也不知道是為什麼,可能是西恩潘自己對於這個產業也不是很懂,所以也不敢在哪裡「關公面前耍大刀」。因為個人知道對於這個行業的專家實在太多了,所以西恩潘沒有必要在哪裡提出自己的想法。今天會寫這篇就是因為想要點出,有時候如果想要利用連鎖加盟的方式,量,市場,特色跟營業模式是一個很重要的因素。就讓西恩潘來好好的提出為什麼會這樣說。

先拿大娘水餃來當案例好了,一間1996年在中國江蘇常州的中餐店,靠著東北的水餃,跟外賣的策略。竟然可以再短短的十年的時間創造超過400間的加盟店。如果你問我大娘水餃有什麼特別的,老實說西恩潘自己說不太出來。吃過幾次大娘水餃,不管是在上海或是蘇州,感覺都有一點不太一樣。當然啦,不是每個人都覺得大娘水餃感覺到好吃,但是今天就是要分析一下,到底為什麼這個所謂的大娘水餃可以創造出一種不一樣的餐飲模式。

1. 品牌優勢 (餐廳 + 超市通路)
大部分當我們看到去所謂的水餃或是鍋貼店,都是因為便宜方便。但是大部分我們看到的店家,很少會利用自己的品牌優勢,把自己的產品推廣到不一樣的通路。不知道是否因為大家感覺到外面吃很方便,還是因為價格的問題,根本很少看到「四海遊龍」的鍋貼在超市或是大賣場找到。雖然很多人都認為它們的鍋貼很好吃,但是竟然沒有利用自己現有的品牌價值,來進入冷凍市場。

相反的,大娘水餃在創業五年後就了解單單靠開加盟店沒有辦法快速的擴展市場,而自己推出了冷凍的大娘水餃,而走入了超市通路。這也是行銷學講的所謂的品牌產品線增加(Brand Category Extension)。這也是要看個人的觀念,如果你個人認為餐廳賣的水餃跟超市賣的冷凍水餃有差異的話。但是不得不否認的就是,這也是要看經營者自己的策略學。

很多人可能會覺得如果沒有量,怎麼可能自己去生產冷凍水餃。但是沒有想到的就是可以找大廠來代工,如果一個品牌已經有相當的忠心度,剩下的就是品牌經營,而非靠生產來創造價值。也因為這樣,讓西恩潘發現其實連鎖的創業,也可以很現代化。

2. SOP,SOP,SOP
很多人感覺吃的產業,算是一個小額創業。既然只有幾個人沒有必要把所謂的標準作業程序(Standard Operating Procedure)好好的做出來。但是如果很多有真正的觀察過的成功的連鎖跟一般小店,差異就在標準化。其實SOP這個觀念在企業界已經等於是必備的,但是很多時候很多創業家沒有真正的去思考到底什麼需要標準化,什麼需要有彈性。

但是真正的想起來,SOP就是等於基本功夫。如果基本功夫沒有打好,一個再怎麼好的連鎖系統都有可能破功。特別是像中國的這種廣大市場,該要怎樣才能夠讓東北的水餃吃起來跟廣東的水餃口感都一樣,如果沒有良好的訓練系統,很容易垮台。

另外一個案例就是所謂的星巴克跟麥當勞,為什麼這兩間哪麼注重SOP。如果你去看麥當勞的員工訓練,就會了解為什麼其實這根本不算是餐廳,倒是比較像是一間漢堡工廠。因為只要你看的懂書,每個人都會做漢堡。還有就是今天晚上全美的7100家星巴克決定提早關門三個小時,因為要做全美的員工訓練。雖然看起來是個噱頭,但是可以發現即使員工流率高的餐飲業都需要強而有力的訓練。

3. 中式速食(快餐)
通常我們想到速食(Fast food),大部分都想到所謂的麥當勞或是KFC,但是從來沒有想過搞不好東方小吃也可以做出乾淨快速的餐飲。最近在中國看到了很多品牌認真的想要走出這樣的一條路,大娘水餃也算是,但是還有就是在北方的加州李先生牛肉麵。其實西恩潘個人去吃了幾次,也發現這可能是下一個出路。

如果來回分析就可以了解,不知道是否因為東方食物跟國外食物的差異性,還是因為人的生活習慣,很少有很成功的亞洲食物的連鎖店。大部分的感覺可能是因為東方食物比較雜,沒有辦法像是西方的哪麼單純。但是如果從這個角度來看,其實鍋貼跟水餃或是牛肉麵都是很有可能做出這樣的感覺的。

其中問題應該是速度,味道跟整潔度應該是大部分東方食物無法整合為速食店的可能性。但是看到在美國,所謂墨西哥食物的Taco Bell都可以走出自己的路(真正的墨西哥人不認為哪是真正的Taco),也許東方的小吃也可以在全世界發光發亮。(如果你要跟我講Panda Express也算是成功的亞洲快餐,那我也無話可說。品牌是很成功,但是未免太西方了。)


寫到這裡其實也搞不懂今天到底寫出的創業模式是什麼,因為這只是過去幾年西恩潘從北美到中國看了哪麼多間連鎖餐飲思考出來的一點想法。想說如果套用出一種新的模式,想要在這方面創業的人可以走出自己的一條路。當然啦,西恩潘也不是說每個人想要做餐飲的一定要去弄到哪麼大,想到哪麼大,只是說這是一個可以思考的方向。很多人可能不知道全世界的速食市場大概有3000億美金,麥當勞這個巨人全世界也才抓了不到10%的市場。也就是說其實機會還是很多。

回歸到大娘水餃,已經看到進入了澳洲的市場,搞不好哪天也會進到北美來。如果可以把自己的品質好好的做,品牌形象推廣進入主流市場,或許在不久的未來會看到一個世界級的亞洲速食品牌呢。

(註)
如果你覺得西恩潘今天寫很亂七八糟,那我也沒辦法。因為突然在路上想到這個主題,感覺還蠻有意思的。不管怎樣,世界上可以創業的行業實在太多了,點出幾個想法也只是想要讓大家思考看看。如果有興趣的人可以自己去研究一下。

不管怎樣,我總不能一直都寫有關科技,網路或是製造,偶而總是要寫一點不一樣的產業跟思考模式。如果你不喜歡今天的文章,那就去看看過去寫過的文章吧。最近稍微回去讀讀看過去寫的,才發現自己過去怎麼可以寫哪麼東西,連我自己都嚇一跳。

兩天前去練習場打球,才發現幾個月沒打。整個人都快要散掉了。不知道是否為去年調整過自己的姿勢,頭幾球完全失控。打到自己快要發瘋了。但是想不到打掉半桶後才慢慢的恢復水準。自己也不懂到底是怎麼回事,應該是不習慣吧。但是最近天氣看起來還不錯,週末應該可以去打打球了。

2008年2月26日

愛情,緣份還是巧遇 (III)

開進了哪個熟悉的停車場,可以看到所有的人的車都在自己的停車位。看起來那麼晚了大家都還沒有回家,有種不好的預感突然出現在腦海裡。也許是自己想太多了吧,還是因為太累了。現在也不是想東想西的時刻,把車停好在自己的車位就準備進辦公室了。

「Susan, 妳知道大家為什麼那麼晚了還在辦公室等我嗎?」我故意用中文問她。

當所有的合夥人一開始要請自己的秘書的時候,我就故意選了一個懂的英/中文的秘書。Susan,7歲就已經從台灣來到LA移民來的小留學生。才從南加大畢業沒有多久到現在都還很努力學習的女孩,有時後找一個會講中文的人畢竟比較方便做外部聯絡。

「Steve, 你終於到了。我真的不知道。但是我看你最好趕快進去,大家似乎想要找你討論台灣的哪個case。」

自從兩年前籌了我們的第一個fund之後,就還沒感覺到這樣的氣氛。沒想太多就走進了旁邊的那個不是很大的boardroom。

「Hey guys, what’s going on?」我試著擠出一點笑容。

「You better take a seat, Steve」John拉了一張椅子在他的旁邊。

除了John以外,Charlie跟Dale都已經圍在會議桌旁。除了John是我過去的主管以外,其實我跟Charlie跟Dale都不是特別熟,但是因為這是John找來的夥伴,所以當時的我也沒有特別注意。

望了Charlie一眼,一個50歲左右的標準美國佬,過去是某大型投資銀行的主管,負責過很多特殊的併購案,而專長就是找買主出場,專注投資線上媒體產業的公司。

而坐在他旁邊的Dale,韓裔美國人,也許就是人講的ABK吧。過去在矽谷工作多年,負責電子硬體產業,也因為會講韓文,所以大部份投資矽谷跟韓國的公司。

John,我過去的主管看起來像個仁慈的北北,曾是灣區某知名創投的創辦夥伴,也因為後來在不同樣的創投公司,所以有哪個機會成為我的主管。一直到現在這間新的投資公司,他才把我拉進來成為Junior Partner。一直以來都很感謝他給我的這個機會。

而我,一個經歷過所謂的Venture-Backed Startup公司的創辦人之一,後來也跳入天使投資跟創投,到現在加入了這間高科技私募基金。利用大部分的科技公司營業已經成熟,或是經營不良,而使用LBO來進場買入這些公司。重整後,再想辦法賣給其他的公司。大部分的LBO模式都是利用傳統公司現金流比較穩定,但是John慢慢發現其實很多科技公司的現金流已經不會輸給傳統公司,所以發展了這個新的business model。

而這間私募基金就是由這四個人合夥的,但是John跟Charlie算是Partner,而我跟Dale因為經驗不足,所以只能算是Junior Partner。

「How was your flight?」Dale突然開口問我。

「It was all right, thanks.」老實說我很想要回家,但是還是要問「What's this meeting about?」

「I am going to be straight with you. You know I never like to play this wishy washy game of words. 」John接著說「We are all concerned with your recent deal in Taiwan. This deal have the possibility to take down the whole firm. Therefore...」

「What!!, I been working on it for the past 6 months. Now you are telling me that you guys want to back out from this deal.」我歇斯底里的說著。

「Take it easy Steve, John was just trying to give you an honest analysis.」Charlie看著我說著。

「You guys can't be serious right. We spent so much time and money on studying this deal, you are telling me to back out now.」我沉默了一下,接著說著「What are my options?」

「You can either back out from this deal immediately. 」Charlie邊看著桌上的咖啡杯邊說著「If you decide to perceive with this deal, we will need to cut all ties between this firm and this deal. You will be on your own.」

「What you are telling me now is that if I don't drop this deal, I am out.」我有氣無力的說著。

「Something along the line of that.」John接著說著。

原來大家急著找我開會就是要逼我,從來沒想到共事兩年多,大家似乎翻臉像翻書一樣。

「Let me think about it first, I will get back to you guys in two days.」



「你還好吧,臉色怎麼那麼沉重。」Susan關心的說著。

「沒什麼事。」我看了一下牆上的時鐘。「我看妳趕快回家吧,也很晚了。我今天可能會晚一點再走。」我對著Suan說著「順便把這個東西帶回家吧。也不知道該買什麼,所以順手抓了一個東西。」我拿著從台北帶回來的小禮物給Susan。

「啊,你怎麼哪麼好。但是哪麼小會是什麼東西呢? 你確定你自己沒事就好。那我先走了,謝謝你的小禮物囉。剛剛想說等你們開完會我再走。怕你開完會會有什麼吩咐。」

目送著Susan離開,我也走進了自己的辦公室。躺在沙發上,想著剛剛的哪個會議,真的感覺很差勁。已經知道大家是不會支持我的,其實退出這個案子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因為台灣到處都是類似的投資案,問題是在台北談判的時候已經口頭上答應巨大電子的唐董事長跟王總經理我們一定會投資。如果現在不投資,那我以後在台灣的信用不是等於破產。對於才剛開始在台灣找投資標的我,也會是一個不小的挫折。

從櫃子裡面拿出了珍藏的Johnny Walker Blue Label,幫自己倒了一杯。Whiskey香純的味道,讓我突然感覺好累好累。正當我想要閉上眼睛好好的睡一下,

嗶~嗶~嗶~~!!!

從口袋裡掏出黑莓手機,

「Steve,不知道你在忙嗎。但是你剛剛把你的外套忘在飛機上了。看你是要我寄給你,還是明天拿給你。雅婷 310-410-4000」

我轉頭看了一下放在角落的行李,好像真的少了一件外套。原本多帶了一件外套,但是因為在台灣的時候真的太熱了,所以一直隨手帶著。想說LA可能比較冷,所以剛好帶上飛機想說下機可以穿。

順手抓起了手機,就打了過去。嘟~嘟~嘟~~

「Hilton LAX, how may I help you?」櫃檯小姐親切的說著。

沒想到會是酒店的電話,這要怎樣去找到她的房間啊。

「I would like to find a guest name, Ya-Ting Kuo with China Airline.」我硬著頭皮說著。

「Wait a moment sir....嘟~嘟~嘟~~」

「Hello!」那個親切的聲音在另外一端響起。

「雅婷嗎,我是Steve。妳應該還沒睡吧。剛剛看到妳的email,想說打給你跟你約拿回我的外套。」

「我還沒有睡啊,應該是時差吧。你哪個外套現在在我這裡,看你要我叫公司快遞給你還是怎樣。」

「沒關係,我看我明天再跟妳拿好了。 晚餐有空嗎,不然一起吃吧。」

「我兩天後飛,明天晚上應該是可以。那要怎樣約呢?」

「明天晚上六點我去載妳吧。好奇的問一下,妳們空姐哪麼晚時差不睡覺都是在幹嘛啊?」

不知道為什麼,突然想要跟郭雅婷哈拉一下。可能是壓力真的太大了,還是自己已經醉了。

「沒有啊,就是上上網跟朋友聊聊天。不然就是看看DVD。為什麼問? 還有你那麼晚怎麼還會看email。剛剛會email給你就是因為不想要吵你。」

現在想起來這個郭雅婷還是蠻天真的,不知道為什麼感覺跟她說話還滿有意思的,讓我越來越好奇。

未完待續...

(註)
過去幾天很多人問我到底這篇長篇連載要寫多久才會寫完啊,讀到最後都已經有一點厭惡了。聽到都有一點傷心。難道大家那麼沒有耐心嗎。也因為這樣所以讓我開始動手寫。但是也因為需要趕著寫,晚上也越來越少自己的時間了。

不知道大家讀了這篇的感覺怎樣。想一想可能會每兩天就發佈一次。如果大家感覺西恩潘的小說還蠻有意思的。給點鼓勵吧,如果你覺得蠻差的,也給一點鼓勵跟建議。不管怎樣,希望大家喜歡。

EA惡意併購Take-Two,巧合還是未卜先知


今天一大早看的這篇新聞的時候,老實說西恩潘差一點大笑三聲(最後只有暗地偷笑幾次),"Electronic Arts offer $2 billion for Take-Two"。不知道讀者還記不記得,在去年12月的時候,西恩潘有拿過一堂Merger & Acquisition的課。雖然哪個教授真的蠻爛的,但是最後一個項目真的是很有意思。哪個教授給大家一個機會,想像你自己是一個上市公司主管,如果要併購另外一間公司,你會併購誰。因為其中一個組員提到我們為什麼選當地公司Electronic Arts(其實EA也不是溫哥華的公司,是矽谷Redwood City的公司),但是西恩潘其實當時想到如果是做EA就已經有幾個不錯的目標。當時的選擇就是三間,Vivendi Games,Take-Two Interactive跟Activision。如果有興趣的人可以回去讀之前的那篇文章,"Activision Blizzard, 只是時間的問題"

那時候在經過多次跟組員的辯論,有些人認為我提到的這三間都不可能會是EA的目標。因為EA已經是全世界最大的遊戲發行公司,從他們的角度來看沒有必要去併購其他的遊戲公司,只要跟這些公司合作就好。在兩年前,西恩潘個人對於遊戲開發這個產業也不是哪麼了解,但是經過多次研究,才發現原來分成兩種公司,開發商(Develpers/Studios)跟發行商(Publishers)。像是EA這種規模的公司已經從純開發商演變成發行商,也就是自我有開發遊戲也有幫其他的開發商行銷發行。當然啦,開發一個遊戲對於一間遊戲公司講起來開銷是很大的,如果可以只做發行跟行銷,相對的風險也比較小。也就是為什麼現在很多大型的發行商,已經慢慢的轉型成為投資/行銷遊戲的公司。對於不錯的小型開發商,這些所謂的EA跟Activision大型遊戲公司就會出手投資來得到未來的發行權。

其實西恩潘當時對於EA的第一選擇就是Take-Two,因為這間公司的Grand Theft Auto遊戲已經成功的打入遊戲市場主流。而且不一樣的地方就是,EA發行的遊戲都是比較家庭跟運動的,但是GTA走的是暴力跟血腥。雖然從形像來講,EA不應該跨入這樣的遊戲。但是不得不否認,當自我市場已經飽和的話,不走這樣的路線是沒有辦法的。當時我提出的原因就是如下,

1. Grand Theft Auto(橫行霸道)遊戲系列

如果大家好好的觀察遊戲市場,其實每一間公司都有自己拿手的幾款遊戲。沒有一間公司可以成功的霸佔所有的遊戲市場。例如EA特別就是自己的運動遊戲,Vivendi Games就是Warcraft,而Take-Two Interactive就是GTA。單單這個遊戲一年可能就可以產出超過Take-Two這間公司超過一半的業績,差不多有上億美金。加上其熱門程度來說,EA就可以利用交叉行銷來提升其銷售量。

加上如果真的要讓EA自行開發,或是投資其他小型的開發商來進入這個市場,會不會成功都是一個問題。用一個簡單的案例就好了,世界上最成功的線上遊戲,World of Warcraft,一年可以有超過10億美金的營業額,代表這個團隊已經成功打出自己的名號。但是其實很多人不了解的就是,從這個團隊已經跳出去三間公司以上,製造線上遊戲,但是相信很多人都沒有聽過。

這代表的是什麼,一個成功的遊戲,已經產生了某種效應,代表即使把團隊挖掉或是跑掉,不代表一定可以做出一個更成功的遊戲。因為遊戲不單單的只是靠美麗的畫面,或是酷炫的3D,劇情其實也是一個很重要的基礎。也就是說,要怎樣製造一個全新的劇情,將會是一個遊戲成功與否的地方。這也就是為什麼西恩潘原本認為EA應該要併購Take-Two,搶下一個成功的遊戲系列。

2. Take-Two Interactive的價值

一直到EA提出這個併購案,其實Take-Two Interactive的價值都是被低估的。一年有10億美金的營業額,但是其市值也差不多只有10億美金。因為過去兩年Take-Two都在準備今年四月的新GTA遊戲,代表著其實很多投資都是進入了這個新遊戲的開發,造成輕微的虧損。也就是說,EA的20億美金的offer,也只是2X 營業額。即使用EBITA Multiple,也最多8X,以這種遊戲公司來講算市還可以接受的。

(可以看的出來,最近Take-Two的股價都不怎樣,但是一直到今天這間公司的股價一飛沖天)

如果EA可以趁這個時候進場把Take-Two Interactive吃下來,那也就有可能在新款的GTA出來的時候,高速成長業務。單單只要這個新遊戲可以成長30%的業績,那也就夠讓EA慢慢的把這個併購案合理化。

3. 整體遊戲市場

其實講到整體遊戲市場就是等於講外在環境,如果大家認真的注意其他的遊戲公司,整合已經只是時間的問題。不管是原本提到的Activision Blizzard或是EA可能買下中國的The9,這個市場已經進入了整合的時代。特別是現在遊戲機/PC/線上遊戲的市場已經成熟,所以如果沒有能夠在每個平台通殺的本事,根本沒有競爭的機會。

更可怕的就是,線上遊戲公司在最近幾年的串起,韓國的NCSoft中國的上海盛大,這些都是會讓北美跟歐洲的傳統遊戲公司害怕的幾間後起之秀。(台灣的遊戲公司真的要加油了)。也就是說,在北美整合速度只會加快來防禦亞洲或是新興市場的競爭。

加上整體遊戲市場成長速度已經緩慢下來,以一年10%的整體成長速度,沒有整合很難創造成長。但是有趣的地方就是,線上遊戲一年成長超過20%,也就是單機遊戲的成長速度真的已經很緩慢了。

寫到最後,今天不是要講西恩潘有多神可以提早看出併購案,因為我一點都不神也不利害。而是想要提出,如果好好的觀察市場,其實都有很多端倪。但是最後不管怎樣還是要繞回創業觀,其實今天EA會提出這樣的策略,也是跟防禦有關聯。因為自己的對手已經在去年年底出擊了,如果EA還是坐以待斃,最後也只會讓其他人超越自己。但是單單靠自己投資不同樣的小型開發商,哪樣的風險跟時間點沒辦法擊退競爭對手,最後能夠做的就是先把競爭對手弄少,不管是透過合作或是併購,對於創業或是經營來講都是一個不錯的策略。如果對於這個策略有興趣的人,可以再回去讀讀看過去西恩潘寫過的,"不一樣的電梯理論"。讀讀這篇過去寫的搞不好會給你一個不一樣的想法。

當然最後還是跟西恩潘的組員說,現在看回來真的很好笑,想不到幾個月前我們還在哪裡分析討論的案例,真的在現實生活發生了。這也代表了其實我們的想法跟決策一點都不會輸給這些大公司的主管。


(註)
今天中午去跟同學大叔吃飯,談了一下未來該走的路,跟其他創業的想法。看起來大家的方向似乎都不太一樣。也因為這樣我想自己還是需要走自己的路。對於大叔來說,留在溫哥華是一個很重要的一點,但是對於我而言,倒是跟他相反。不管怎樣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選擇,因為畢竟都是自己的人生。

其實想到這裡,才發現,兩個人都是單身,但是都沒有談到家庭或是感情,是否因為大家都是在思考自己未來的出路,所以根本沒有時間去想這件事情。算起來大叔完全不緊張的心態,是比我還要冷靜多了。

自己也許已經知道自己要怎樣去做了,剩下的就是執行。如同上次我寫過加拿大2nd Cup的創辦人,Frank O'dea說的,要成功也只有三個字,Hope(希望),Vision(願景),Execution(執行)。太多人把握了頭兩個字但是永遠都沒進行第三個字,執行。跟大家分享了這一段話,希望可以幫到你。

2008年2月25日

增加附加價值,先從產品包裝跟設計做起

不知道大家猜的出來上面哪張照片到底是裝什麼的。認真的猜一猜,看看到底一個那麼特殊的盒子,可以用來包裝什麼東西,水果,電器,飲料,還是什麼東西。猜出來了嗎,還是猜不出來。老實說當西恩潘第一次看到這個盒子的時候,我也是猜了半天也想不出來。如果你猜的出來,那你真的是很厲害。如果猜不出來,西恩潘就在這裡解答一下,

答案就是,「粽子」。你沒聽錯,就是粽子。就是哪個要用葉子包的糯米飯,或是平常在巷子口可以買到的「燒肉粽」。現在的你可能在想,這應該是某個台北的店想出來的包裝噱頭。也不知道是哪個年輕人可能想要創業所以做的包裝,或是某個大公司,例如新東陽或是統一。但是答案都不是,卻是一間位於新竹縣新埔鎮的粽子店

寫到這裡大家可能還是摸不著頭緒西恩潘到底今天想要談什麼。難道今天是要講台灣的粽子包裝多好,或是這些粽子有多好吃或是大家都該去捧場。(是真的滿好吃的,西恩潘自己就吃了五粒) 重點不是這裡,而是這間位於台灣人所講的鄉下(新埔鎮)的店跟產品(粽子),怎麼也會有所謂的產品包裝跟設計的思考模式。

(這樣的盒子,包裝的就是一堆粽子。如果你說這不是創意跟設計,我不知道該稱這為什麼)

相信大家一定都有認真的注意到,現在有單一產品來銷售已經沒什麼特別。30年前,製造商只要把產品努力生產出來就可以開始賣,而現在呢,一個產品缺乏包裝跟設計不要說銷售不好,可能連賣都賣不出去。從最簡單的,吃的東西到用的東西,連現在虛擬線上網站都需要包裝。不管你是在哪一個產業,如果想要走不一樣路,想要進入所謂的藍海,一定需要某種設計,來讓自己的產品增加特色。也因為這樣的包裝跟設計使得原本的產品有更好的附加價值。

附加價值(Value added)這個名詞跟藍海一樣,在過去幾年不管是在哪裡真的是用的很氾濫。一間公司或是一個創業家到底應該要怎樣去做,才有可能讓自己的產品增加附加價值。相信這個問題幾乎是每個商學院或是理工學院大家都在追求跟探討的。但是奇怪的地方就是,不管是讀技術,或是商的人,很少有真正去思考到底如何才能夠增加產品的附加價值。難道是增加產品功能性,還是把包裝紙弄得很漂亮,到底要如何才能讓消費者願意花錢來購買你的產品?

大家可能會好奇西恩潘為什麼會用一盒粽子來做開場白,其實我大可以用蘋果(Apple)的產品,iPod或是iPhone來介紹產品包裝跟設計如何增加附加價值。如果用哪麼明顯的案例,那還需要來讀今天西恩潘想要提出的想法嗎。其實我個人的想法是很單純,也是因為過去幾年跟很多人聊過有關這方面的事,不管是美感天身就比我好的老哥,好兄弟羅傑的好兄弟亨利(現在蔣友柏的澄果當產品設計師),過去的一起合作過的工程師跟行銷人員還是商學院的行銷教授,西恩潘真的有很認真的思考到底要怎樣去做才能建立跟增加附加價值。

而最後西恩潘其實有思考出很簡單的三點,相信每個人都有想過,但是如果好好的用這三點去分析週遭的產品,就可以發現成功跟不成功產品的差異性。

1. 實用性 (功能)
一個產品不管在怎麼樣,最重要就是實用性。單單一個設計很漂亮的產品如果沒有任何的實用性,其實跟一個漂亮的花瓶沒有什麼兩樣。不管是你看到一顆上百塊的日本富士蘋果,如果賣相很棒,但是根本不好吃一點都不甜,你下一次可能會再去花大錢買來吃或是送人嗎。

還是一雙設計很炫的Nike跑步鞋,雖然穿出去都會引起所有人的目光,但是每次穿出去都會讓你的腳長繭。你有可能下次還會花比較多錢買,會常常的穿這雙鞋子嗎。

相信這點應該是每個人都了解。但是往往很多時候當我們太專注於所謂的設計跟包裝後,都會忘了消費者會買此產品最基本的元素,那就是這東西我可不可以用上。


2. 便利性(使用設計)
當我提起便利性,很多人可能有不一樣的想法。但是以最白話的講法就是簡不簡單用。一個產品可以是什麼功能都有,但是如果根本不好用,那怎麼會讓人想要使用。最好的例子應該就是電子產品跟網站,因為這兩種東西改變的很快,所以如果不是哪麼簡單上手,很容易就會被市場淘汰。

拿一個很簡單的範例來講好了,Facebook。有哪麼多個社交網站,為什麼這個特別火紅,而且會員成長的也那麼快。使用過的人就會發現,其實這個網站設計的真的很容易上手。不管你是電腦白痴,或是網路高手,幾乎每個人只要玩兩下就可以馬上的使用基本功能。也因為這樣,出現了所謂的骨牌效應,越來越多人使用。

再拿另外一個範例,Benq-Siemens手機。今天西恩潘不是要提這手機設計不好或是怎樣,我對這個品牌沒有偏見。但是如果有使用過這個品牌的手機,應該會發現其目錄設計好像不是哪麼的人性化。撇開一支手機的外觀設計,好不好操作應該是一個很大的決定因素。

3. 包裝(外觀設計)
不管現在是做什麼產品,實體或是虛幻的,包裝是不可缺的一角。今天西恩潘不是說一個產品要過度包裝,或是用包裝來掩飾缺陷。而是要用包裝來把所謂的質感跟品質做出來。有時候一個產品也許是很棒,但是看起來不會讓消費者引起哪股購買的衝動。相信每個人走到百貨公司裡面很多時候看到一個產品都會說,

「那個產品只是靠包裝而已。」

但是不管怎樣,很多產品如果沒有哪個包裝或是設計,可能連引起你的注意的可能都沒有。也就是說如果沒有所謂的包裝,可能連檯面都站不上來。

(不知道為什麼,一堆人就是要買Sony T系列的相機)

最近幾個月讓西恩潘最深刻的例子就是Sony的消費型數位相機。在傳統相機的時代,Canon跟Nikon幾乎就是相機的代名詞。但是Canon跟Nikon沒有料到的地方就是,數位相機的時代需要的不再是跟攝影師來行銷,而是跟一般大眾。特別是年輕的女性,16~35歲,過去幾個月發現這個族群幾乎都是選Sony的數位相機。而好奇的我總是會問,

「為什麼妳們都會選Sony,而不選Canon或是Nikon?」

「因為Sony的外觀好看,也比較配啊!」

老實說,其實我應該猜的到這個答案,只是沒有想到這會是這個族群選擇數位相機的第一要素,而非拍的好不好。這個因素也讓這些年輕妹妹願意掏更多錢去買非相機廠的數位相機。


寫到這裡,這些想法都是西恩潘過去幾年不管是工作或是讀書的時候思考跟分析出來的。寫這篇文章不是說西恩潘很懂產品設計,還是我是什麼行銷鬼才(有興趣的人可以去讀Seth Godin的書,那才是鬼才)。因為外面實在有更多比我更專業的人,或許正在閱讀這篇文章的你或是妳剛好就是這方面的專家。單純會想要寫出這樣的文章就是因為感覺如果要創業或是工作,這方面的觀念一定要有。因為在現在這個時代,世界是平的,代表競爭也越來越激烈。品牌也許是一種很厲害的武器,但是如果沒有相對的產品設計跟包裝來支撐一個品牌,所謂的附加價值就不可能出現。也因為這樣,如果想要增加附加價值,不如先從產品設計跟包裝著手。

(註)
今天原本想要寫點別的東西,不要哪麼的商業的。但是這篇文章主題已經被我壓了快要兩個多禮拜,一定要好好的寫出來了。所以特別破例在禮拜天的下午寫出這篇思考了很久的文章。其實今天寫出來的重點相信每個人都知道,只是提出了幾個西恩潘自己的想法。不代表一定是對,或是一定是這樣。但是不管怎樣還是很想跟週遭的人分享跟討論。

最後再來幾張照片分享吧,



上面兩張為昨天晚上去吃的飄香番茄牛肉麵感覺算是還不錯啦。因為現在在溫哥華很難找到特別好吃的牛肉麵。



這兩張為小秘書給的星巴克的Cup Cakes,真的很好吃但是過甜了。所以不能吃太多個。

2008年2月23日

愛情,緣份還是巧遇 (II)

「好吧,我也不要為難妳了。不然妳會覺得我欺負妳。」我開玩笑的說著「不知道妳有沒有聽過私募基金,或是所謂的Deal maker。」

「私募基金,Deal maker,那是做什麼的? 我好像沒聽過這個職業。」她好奇的對我說著。

「簡單的講,就是我們會選管理不好的公司,進行併購,然後再進行改善,等到改善好再出手。」我想辦法用最簡單的方式來跟她解釋著。相信她應該也沒辦法懂我到底在哪裡講什麼。

也不知道該怎樣跟她解釋,畢竟這是一個很複雜的行業。也很難在那麼快的時間內跟她好好的講清楚。看了一下手表,

「4點30分」

想不到一聊也講了哪麼久,想一想也累了。還是改天再好好的聊一下吧。

「這是我的名片,如果妳在LA layover的時候有空的話,打給我,我們再好好的聊一聊吧。」我把一張名片遞給了郭雅婷。

「謝謝,不好意思打擾你那麼久,你一定很累吧。你先去休息,如果有什麼需要跟我講一聲。」




「剛剛妳跟哪個先生聊什麼東西聊哪麼久啊?」學姊邊準備邊問我

「喔,沒什麼事情。想說沒什麼客人所以突然好奇他到底做什麼的。」我發呆的看著哪張名片。

「是喔,妳自己小心一點。我看他那麼年輕,這種年輕有為的商業人士都不知道安什麼好心。妳不要講一講,到時候人騙了。」學姊警告著。

「不會啦,妳會不會想太多了。就只是平常的聊天。都做那麼久了,不會哪麼容易就上當了。」

也不知道為什麼,突然對剛剛這個人有很大的好奇心。是因為他的職業嗎,還是因為這個人有一種讓人沒辦法解釋的自信。不知道為什麼很少有客人會讓我那麼好奇的。但是不管怎樣,他只是我其中的一個客戶。

正當我發呆的看著手中的名片,

「妳手上哪張是什麼啊,看妳一直發呆的看著。」學姊再度開口的問我。

「沒有啦,就是剛剛哪位先生給我他的名片。只是有一點好奇他到底是做什麼的?」

「名片不是會寫的很清楚做什麼的嗎,有什麼不知道的。到底他是做什麼的啊,給妳講一下害我自己都開始好奇了。」學姊好奇的問我。

「不知道,只看到這個名片上寫著,Pendulum Capital,Steve Cheng,Partner。他剛剛跟我解釋也搞不太懂到底是做什麼的,好像是什麼私募基金的吧。」

「我想應該就是某種職業投資的人吧,他剛剛還跟我說如果在LA沒事的話可以打給他再好好的聊一下。」

「也不知道這種人是安什麼好心,還是剛剛的那句話,妳自己小心一點。不要傻呼呼的。是妳學姊才這樣建議妳。」

「喔,我知道啦。」

因為這趟的乘客也不是很多,所以算是蠻輕鬆的。也不需要做很多的服務,只是沒事端端果汁給一些小朋友。而剛剛哪個Steve也是從剛剛吃完就從頭睡到尾。一直到飛機快要降落了,才慢慢的醒過來。

當飛機停靠好後,也準備需要做下機的準備了。就當我在哪裡準備的時候,

「郭雅婷,下次有機會再見囉。」Steve輕鬆的說著。

「好,有機會下次再服務你。」

看著他慢慢的拉著他的行李下飛機,不能再亂想了,自己也該回去忙。




「嗶~嗶~嗶~~~」黑莓手機不斷的響著。天啊,我才剛開機而已。低頭瞄了一下,有幾封永遠受不了的垃圾郵件。但是有兩封從辦公室寄過來的,

第一封是我的秘書,

「Please come back to the office ASAP. Everybody has been waiting for you. Susan」

才剛下飛機都還沒回家,大家就已經在辦公室等我了。現在是發生什麼事了。

第二封是我的Partner跟Mentor,

「Better be prepared for today's meeting, this is my advice to you. John」

Be prepared for today's meeting,那是什麼意思。John為什麼會發這樣的信給我,難道公司發生了什麼事情嗎。

現在不是想東想西的時候,看起來應該要馬上趕回公司。在通過海關,到停車場拿車後,就準備往辦公室出發了。一出了停車場打了一通電話給Susan,

「Steve's office, how may I help you?」Susan親切的說著。

「This is Steve, I just got off the plan and saw your mail. What is going on?」

「Everybody has been waiting for you in the boardroom. I am not sure what is happening but they asked me to check if you are coming to the office after you have arrived in LA.」

「I am on my way, and in the mean time, try to find out what is going on?」我跟Susan說著。

在10號公路上狂飆著,思考著大家到底等我做什麼。還沒有想出來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難道是有關哪件投資案。照理說應該還算是順利啊,到底是什麼事情。不管怎樣,至少最近幾年我們在亞洲的投資案都還算是成功的。即使這一件沒有哪麼的順利,至少都不太可能會影響大家的士氣。不想去想了,還是先回辦公室再說吧。

不知道因為是洛杉磯的空氣還是時差,我的右眼皮不自主的跳了幾次。

未完待續...


(註)
昨天晚上跟自己的同學跟學弟妹一起吃飯,想說很久沒有跟大家一起聚餐了。所以主動了約了大家聯絡一下感情。選擇去了列志文的金玉滿堂吃飯,

廢話少說了,先來看照片吧。



當然還很感激吃到一半很久沒看到的小J還跑來,很感動喔。因為很久很久沒看到她了。(如果不記得小J是誰,請回去看西恩潘的MBA回憶錄第三章就知道是誰了)

金玉滿堂
1180-8391 Alexandra Rd,
Richmond BC, Canada
Tel: 604 303 1192

2008年2月22日

不要低估自己的能力,Just Do It

有時候認真的注意Nike的Slogan,「Just Do It」想出來的人真的很有意思。其實Nike想要提出的概念就是,運動就是做了就對了。想那麼多是沒有用的。但是如果你問我為什麼今天會想要提出這句話,因為人不就是這樣嗎。很多時候就是相信自己先做了就對了。西恩潘過去有寫過,愛情觀,"啊,妳會追女朋友嗎...",有寫過追女朋友不要想那麼多,喜歡就追了。如同人生不都是一樣嗎,相信很多讀者在過去不管是求學的時候或是工作的時候一定聽過這樣的話,

「那樣不可能的啦,你確定你要冒那個險?」

「那個案子輪不到你的,還是死了哪條心吧。」

「你為什麼要換工作,這個不是做的好好的嗎?」

「放棄一切去讀書,你瘋了嗎? 你讀的起來嗎?」

相信每個人都多少都有聽過類似的話,不管是有關人生,工作或是感情。也不知道為什麼週遭的人總是會出現這樣的建議。也因為最近幾年實在聽到很多人來跟西恩潘講,不知道為什麼自己的父母或是朋友總是會說這樣的話。當然啦,會講這樣的話都有很多的原因,也許是你太容易改變主意了。可能一份工作沒做多久就換了,或是想要去進修但是不到一半就放棄了。種種的原因可能都是導致為什麼你週遭的人不願意支持你。

很多人聽了這些話,可能內心就會開始有所動搖而出現了奇奇怪怪的小聲音。

「這個工作我做得到嗎,我有哪個能力嗎?」

「這個書我讀的了嗎,還是我太高估自己了?」

「會不會把這個客戶搞砸了。」

不管是怎樣,通常大部分都是比較負面的聲音會出現。也因為這樣會讓自己的信心受到打擊。還記得有個朋友不斷的跟我說想要換工作,

「西恩潘,我感覺這份工作真的做膩了。真的很想要換個跑道。」

然後花了將近30分鐘跟我解釋現在這份工作的不好,跟多沒有出路。然後西恩潘也是默默的聽著對方跟自己說著。然後通常的我都是點頭不發一語,一直到了最後聽完所有的原因就會說。

「那就換啊,大家還年輕現在不換難道等到老了才在後悔。如果真的認為這份工作的性質跟你自己不合,不如早一點離開。」

「喔,是喔。那我再看看吧。」

可以感覺的到對方可能希望我跟其他的人一樣,想辦法說服他現在這份工作有多好,為什麼要換。真的換下一份工作真的比較好嗎,這麼多的不確定因素不如還是做著現有的工作就好。或是這個公司是大家羨慕的地方,有多少人想要進去,但是都進不去。

過了幾個月後,朋友通常又會提起了同樣的一件事情。因為過了幾個月他還是沒有換工作,還是在做一樣的工作。然後就會有不一樣的理由,

「現在工作市場不好啊,看起來還是忍一下好了。雖然自己做的不開心,但是總是比外面哪麼不確定還好。」

「聽了週遭的朋友的分析,這份工作好像還是沒有想像的哪麼差。也不知道換了別的工作自己能不能勝任。」

當然啦,到了最後這個朋友就會進入了這個不斷的循環,雖然很不滿意這份工作,但是又不捨得換。相信每個人週遭都會碰到這樣的朋友。或是你/妳自己也許就是這樣,總是對自己沒有哪麼多的信心,而且總是懷疑著自己的決定。

再來就是很多時候西恩潘會聽到的,

「不知道我能不能做到!」

「如果失敗了怎麼辦!」

「你講的容易,但是我沒有像你哪麼利害。」

有時候連我自己都搞不懂,這到底是所謂的謙虛,還是低估自己是一種美德。因為從西恩潘記憶裡面,實在有很多人都會說出這樣的話。當然啦,不是說誰對誰錯。但是很多人有沒有想過,其實每個人內心都有一定的潛力。

不知道大家有沒有聽過所謂的自我催眠法(Self-Hypnosis),很多時候如果自己能夠讓自己的淺意識相信可以做到,自己就可以做到。不斷的洗腦自己,

「我可以做到,我可以做到,我可以做到。」

如果有興趣的人可以到這裡這裡去看一下,搞不好可以幫到你/妳。
過了一段時間其實自己真的會相信自己可以做到,而且即使目標沒有完全達成,也不會離太遠。也就是所謂的瞄高一點,即使發射的時候沒打中,也不會差目標太遠。

其實寫到這裡也搞不懂今天到底想要講什麼,也許是因為聽到太多人總是低估了自己的能力,或是那也是一種東方人的謙虛。但是不管怎樣,如果下次你也發現你自己對於某件事情不確定或是背後有什麼小聲音勸你放棄,哪就是時候鼓起勇氣,對自己說,

「Just Do It !!!」

(圖片來源: www.logoterra.com)

(註)
今天其實原本想要寫其他的商業篇,但是不知道為什麼突然感覺很久沒有寫有關人生,除了兩天前的哪篇已外啦。但是不管怎樣,希望這篇短短的文章,可以讓大家有更多的信心也停止的低估自己的能力。如果說你不是這樣的人,恭喜你,你已經邁向成功的一大步。如果你是個不斷的懷疑自己的能力的人,那我相信一定可以自我訓練自己的。

西恩潘寫這篇不是要提出自己的能力也多強,因為我也跟所有的人一樣,一直都在哪裡努力。如同我過去寫過的,西恩潘只是一個平凡人,跟所有的人一樣,寫出這樣的觀念只是想要跟大家共勉勵。有沒有幫到你,我不敢講,但是希望也跟大家多分享了一個概念。

不管是在工作,上課,或是感情方面,都希望給大家一定不一樣的看法。不管是你已經知道了,或是你自己都還在思考當中自己是不是這樣的人都沒有關係。因為畢竟每個人都會碰到這樣的事情。重點就是,如果要改變自己,不如就從今天開始。也許不是哪麼的簡單,但是一個開始就是成功的一半。

線上OS,微軟該害怕嗎?

在過去幾年裡,線上OS (WebOS)或是類似的產品,已經不知道提出了多少次了。Operating System,OS,是從第一代的Dos(Disc Operating System)衍生出來。也是因為這個產品,開始了微軟的這個龐大的軟體帝國。如果說,微軟為什麼可以繼續的稱霸這個市場,絕對是因為作業系統這個市場。如果了解Dos跟微軟這個故事的人都知道,其實這套系統根本不是Bill Gates 跟 Paul Allen自己寫出來的程式。而是同樣位在西雅圖的一個電腦工程師,Tim Paterson寫的,而Paul Allen花了5萬美金去跟對方買斷。就靠了這套軟體,微軟開始了一連串未來會改變人對於電腦想法的產品。

雖然很多人喜歡罵微軟的作業系統很差,可能是從Window 3.0一直到現在的Vista,幾乎每個人都會罵微軟的產品。但是大家也沒其他的選擇,即使最近一代的Vista,很多人也都不看好微軟可以繼續下去。還記得去年有個創投跟西恩潘說,

「看起來微軟在五年內應該會倒閉,根本沒有人想要用Vista啊。相信越來越多人會換到Mac OS或是Linux。」

老實說我不知道到底微軟五年內會不會倒,然後有多少人會因為Vista很難用所以轉換到Mac OS跟Linux。但是西恩潘知道的一點就是,2007年微軟單單靠Windows OS系統,XP跟Vista,一年營業額就差不多有150億美金,營業毛利大概在115億美金(毛利率70%)*。西恩潘自己是不太懂啦,只是這樣的數字好像有一點誇張。單單這個部門,一年可以有差不多快要5000億台幣的營業額,超過3000億台幣的毛利。如果說台積電40~%真的好賺,那微軟應該是躺著賺吧。

今天要提出的不是微軟的金雞母是什麼,因為大家應該很明白,就是OS跟Office,單單靠這兩個產品一年就可以賺進超過200億美金以上。其他的產品線對微軟來說,其實幾乎都是看不太清楚的。當然啦,微軟也不能因為這樣,所以就完全不動作。因為對於其他網路公司來說,Google來的又快又急,短短的10年內已經有微軟1/3的營業額。而微軟這個巨人在網路上也落後這個後來的小老弟。但是網路不算是微軟這間公司的重點,如果有公司可以利用網路發展出線上的OS,完全不需要透過通路來銷售安裝,可不可能打中微軟最核心的地方。

其實在網路上已經有很多這樣所謂的公司,今天又讀到了Xcerion推出了自己線上OS icloud。雖然這只是網路上眾多的WebOS的其中一個,過去的已經有YouOS,EyeOS跟其他幾個競爭對手。相信每個創業家都想要找個機會打入這個線上作業系統的市場。特別是因為這個市場現在只有一個巨大的對手,那就是Microsoft。但是到底這些公司推出的服務有可能會讓微軟害怕嗎,到底這些公司有沒有足夠的資源可以來跟微軟這樣的公司對抗。其實都是很有趣去思考的。如果好好的分析一下線上OS的功能,

1. OS是在裝在網路Server端,所以個人不需要安裝哪麼大的軟體到電腦裡。

Pros: 是自己的電腦可以有很多的空間,而且到只要可以上網的地方就可以使用。

Cons: 安全性。如果所有的文件都不在電腦裡面,如果有人進去這些OS公司的Server,哪所有的文件不就是有可能會被偷出來了。

2. 營業模式

要用月費? 廣告? 不管是怎樣可能都沒有辦法創造出像是微軟這樣可觀的營業額。

3. 硬體商合作資源

相信現在很多的硬體商都是跟微軟合作,所以出廠後的PC就已安裝好oem版本的OS。作為一個新的創業公司,應該要如何突破這樣的設限?

相信這些問題都應該是現在這些創業家正在思考的問題,因為沒有解決這些問題話,現在產品可以有某種接受度,但是沒辦法跨越所謂的chasm(有興趣的人可以去讀"Crossing the Chasm" by Geoffrey Moore)。一種很簡單的理論教導要怎樣行銷高科技產品,如果對於創業家跟行銷者都應該要閱讀的書。

(行銷,創業家到底要怎樣推出產品才會讓大部分的使用者接受這個新產品。如果跳不過Chasm,這個新產品永遠不會成功進入大眾市場。)

也因為這是微軟的金雞母,網路上也是流傳Google的下一個產品應該就是會往Google OS而進行。雖然已經傳言了很久,但是可以看到所謂的Android不就是所謂的Google OS手機版。如果說Google現在要往PC走,一定會跟微軟正面衝突。不如換個角度來看,從現在還沒有一個龍頭的手機OS而言,Google相對的有更多機會可以創造自己的地位。加上如果用免費的角度去看,加上不錯的品質跟穩定度,搞不好有機會跟Windows Mobile, Nokia Symbian或是BlackBerry來對抗。但是可以看的出來,似乎Google應該是會先走手機這條路,至於未來會不會切入PC。長遠來說應該是會吧,但是不應該只局限於PC,應該說是整個電子產品類吧。相對的來講市場也比較大,也許可以從一個200~300億美金的市場,擴展到500億美金或許都說不一定。

寫到最後當然不得不提所謂的社交網站,有沒有可能成為下一個OS系統。對於Facebook現在可提供的功能已經慢慢的越來越強大。特別是單單在這個平台上面已經出現了超過上千個所謂的功能,但是大部分當然都是很少人用的。加上Bebo跟MySpace都想要跨入所謂的平台,也代表著也許未來會看到一種混合式的作業平台。如果累積了足夠的會員,這些網站搞不好自己都可以成為一個所謂的OS。但是不管怎樣,微軟已經透過了Facebook的投資進場買了一個保險。不管所謂的社交網站有沒有辦法起來,應該都對微軟產生了某種警訊。但是這些社交網站現在最大的問題應該就是獲利,到底要怎樣才可以有穩定高成長的獲利,不然現在光空有會員,沒辦法創造很高的利潤。

其實如果從一個小小創業家的角度來思考,應該往到底這些作業系統有哪些功能可以被放到網路上使用,導致未來每個功能都可以在不同的平台是使用。如同幾天前跟高中學長聊天到的,未來西恩潘認為單機軟體的市場只會越來越萎縮,因為大部分的服務都會變到網路上去。不是說單機版的軟體不好,相對的穩定性跟品質搞不好更好,但是對於大量散佈或是大量修改的速度真的是過度緩慢。單單這點就已經沒辦法跟現有的網路服務相比。但是還是需要注意的就是,PC應該不會死掉,只會變種。也因為有這樣的變化所以更需要去觀察下一步。

(圖片來源: www.techrepublic.com, mitpress.mit.edu)

(註)
過去很多人跟我提過部落格的字好像太小了,今天突然想到乾脆把字放大吧。原本是擔心沒有中文字型所以把字放大的時候感覺字很難看。其實連我自己都感覺字好像太小了,讀起來都有一點吃力。不知道大家是怎樣讀這個部落格的,是自己把字放大呢,還是就是照這麼小的字來讀。不管是怎麼樣,希望把字放大一點會比較適合。

順便提一下大家不知道有沒有投資黃金,看起來黃金的價格已經創歷史新高了。如果有投資到真的是恭喜,沒有的人也不用擔心,因為永遠都有所謂的投資機會,只是要看自己有沒有把握住而已。

2008年2月21日

不是教你詐: 從一條輪胎學人生經驗


其實原本真的很不想要寫這個故事,因為真的感覺很慚愧。剛剛在開車回家的路上想了很多,也分析了自己一早的決策。想不到活了哪麼久,也開車超過10年了,也還會做出這麼愚蠢的決定。讀了那麼多的書,有時候真的不知道西恩潘在哪裡想什麼。

故事是這樣開始的,一大早西恩潘跟往常開車出門。突然發現右前輪好像怪怪的,不知道是怎麼了。結果就下車來看看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認真的看了一下,才發現原來右前輪被圖釘刺破了,但是因為洞很小,所以洩氣洩的特別慢。導致西恩潘在昨天晚上都沒有注意到,只是感覺好像沒什麼氣的感覺,所以昨晚特別跑去灌氣。

讀者現在想一下,溫哥華今早是下的毛毛雨,西恩潘的車子停在路邊,右前輪看起還已經不可能開太遠了,手上剩下的決策只有幾種。

1. 去附近的加油站灌一點氣,然後到附近的輪胎店補輪胎。

2. 自己換備胎,然後開到自己熟悉但是比較遠的輪胎店補輪胎。

3. 找人來拖吊,至少可以安全的到輪胎店。

如果是往常的我,一定會選二。也不知道是為什麼,西恩潘最後選擇了第一個決定。可能是因為今早沒睡飽吧,或是邊開車邊把咖啡灑到一身所以沒認真的思考或是在加油站的時候還有熱心的年輕人告訴西恩潘附近就有輪胎店了。沒想太多就到附近的加油站把輪胎灌飽而往輪胎店出發了。(你沒看錯,今天一大早西恩潘把咖啡灑了一身)。

老實說一直到現在西恩潘已經知道自己犯了很大的錯誤,對於車子,永遠不要跑到自己不熟悉的店家,特別是自己是在劣勢的角度。結果到了附近的哪間店看到心裡已經有一點涼了,但是店家二話不說就說可以幫我修補。叫我稍等一下,問題不大。過了一個多小時後,才跟我說,

「Sir, I can't fix your tire. You have to replace it with a brand new one.」

老實說我現在聽到這個技師這樣跟我講,已經倒抽了一口氣。只好硬著頭皮來問對方,換輪胎要花多少錢。

「你這個Impreza Bridgestone輪胎差不多要CAD200再加CAD28的安裝費,中午就可以弄好。」對方跟我說著

如果你沒有概念的話,哪差不多是台幣7000塊錢,一條輪胎,我是講一條輪胎要哪麼多。因為他跟我盧半天說因為這是四驅的車子,所以四條輪胎都一定要用一樣的。但是西恩潘想到,輪胎也差不多要換了,所以問對方有沒有什麼其他的牌子不用哪麼貴的。

結果對方報了兩個品牌聽都沒有聽過,但是一條只要100塊錢以下。所以如果一次換四條也差不多400多。但是唯一的問題就是沒有現貨,一定要明天之後才有辦法。

想在的情況是,輪胎已經被拆了下來,車子被架上去,剩下的選擇已經不多。

1. 換Bridgestone輪胎,被對方故意砍但是中午就可以把車拿走。(我知道哪一條最多最多不用130~150,因為只是15吋的)

2. 換雜牌輪胎,但是要把車放在對方車庫一晚。(老實說,我到哪時候真的很想趕快走人。)

3. 換上備胎,然後花錢了事,在去自己熟悉的店換新的輪胎。

如果是正常的我,而且已經知道會被砍,一定會選三,但是如果我選三就沒有故事可以講了。西恩潘當然是沒事跑去選一。可能是因為真的很想要趕快的把這個解決,而且對方也看的出來我真的很想要趕快弄好開走,這兩個原因都導致對方幾乎知道今天一定吃定西恩潘了。

當然到了故事的最後,為什麼西恩潘會想要寫出來,也是因為當我看到最後的帳單,倒抽了一口氣。大概是我兩三個禮拜的生活費吧。

在回家的路上才慢慢的思考了一下到底今天做錯在哪哩,為什麼明明自己知道不應該的地方但是就是做了下去。而對方到底掌握了我什麼而挖洞讓我自己跳。回想了一下自己才知道錯在哪裡,也讓西恩潘稍微整理了一下,也許可以提供給大家使用。

1. 相信自己的直覺,不要讓身邊的雜音影響自己,除非是你可以相信的人。

原本西恩潘想要去裝備胎,但是旁邊的年輕人的一句話,讓我想要偷懶而選擇了捷徑。

2. 不要怕麻煩,因為有時候怕麻煩可能會讓自己陷入更多麻煩。

如果當時對方說沒辦法補修,而且知道輪胎錢會被砍,不如花錢叫對方把輪胎裝回在去自己熟悉的店。

3. 每個人都會犯錯,但是要記得下次不要再犯就好。

希望下次西恩潘碰到一樣的事情會好好的注意。這可能就是所謂的花錢買機會吧。

今天原本想要寫其他的事情,但是不知道為什麼會分享這個人生經驗。可能是突然有一種劉墉「我不是教你詐」那本書寫的感覺,


我不是教你詐,
是教你看清世事。
免得你被賣了,
還在幫人數鈔票!


講的真貼切,等到出社會這幾年才慢慢的體會這幾句話。相信閱讀西恩潘部落格的每個人都比我還要聰明啊。

一直都還沒講出到底哪條輪胎花了多少,算起來台幣快五位數吧,真貴,心痛啊!

(這個小圖釘,最後讓西恩潘學了一個經驗)


(註)
不知道為什麼會突然想要把自己的故事寫出來,很多人也可能覺得西恩潘很傻,如果是發身在自己的身上一定不會跟西恩潘一樣的決定。如果是這樣的話,我真的為你/妳高興。因為你比我高明多了。

寫出這個很諷刺的小故事,就是希望隨時提醒自己,這個社會是很殘酷的。如果不小心,隨時都有人會把你跟我當午餐在吃。我沒有寫出的地方就是,換的那條輪胎還是老闆從外頭調來的。你可以想像我偷偷在旁邊看到老闆付了140塊錢哪條輪胎然後轉手加最少50%嗎,但是又沒有證據可以說他只付哪麼多。

寫到這裡自己都不知道該怎樣寫下去了,但是希望自己再學到一個人生經驗,也希望大家在做人處世的時候要瞪大眼睛。不然很容易的被賣掉都還在幫人數鈔票啊。

在最後還是要跟今天約吃飯的,里歐大哥,南敦大哥,彩虹秘書,凱文兄,跟其他有到的人說聲不好意思。因為這個突發事件所以趕不上今天的吃飯,下次有機會一定要再約一次。

2008年2月19日

如果Bond Insurer破產,壓倒次貸的最後一根稻草?

次貸(Subprime Mortgages),這似乎是每個投資者天天在討論的話題。而西恩潘也從去年九月開始寫了有關一連串的文章來討論這個主題。到底次貸的問題現況是怎樣,相信是每個人最有興趣的知道的,這裡這裡這裡這裡這裡都是過去寫過的分析。不管你是否有投資股票,或是對這個主題有所興趣,所謂的次級貸款都是跟你我生活有很大的影響的主題。原本西恩潘原本認為次貸風暴只吹到貸款公司跟銀行這些的金融機構,最近才慢慢的思考到整體金融結構都已經受到影響。今天要提出的這個產業,Bond Insurer(債劵保險業),可能是很多人不太熟悉的金融機構。但是對於北美已經成熟的金融產業來說,這些公司可說是金融業背後的關鍵人物。

如果不是在金融業打滾的人可能不知道,雖然在北美大家天天都在談論紐約道瓊,Nasdaq指數,S&P 500的公司,但是債劵一天的成交量是股票的3~4倍以上。單單從這個數字就可以看到,債劵本身的市場真的很龐大。也就是為什麼當這些次貸擔保的債劵(Asset-backed Investment)開始出現問題的時候,整個市場或是所有的投資銀行,金融機構會出現哪麼大的問題。(昨天UBS又公佈了這季要打掉28.5億美金的投資,把第一季賺的10億美金全部吐回去。)。也就是可以看到這些所謂的投資已經出現了很大的問題,但是這些債劵還不至於完全跳票。關鍵就是因為這些所謂的債劵背後都有所謂的保險,而這些保險業者運用自己極高的信用(Credit Rating都是在AAA,最高的等級),來為這些投資擔保。

在今天看到MBIA的執行長Gary Dunton下台一鞠躬,還有聯邦政府約談MBIA跟Ambac兩間保險業者的動作就可以看到,其實這個大家不知道的產業對於整個次貸投資的影響是很大的。到底這些保險的業務是什麼,會有這麼大的影響。好比說投資者想要買個債劵,債劵就是要跟市場借錢的意思,但是因為每個債劵都有不一樣的風險(政府債劵,公司債,或是其他的類似的投資標),這些保險公司就會提出不一樣的保險方案,好讓這些債劵提出所謂的保障。也就是說如果這些債劵跳票了(付不出利息+解體),這些保險業者就會出場來代償。

在一個正常的金融體系下,這樣的保險業者就跟其他領域的保險業者一樣,賣的就是一個保險,一個安心的象徵。但是當市場已經出現問題,很多投資者或是信用評等公司就要好好的來評鑑到底這些保險公司有沒有足夠的資金來保證如果這些被保險的債劵跳票了。每個人都應該可以想到,如果一間保險公司沒有足夠的資金來賠償保險,相信每個人都會對這間保險公司失去信心。不管是因為這間保險公司對於風險沒有控制好,還是因為市場轉變過大,這種連鎖反應有可能讓整個所謂的次貸投資市場垮台。

譬如說,當法人投資這些次貸債劵的時候,可能是因為這些投資標地都有足夠的保險,所以願意把資金放入。而這些債劵也是因為這些保險公司像Ambac的高信用評等,比較好找到法人來投資。如果說這些保險公司被降低評等,會影響到很多法人無法投資很多被保險的債劵(保守估計超過600~1000億美金),因為某些法人的用途只能投資在最高評等的債劵(AAA Rating)。用供需論來講,當一個投資標被大量賣出,會引起下跌。導致資產價值更低,使得投資機構帳面上有更大的虧損。其實到最後這就會變成所謂的惡性循環,也就是說如果這些特殊的保險公司沒有足夠的資本,就可能會被降級,最慘可能會進入倒閉,整個市場就會開始恐慌。

(可以看的出來Ambac的股價已經從高點跌到個位數,也就是不是不可能不倒,而是政府跟市場反應會怎樣讓這些保險業者生存下去)

西恩潘不知道這些Bond Insurer是否會成為壓倒次貸的最後一根稻草,因為畢竟沒有人知道,因為這個市場實在高度不透明。特別是所有的次貸投資方面,雖然每個月都看到金融機構說要打掉壞的投資,但是有誰真正知道這些投資是什麼。如果有注意到台灣的金融機構,每一間多少都有投資美國的CDO,但是誰真正知道投資了哪些,損失多少。大部分都也只是看到了一個天文數字,對這些金融機構似乎只是一個數字。寫到這裡才發現,整個串聯在一起的金融體系都是掛在一起,沒有一間可以全身而退,最重要的就是最後誰可以生存下來。

加上看到西恩潘最崇拜的投資者,Warren Buffet已經出手要幫這些保險公司再保價值8000億美金的地方政府債劵,就可以發現他已經看到金融市場已經出現低估的投資標了。雖然這些在保險公司正式回拒了巴菲特的提議,因為這些超穩定的債劵沒必要再保,現在需要的是次貸債劵的再保。也就是說,巴菲特有一點趁火打劫的感覺。但是不管怎樣,如果你是對投資北美市場有興趣的人,西恩潘個人覺得金融股的機會已經快要出現了。不敢說一定會賺大錢,西恩潘相信未來還是會有很多機會來討論次貸的問題,也許那又是下次的專題了。

(圖片來源: www.property-casualty.com)

(註)
昨晚彩虹秘書半夜的時候打給西恩潘,只有傻眼而言。當我看到電話的時候,想說現在是怎樣,妳們夫妻是不用睡覺的還是怎樣。那麼晚也打過來,明知道我是過老人生活,還敢哪麼晚打給我。但是跟她聊過後,發現有一點真的還滿好笑的。

「西恩潘,你不要一直過苦行增的生活好嗎!!」彩虹秘書認真的說著。

「苦行增,有嗎,應該也還好吧。沒有哪麼嚴重啦,又不是去修行。」老實說根本沒有講過我像苦行增啊。

「就是看你又沒有交女朋友,天天又在哪裡寫部落格。人生怎麼過的哪麼單純,很像去修行一樣。」

老實說,西恩潘從來沒有認真的想過自己過的生活像是苦行增,因為明明就是不像啊。但是也真的服了她可以想到哪麼搞笑的形容詞。不得不否認彩虹秘書真的講對很多有關西恩潘的問題,哈哈哈,還說從我的寫作就可以看出我的心態。現在是怎樣,做別人太太的敏銳度很高是嗎。單單從為文字裡面就可以看出我最近在想什麼。應該還好吧。

害西恩潘越聊越害怕,因為感覺是不是我的寫作裡面洩漏了什麼,怎麼好像我在想的都被發現了。也讓我更確認下次一定要寫一篇,"為什麼不應該寫部落格"的文章。因為最近在網路上很多人都在寫,為什麼該寫部落格,但是西恩潘想了一想,應該需要寫一篇相反的文章。至於最後會怎樣寫出來,大家再耐心等待吧。相信這個禮拜應該會寫出來的。

Blu-Ray,新力終於揚眉吐氣

在今天讀到了這個消息後,"東芝不玩了 新一代DVD規格戰藍光將勝出"這裡這裡相信所有新力的主管應該可以好不容易鬆一口氣了。這對於新力這間消費電子巨人是很有里程碑的勝利,但是應該也一洗過去規格戰的歷史。為什麼西恩潘會說這樣說呢,相信很多七年級生可能都不太知道在現在到處所見的DVD之前有所謂的錄影帶,哪個黑黑大大的長方型影帶絕對是大家過去的回憶。也是為什麼在還沒有BlockBuster以前,大家都是叫錄影帶出租店(講出這個大家應該都可以知道西恩潘是屬於哪個年代的人,想起來真老啊)。如果你不太了解這個歷史,在80年代原本錄影帶有兩種規格,JVC的VHSSony的Betamax。在哪個年代,這兩間公司搶的你死我活的,不管是錄影帶或是錄放影機的規格,只要可以主導就可以躺著賺權力金。

有用過錄影機的人都知道,最後VHS贏了。也代表著Sony的投資只變成一堆沒有意義的專利。老實說西恩潘到現在都還記得當時自己家都有兩台錄放影機,一台VHS跟另外一台Beta。跑到錄影帶店的時候還要特別著名是要租大卡帶還是小卡帶。但是好笑的不止這個,西恩潘的會計教授還更搞笑。因為當時的他才剛上班不久,所以當他賺到他第一年的薪水,就想要去買台Sony Beta錄放影機回來,但是當時技術才出來所以一台要US$1000。窮光蛋的他,省吃檢用的殺了一台回來,但是沒想到才過一年已經沒有Beta的錄影帶可以租跟買。他到現在都還不能原諒Sony就這樣放棄Beta的規格。

但是到底是為什麼新力在80年代輸了這場規格戰,這幾乎是每個商學院都會討論的案例。不管你是在亞洲,北美跟歐洲,每個策略跟行銷課程都會進行研討。也因為這樣,這應該是新力這間最成功的日本消費電子公司心中永遠的痛,而且每年都要被哪麼多的商學院的學生研究跟辯論。今天想要好好的分析,在新力20年前正式放棄了Beta規格而投入VHS,到今天Sony的Blu-Ray已經讓Toshiba HD DVD思考要退場,Sony是否已經在80年代的哪一戰學習到怎樣去打規格戰。或是這只是一場誰比較有資源,比較有資本的戰爭,東芝從一開始就進入了一場打不贏的戰。

如果好好的分析一下,VHS跟Beta,從規格來講Beta的錄影品質是比VHS好,而且體積也比較小。看起來好像比較有可能成功。但是對於新力的龜毛的授權方式,加上Beta沒辦法錄製像VHS長時間的模式,一直沒辦法達到規格成立的經濟規模。如果說新力成功的地方是研發跟品質,但是失敗的地方就是營業模式的固執。因為認為透過新力自有的通路可以大量的普遍Beta規格,而忽略了整體戰的重要,或是市場導向的殘酷。但是對於新力來說,因為控制規格代表的就是龐大的權利金,所以一直以來都想要主導任何可能的規格,例如後續的MiniDisc跟Memory Stick。

撇開MiniDisc不說,因為老實講我想很多人應該了解那算是個失敗的產品,Memory Stick的策略真的很難讓西恩潘認同。新力認為自己提供的產品已經夠自足來鞏這個規格,導致根本沒有大量的授權給不同的產牌來使用,也因為這樣使得SD的規格(Toshiba跟Panasoic 主導)已經成功的搶下了超過50%的Flash Memory的市場,不管是Nokia, SE,Samsung,或是LG都支援SD規格,而數位相機品牌也只剩下Sony跟Olympus沒有支援SD Format。單單從這樣來看,其實可以了解新力在Flash Memory這戰不能說已經敗了,但是至少沒有搶下市場多數。一直到Memory Stick的推出,西恩潘都不認為新力有從Beta經驗學到東西。

回歸到今天的主題,到底新力在Blu-Ray(藍光)科技做了什麼不同可以讓東芝思考選擇退出。這樣的決定會讓東芝出現大量的損失,有長痛不如短痛的感覺。單單從規格來分析,藍光的規格是比HD的規格還要好。不管是從畫質還是容量,藍光都已經表現出比較好的規格。相反的來說,藍光的價格也是比HD DVD還要高。也因為這樣,其實這場比較已經有VHS VS Beta規格的感覺。而不一樣的就是,新力要如何操作市場導向,行銷跟策略面。

經過西恩潘的搜尋,發現了新力這次不太一樣的策略就是把所有的夥伴都先簽下來。雖然每個策略夥伴多少都會腳踏兩條船,看的出來新力還是略勝一籌,不管是電影公司(Warner Bros and 20th Century Fox),零售商(Wal-Mart選擇只賣Blue-Ray),還是DVD出租店(BlockBuster跟Netflix)這些夥伴都是關鍵人物。如果說這次新力跟往常不一樣的地方,就是這裡。改變過去高傲的態度,"我給你什麼你就用什麼",到現在準備一起行銷這個新的DVD規格。搞不好也是因為在Memory Stick VS SD一戰,學習到了Toshiba跟Panasonic做對的事情。雖然很難想像,但是不得不否認新力改變了過去的戰術而展開了Blue-Ray的行銷手法。

(可以看的到新力Blu-Ray有多少策略夥伴,難道贏的關鍵不在技術而是策略? 可能還需要去探討研究的。)

其實今天只是開啟了這個討論,因為一切都還沒定案。只是感覺到去年在策略課上也討論到了這個競賽,Blu-Ray VS HD,還記得當時西恩潘跟教授稍微的爭論一下。因為教授認為如果新力跟東芝拼下去兩間都賺不到任何錢因為還沒有贏下一代的規格就已經出來了,還不如找個方式來互相接受對方。西恩潘倒是認為,如果拿Philips在CD跟DVD上面的案例來講,到現在CD都已經算是長青產品下都還可以繼續吃老本,相信主導規格是一個很重要的策略。加上,如果可以主導這代的規格,也可能可以搶先的主到下一代的規格。特別是光是北美DVD電影一整年的市場就超過了250億美金的狀況下,真的是相當的吸引人啊。

如果你個人對於這個主題有什麼不同樣的想法,不妨跟大家分享一下。因為相信這個案例未來一定還會在所有的商學院進行討論跟研究的。

(圖片來源: www.technophilez.com , www.freephoto1.com , www.engadget.com)

(註)
看起來昨天寫的哪篇愛情長篇連載似乎又引起很多人的興趣,大家又在猜到底哪是不是西恩潘。相信很多人可能又繼續認為又是西恩潘把自己的故事寫出來。其實很多時候不同樣的故事都是西恩潘過去思考過的。至於裡面的主角到底是不是我,也很難說。如果大家真的認為把主角當成西恩潘會比較有感覺的話,那我也沒有辦法。

希望大家對於西恩潘寫的愛情系列感覺還可以,有時候要突然開始寫這樣的文章還不是很簡單。也不知道為什麼每次都選擇寫這樣的文章。很多人都誤會到底西恩潘是不是一直把自己的故事寫出來。但是不管怎樣已經很努力的把哪個感覺寫出來。

另外一點讓自己很有感觸的地方應該是很多人提出感覺這些愛情文章的感情似乎都很淡,沒有感覺在裡面。老實說自己也不是很清楚,一直認為一路寫來感覺都差不會太多。也許旁邊的人讀的出來差異在哪裡,但是對於我而言真的沒辦法看出差異在哪裡。

如果你喜歡我的長篇連載的話,那就繼續支持西恩潘吧。希望有一天可以寫的跟真的作家的感覺是一樣的。

2008年2月18日

愛情,緣份還是巧遇 (I)

「先生,先生。起來囉! 要準備用餐了。」一個清脆的聲音跟我說著。「我看你從剛上飛機就開始睡,想說你應該想要吃個東西或是喝點什麼吧。」

「喔,先給我來杯水吧。」我迷迷胡胡的說著,整個嘴巴都已經張不開了,今天飛機上的空氣怎麼那麼的乾啊。

低頭望了一下手錶,台北早上兩點四十五分,想不到才剛睡沒多久。東張西望了一下,發現今天要搭商務艙去洛杉磯的人不是很多。難怪我可以睡的哪麼熟,真是一個難得的清靜啊。不然通常都應該是一堆人一路吵吵鬧鬧。

「先生,這是你要的水。」

「喔,謝謝。」我把水接了過來,順便抬頭望了她一下。是個眼睛大大,又有一張娃娃臉的空姐,看起來可能就是台灣所謂的七年級生。

「我先幫你上個前菜,麻煩你把桌子打開好讓我鋪個桌巾。」她看到我根本毫無動作,只好邊說邊幫我把我的桌子打開。

到現在還在半夢半形之間的我,就讓這個空姐細心的幫我把桌子打開鋪好桌巾。在她蹲下去的同時,剛好喵到她胸前的名牌。「郭雅婷」我心中默念著,心裡面正在想著是否有坐過她服務的飛機。名字雖然很熟,但是哪個名字似乎是一個很多人都有的名字,也許是我的腦袋還沒醒過來吧,或許我只是在某個地方看過相似的名字而已。

「先生,是否要喝一點紅酒。」

「今天有什麼紅酒?」我好奇的問著。

「今天有加州Napa Valley跟法國Bordeaux的紅酒,有什麼特別想喝的嗎。不然我去後面找找看有什麼其他的紅酒。」

「沒關係,給我Napa Valley的,我喝喝看。」老實說我從來就沒有對飛機上的酒有多大的信心。只要味道不會太差,也不要求是非常順的酒。

喝著Napa Valley的紅酒,發呆著想著剛剛早上在台北開的哪個會。想不到會比我想的還要難纏,不算是一個很容易就可以解決的投資案。看起來還需要來台北幾次才可以完成,跟原本計畫的好像不太一樣。看起來回去還是要跟其他人討論一下看看是否需要改變一下我們的策略。

「這是你剛剛點的菲力牛排。小心喔,盤子有一點燙。」

抬頭望了一下這個年輕空姐,想不到那麼年輕還可以來商務艙服務。這應該算是很少發生的例子吧。或許是今天她跟人換班了。沒想了哪麼多,肚子也不是很餓。快速的把牛排吃掉就想要趕快倒回去睡。搞不好一降落又要馬上的趕回去辦公室開會呢。這次來台北真的快要把我給累死了,看起來真的是歲月不饒人。

在完全吃不下甜點的狀況下,還是吃了兩支Haagen Dazs的雪糕。就在我要再回去睡的時候,哪個年輕空姐突然開口問,

「先生,你應該是來台灣出差的吧。」

其實我非常非常的想睡,但是基於我對這個郭雅婷還蠻好奇的。只好裝的一臉很有精神的回答著她,

「妳怎麼知道呢,搞不好我住在台灣而是準備去美國出差的。」我虛心的回答著她。

「因為我看到你雖然一身西裝,但是滿臉疲倦。」她繼續說著「通常要去美國出差的人在這班飛機上都是很有精神的,但是你卻是相反。」

「看起來你在台灣應該是開了一天的會,或是過去幾天很操,不然怎麼會看起來哪麼累。」這個郭雅婷滿臉信心的說著,好像已經看透我過去幾天的行程。

「妳沒猜錯,我就是來台灣出差的。到飛機場之前才開完會,雖然才來台北短短的幾天,但是感覺好像已經很久了。可能是因為事情都處裡不完所以感覺特別累。」我有氣無力的說著。

「想不到妳的觀察也蠻入微的,妳哪麼年輕在商務艙服務多久了? 很少看到哪麼年輕的空姐在商務艙服務?」我反問著她。

「哈哈哈,我也不年輕了。算一算我也是七年級前段班的喔。」她笑著說著。

我東張西望了一下,附近都沒人難怪她會哪麼開朗的跟我聊天著。想一想今天這班飛機她應該也很閒吧。

「但是不瞞你說,今天卻是我第一次在商務艙服務。想不到客人哪麼少,你可算是我第一個商務艙客人呢。」她開心的說著。

「是嗎,感覺妳跟我往常在商務艙看到的空姐不太一樣。」

「妳似乎對這個工作還是充滿著熱情,不像有些空姐對這份工作都已經有一點機器化了。」

「可能是因為我對每個接觸到的事情跟人都超滿好奇心吧。」

「就像我從你剛剛上飛機的時候就滿好奇你到底是做什麼的,因為你跟其他搭機的商務人士感覺都不太一樣。」

「那妳要不要猜猜看,我到底是做什麼的?」我開玩笑的對著她說著。

「你應該不像是工程師之類的,也看起來不像是採購。更不像是專業人士或是學者。」她迷惑的說著「難道是業務或是老闆之類的嗎?」

「妳要不要再猜猜看,剛剛講的其中幾個已經很接近但又不是。」我再度以開玩笑的口吻回答著她。

「除了這幾種,難道還有什麼其他的職業嗎?」她似乎已經要放棄了,看起來她可能沒有想到會那麼難猜。

未完待續...

(註)
今天因為天氣很棒,所以選擇出去吃中餐。原本真的很想很想去吃飲茶,不管是今如意或是釣魚台都是很想去吃的,但是因為人真的太多了,所以選擇了一間沒吃過的滬寧料理。這間是在列志文香港仔中心內的客滿庭,因為沒吃過所以還蠻好奇的。

廢話不多說了,先看照片吧。



客滿庭 Northern Delicacy
#2788 - Aberdeen Center, 4151 Hazelbridge Way,
Richmond, BC
TEL: 604 233 7050

小秘書上次說,她的朋友有跟她推薦一間在附近的茶餐廳裡面有賣其他地方沒在賣的波蘿油,但是西恩潘早就已經飽死人了。西恩潘只好順便跑去喝杯凍奶茶,

照慣例,看照片吧,



麗都餐廳
4231 Hazelbridge Way (中環廣場內)
Richmond, BC

2008年2月17日

推薦: 成功者的地雷


如果你根本不喜歡看商業的書,或是你連翻商周的意志力都沒有,還是你根本不知道華爾街日報到底是什麼,沒關係,西恩潘今天要推薦的這本商業書「成功者的地雷」,可能會跟你以前所讀過的完全都不一樣。一本類似商業書,類似一般小說,但是又有機會讓大家學習的書。其實原本完全沒有想到要買這一本書,原本也不知道有這一本書。算是拜訪霍爾學長的辦公室時候他特別推薦給我的,原本就想說應該就是一般的商業書,而且我很少讀日本商業作家寫的。大部分都應該是讀大前研一(因為西恩潘不會日文,所以只能讀中文版,但是台灣又沒有很多日本商業作家寫的。不然我還蠻想讀讀看日本人對於商業的思考觀念。西恩潘有機會應該去學學日文的,唉,真後悔)

「成功者的地雷」,當我第一次讀到這個書名的時候,震驚了一下。想說好酷的書名,但是到底內容是什麼呢。有一點點搞不清楚的狀況下,喵了一下作者,神田昌典。完全沒有聽過的日本作者,經歷是NYU經濟碩士,Wharton MBA,學歷還不錯。日本企業管理顧問,很標準日本商業作家的經歷。(神田昌典的部落格,http://www.kandamasanori.com/index.html。但是是純日文。懂日文的讀者可以去讀讀看。)

如果說大部分的商業比較偏向案例分析,或是經驗分享。這本書應該是從創業家的角度來融會貫通案例跟經驗,利用小說的寫法來寫出一個年輕創業家從草創期到成熟期會面對的問題。在很多商業書刊喜歡講成功的例子,往好的一面來講,而往往沒有針對壞的一面去分享。而這本「成功者的地雷」,Confessions of Self-Made Millionaires,卻試點到了一個年輕的創業家在創業成功後會碰到的一切問題,不管是公司裡面或是家庭。這些問題不是個案,而是幾乎每個創業家都有機會遇到。在神田昌典顧問了哪麼多間創業公司,特別統計出來每個模式似乎都是很類似。也因為這樣所以他選擇了寫這一本書。

而裡面真的有很多重點,西恩潘想要跟所有的人分享。讓大家了解一下到底這本書可以幫到大家哪裡。


"如果想成功,就要留意偶然的事情,千萬別把偶然當作偶然。"

很多時候我們碰到一些芝麻大小的事情,大部分都是選擇不理。但是有時候回想起來,或是看到人做的時候,才發現這個商機自己以前就已經想過了,只是自己都沒有去執行。

大家現在努力的想一想,過去有沒有發生什麼小事自己沒注意但是後來既然一炮而紅。

拿我自已當案例好了,還記得2002年的時候當時西恩潘搭地鐵,發現怎麼週遭的人都在戴iPod聽。但是當時所謂的Apple iPod好像還是第一代,還是第二代,如果你2003年進場Apple股票USD7.00/share,現在已經漲超過30倍以上。短短的四年,已經讓你賺到一筆不錯的財富。

其實不只這一個,還有很多有關可創業的案例可以拿出來講,但是西恩潘還是留下來自己遺憾就好。也許哪時候有機會再拿出來講。提出這一點就是因為商機就在我們四周,只要閉上嘴,睜大眼睛到處看,幾乎處處都是商機,只是你願不願意去執行。


"領袖級的經營者家庭破碎的例子非常多。媒體總是只報導他們光鮮的一面,使得許多人心生嚮往,以他們為榜樣。"

往往工作跟家庭要兼具真的是一件很困難的事情。也就是說每個人都要有所選擇。不要認為只要成功一切都OK了。如果有讀過前GE執行長Jack Welch的書就知道,他自己承認雖然他在事業上成功,但是他是一個很失敗的先生跟爸爸。離婚兩次,而且從來沒有陪過自己的小孩。他雖說他沒有後悔,但是到現在回想起來還是感覺到很遺憾。

也就是說當一個成功之後,會有很多家庭後遺症,夫妻失和,子女患病,外遇或是其它意想不到的問題。作者神田昌典所說的這句話讓西恩潘感覺到認同,

「成功路上的顛覆,並非巧合,而是有因可循的必然!」

這個意思就是,每個人在成功的路上一定會碰到很多苦頭,不是上天特別愛整你,而是所有發生的事情都是有所謂的因果,不能怪別人只能靠自己去解決。


"如何建立公司業務的團隊
第一步 建立基礎1: 母親
第二步 建立基礎2: 父親
第三步 成立團隊體制"

當西恩潘讀完這個做法,老實說對我很震撼。可能是因為西恩潘是業務出身,所以對於業務方面組織架構比較清楚。這個做法,老實說很有意思。利用父母怎樣培養的小孩來建立一個團隊。好好的想一想,平常母親不是通常給的比較多愛。也就是比較有耐心的教育小孩,慢慢的打下基礎。所以母親會按部就班的慢慢的訓練自己的小孩,用愛的力量把基礎打好。

等到基礎打好後,就需要父親嚴厲的管教。特別是小孩已經成熟以後,需要嚴格的體制來好好的管束自己的小孩。但是如果父親的規律沒有建立在母親的愛上面,地基就沒有打穩很容易垮台。

等到前頭兩個步驟都出來後,慢慢的一個團隊就出現了。最後只要加上體制跟架構,就會出現了一個很有效的業務團隊。在這本書裡面有好好的解釋不同樣的team building方式,西恩潘就不一個一個寫出來了。如果有興趣的人可以買這本出書來好好的研讀一下。


今天寫到最後為什麼會想要推薦這本書,成功者的地雷,因為這是一本很容易讀的商業小說。不管你是剛出社會,或是已經成為一個主管,都是可以好好閱讀而且可以學習的。特別是如果你以後想要創業,更需要買一本來雖時參考。因為這本書裡面有很多要素都不是個案,如同作者寫出的,再輔導過超過上萬個創業家,幾乎每個模式都是很類似,問題都很一致。也就是說,未來如果你想要創業,這些問題一定會發生,只是時間的問題。

「成功的關鍵在於,橫越無處不在的地雷後,是全身而退還是粉身碎骨!」


(註)

昨天晚上還去看一場電影,Definitely, Maybe。只能說算是最近看到最好看的一部電影之一。特別是在劇情方面還讓我很難猜到結局。感覺已經越來越少電影可以讓我感覺到劇情那麼獨特。不知道大家是否喜歡Romantic Comedy,因為這一部應該算是這樣的電影。

在西恩潘去看之前,有人跟我講Definitely, Maybe是什麼尋母記。只能說不是好嗎,大家不要搞錯了。但是真的是一部很幽默,也很寫實的愛情喜劇。其實很想要慢慢的寫出簡單的劇情跟大家分享,還是讓大家去電影院看比較愉快。 

但是西恩潘的不負責任的推薦還是跟往常一樣,如果去看了感覺不好看的話,不能來怪我。也有可能你跟西恩潘看的電影不太一樣吧。

(前幾天跟人聊到說,男人通常喜歡看Romantic Comedy,但是都不敢承認。老實說,西恩潘就直接承認啊。有什麼不敢承認的,因為看這種電影心情比較放鬆。如果看恐怖或是劇情很沉重的電影感覺人生太累了。)

2008年2月16日

P2P,不一樣的玩法

似乎從網路正式普遍化的開始,Peer to Peer的技術好像就已經出現在市面上。每個人一定都有聽過所謂的Napster,Kazza,eDonkey到後面一大堆根本都以經記不起來的的工具。這個類似P2P的技術引起來很大的爭議,因為這應該是人類第一次可以大量分享所謂的音樂,影片跟其他想要分享的文件檔。也因為網路的普遍性,這種獨特的技術讓每個人都可以分享自己的儲藏室(硬碟)。即使你今天沒有用過,或是看過,最少也有在新聞雜誌上聽過這種技術。但是今天西恩潘要寫的不是解釋這個技術是什麼,因為那也太多了。而是要提出P2P這個概念的應用。因為P2P只要運用得當,就有可能產生一個很有威力的產品。而現在最成功的案例之一,就是人人聽過的Skype。西恩潘相信現在大部分的人只要提到在電腦上用VoIP電話,大部分的時間一定就是說,

「我等一下Skype給你。」

Skype的成功,幾乎已經成為了網路電話的代名詞。而這個成功的背後就是P2P技術。Skype的創辦人,Janus Friis跟Niklas Zennstrom就是原本Kazza的創辦人,一直到現在最新的網路電視公司Joost也是使用所謂的P2P技術。

但是今天西恩潘要跳脫所謂的P2P技術,而把P2P當成一種名詞。一種利用人與人之間的分享的功能來創造新的商機。不知道各位有沒有聽過所謂的P2P Lending,打破過去機構對個人的借款。在過去,當我們要去借款的時候,大部分都是去某種金融機構(銀行跟信託公司),或是某種組織(當舖,地下錢莊跟高利貸,這只是一個範例大家不要認真)。但是如果有一個平台,可以讓陌生人跟陌生人做借貸業務,而所謂的利息就是使用市場機制,這也就打破我們過去對於金融機構的依賴,也可能創造出一個新的快速借款模式。一種不一樣的微式借款模式(Micro-lending Model),利用所謂的Peer to Peer的概念。

其實P2P Lending這個概念已經出現了很多年了,而且在某些國家已經算是平常。利用網路的平台來做這樣的交易。而西恩潘也是再兩年前跟朋友聊到要做這樣的一個創業主意。雖然已經再市面上那麼久了,為什麼還是沒有想像的哪麼普遍。Zopa,一間英國的網路公司在2005以經成功的在英國,義大利跟美國推出了這麼一種服務。對於要借錢的人可以登記,而對於要借錢給人的人可以做所謂的投資。等於是把使用者當成了投資人,或是所謂的銀行。而網站就是提供了一個平台。隔年美國的Prosper也推出了類似的服務。然後就像是雪球一樣,越來越多這樣的網站。但是原理都是一樣的,

借錢的人會有一個信用評分,然後要借錢給人的人可以看看自己想要挑哪個人來借。可以自我設定自己的利息,看看要借多久一切都可以自己調整。其實這個平台的重點,不是所謂的P2P技術,而是怎樣設定評分系統跟還錢機制。在這個服務一切聽起來很美好,但是碰到了一個重要的問題。怎樣去搶迫執行跑路的客戶,如果有人選擇不付款(而且是一定會有的,因為在怎樣好的銀行都會有呆帳),該怎樣去處裡。而且這個模式到現在還沒有被金融機構管制,所以有很多灰色地帶需要去克服。如同今天讀到一本雜誌寫的,

「銀行最重要的資產,不是有多少存款戶,也不是背後有多少資產,而是信用」

也就是這些所謂的P2P Lending公司,如果沒辦法製造出所謂的信用,很難在這塊金融借貸大餅中搶下自己的市場。

另外一個應用讓西恩潘感到佩服的就是所謂的Peer to Peer Foreign Exchange或是所稱的P2P FX。利用很多人需要做所謂的外匯交換,設立一個平台讓大家可以在上面互相換幣值,而減少金融機構不必要的費用。在加拿大現在就有一間公司這開啟這樣的服務,而且就在溫哥華,PeerFX就算是UBC商學院的大學生們創造的公司。西恩潘的同學有這個榮幸參與這間公司去參加創業比賽,也讓西恩潘有第一手的接觸。在慢慢的閱讀了這間公司的簡報,可以感覺這個服務的市場是有的。雖然這間公司已經拿到了種子資金,但是西恩潘也是有幾個看法。

1. 匯率的價差
雖然這個網站標榜可以用比較好的匯率來做P2P的換錢,但是如果只是很小額的金額,大部分的人可能會選擇到附近的銀行來越換而不選到網路去做這樣的越換。也就是說哪個差異性可以大到讓人選擇到線上去做這樣的交易嗎。

2. 可靠性(信用)
如果沒有能夠完全讓客戶拿到最好的匯率,是否可能會發生信用問題。也就是說沒辦法讓人信任其服務。這種可能性不是沒有,特別是在交易很頻繁的時候而可能發生的錯誤。

也就是說,如果要提供金融相關的服務,信用做重要。如果沒有辦法建立起這樣的信用,不管這樣的服務有多吸引人,都不可能會成功的。因為人只要談到錢,每個人都會比較小心翼翼。也就是因為這樣,錯誤的空間比推出一個照片上載網站的風險大多了。但是相反的來說,風險越大,投報率也越高。也就是因為這樣所以有更多的團隊正在投入這樣的服務。

其實寫到最後,如果撇開所謂的P2P技術,Peer to Peer服務上面還會有很多可塑性。特別是在現在地球是平的狀況下,每個人都可以跟每個人透過網路連結在一起。加上昨天讀到中國也出現了所謂的P2P Lending網站Qifang,也就是說像中國金融服務業還不是很成熟的地方也開始有公司想要試試看這個新的概念。也就是說,這個所謂的點對點技術已經不在是一個門檻,而應該回歸到創業最基本的問題,這個服務到底解決了什麼現有的市場問題? 有什麼其他的技術可以跳脫解決這個問題,還是這個技術就是最適合的呢? 也就是說每個人都可以好好的思考一下,到底週遭還有什麼服務是有這樣的需求,可以利用整體串聯的威力。

最後還要提到的就是,如果社交網站已經成功的吸引了哪麼多的會員,如果可以利用這個現有平台來創造任何的P2P服務都會是從另外一個角度來看。希望提供了幾點可以讓所有對這個技術跟服務有興趣的朋友好好的思考一下到底有什麼商機可被創造出來。

(圖片來源: www.post-gazette.com)

(註)
認識西恩潘的人都知道西恩潘很喜歡跑去試新的餐廳,每次都去吃一樣的吃久了就很無聊。這個禮拜五晚上也不例外,小秘書的朋友推薦了一間位在Richmond的日本料理。聽說沒有定位一定吃不到,但是好死不死不到5:30就跑去餐廳看。想不到是一對日本夫婦開的,時間不到六點來不開門。天啊,日本人也太堅持了吧。

廢話不多說,先來看照片吧。



(今天是用手機拍的,所以感覺比較沒有往常的哪麼好。)
如果有興趣的人一定要去吃吃看喔。

Sushi Hachi
1278-8888 Odlin Cres.
Richmond B.C.
TEL: 604-207 2882

2008年2月14日

部落客,下一個網路媒體創業家


相信在最近幾年,大家都聽過部落格,博格,Blog,或是其他語言的名詞。而寫這些部落格的人,通常都是被稱做為部落客,博客,Blogger。也因為這樣現在這個已經從簡單的Web 2.0最成功的服務,演變成一個產業。一個所謂第三勢力媒體的產業。單單從北美的部落格來講,可能有超過上百萬個,台灣跟中國也有差不多這個數字,每個人分享著自己的想法。單單從這個產業就衍生出來很多不一樣的附屬服務,從Digg或是funP,所謂的書籤網站,到簡短部落格Twitter,這些發展出來的商機已經不得不被重視。幾天前看到VentureBeat拿到了種子資金共32萬美金(台幣1000萬),到傳聞TechCrunch以後可能可以IPO,或是Robert Scoble的Scobleizer,這些新聞都讓人了解這些所謂的部落客已經把大家沒是寫部落格的侍好當成一個事業來經營。今天就要好好的分析一下到底部落格怎樣在主流媒體當道的時代走出自己的一條路,也產生出了一個全新的產業,專業部落客。

部落格為什麼會紅,相信有很多不一樣的原因。但是從人最基本的心態來講,早期當人想要分享自己的想法的時候,只能投稿給報紙或是雜誌。但是因為版面的問題,大部分投稿的人都會被拒絕或是拒稿。在網路還沒有成型之前,這些想要分享自己想法的人最多只是跟自己週遭的人來分享,也因為這樣沒辦法大量的散佈自己的想法。等到90年代,網路慢慢的開始有了自己的雛型,還記得當時世界各地最流行的就是製作自己的Homepage嗎,相信很多人跟西恩潘一樣都有想辦法製作自己的首頁。利用最簡單的HTML跟CSS來製作自己最簡單的首頁,雖然看起來很簡陋,但是至少有機會可以分享給所有的人。雖然簡單,但是還是需要自己學習怎樣寫跟設計網頁,哪個門檻還是在哪裡。如果部分的人不願意學習的話,還是沒辦法在線上分享自己的看法。

一直到了2000年後,所謂的部落格開始流行。如果簡單的分析一下,部落格本身技術不是很重要,重點應該是哪個平台。開始利用全民運動的精神,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部落格。當架設部落格的平台已變成基本技術,Blogger,Wordpress,Typepad或是其他類似,內容才變成最重要的目的。每個人都可以分享自己的想法,內容不就是媒體的最終目的嗎。相信每個人去讀雜誌或是報紙,肯定看的不是外表。也許人會因為外表而被吸引,但是最終目的就是想要閱讀裡面這些人到底想要說些什麼。那部落格不也是一樣,每個人也許被外表所吸引,但是最重要的還是裡面的內容。這個部落客到底想要表達什麼。

寫到這裡其實想要提到的就是,部落格已經跳脫了原本只是想要讓所有的人分享自己的想法,而出現了一個全新產業。西恩潘也在好好的思考幾種有可能在部落格的創業方法,


1. 線上專欄/新聞 (Online Column/News)

如果看看現在北美最熱門的部落格,幾乎都是所謂的線上新聞/專欄。這些部落格像是討論網路的TechCrunch或是VentureBeat,或是討論政治的Daily KosMichelle Malkin,還是其他討論電子產品的Engadget,這些利用原本的知識,從一般的報紙,雜誌專欄轉換到線上的另外一種媒體。也許整個網路流量沒有辦法跟CNN或是NYTimes來相比,但是利用其人脈跟非主流媒體的優勢,可以抓到利基市場而提出不一樣觀點的新聞。

尤其如果大家認真的注意一下這幾個部落格,可能因為靠著過去累積的人脈,搶下不少提早幾天在主流媒體發佈的獨家。加上利用多人一起操作同一個部落格(Collaborative Blog),更可以有事半功倍的效果,成為一個新的獨特營業模式。

一群很專業/豐富人脈的專欄作者 + 線上隨時發佈的彈性 = 打中主流媒體沒辦法服務的市場

這樣的市場應該是所謂的大型媒體集團(Yahoo and CNN)跟所謂的全民媒體(Now Public)的中間,切入了一個擁有專業但是又兼顧的彈性的模式。如果從TechCrunch的Feedburner數字來觀察,也有超過67萬人在閱讀。即使把這個數字打五折,也會有超過30萬人在閱讀這個部落格,單單想起這個數字就已經感覺到可怕。

但是這樣的創業模式其實比想像的還要難,因為畢竟專業度跟人脈一定要有一定的累積。如果沒有辦法有好的分析角度,比別人跟獨家的新聞,要創立一個成功的新線上媒體可能很難有自我特色而在網路世界殺出自己的藍海。


2. 部落格顧問 (Blog Consultant)

很多企業已經利用部落格來做所謂的行銷,但是畢竟這還算是一種很新的媒體概念,代表很多企業需要專業人士來幫助企業的部落格或是一個專案/產品的部落格。也就是說在這個全新產業裡面已經出現了一個全新的職位或是需求。一個如何利用部落格來行銷產品或是公司形象的需求。

在過去每個企業都需要自己的網站,也因為這樣出現了很多網站設計公司,但是不代表這些網站設計公司了解怎樣的利用部落格去做行銷,而傳統的行銷公司也不一定了解部落格的特性。如果是一個成功的部落客+行銷專家,也許可以產生所謂的部落格顧問公司,特別來幫助這些企業來做低成本的大量行銷。


3. 線上作家 (Online Writer)

如同上次50Cents說的,現在歌手/音樂已經不可能靠CD賺錢,而需要靠所有周圍商品來賺錢。作家呢,是不是所為的傳統透過出書方式的營業模式可能已經需要重新改變了。也許某方面可以利用部落格的方式來做所謂的網路創作。上次透過讀者的意見,跑去看到台灣的九把刀,看到他的網路創作已經出現了某種成功的模式,代表這是種全新的創作方式。

換句話說應該是不一樣的通路吧。在過去需要透過出版社出書然後一路到書局,現在如同亞馬遜的Kindle電子書一樣,每個人都可以下載到自己的攜帶媒體(手機,PDA,NB,PSP或是其他)來閱讀。其實西恩潘對於這個方式一定可以抓到所謂的眼球,或是人流量,但是至於在線上經營可不可能創造出利潤,還是需要研究推算。因為畢竟以單純收費方式,不知道可以吸引多少人,而且也有可能一人付費多人閱讀。這都有可能發生。但是不管怎樣,這樣一個模式也讓很多喜歡寫作的人可以思考搞不好這是一種低成本的創業方法。


西恩潘在這裡就提了三個可能創業利用部落格創業的方式,相信一定還有更多可以利用的方式。但是就不在這裡一一的提出。慢慢的可以發現,不管網路在怎樣的變,在怎樣的變的不一樣,內容還是重點(Content is King)。單單有一個不錯的平台或是服務,沒有內容,只是一個很棒的工具但是沒人會使用。不管是所謂的照片網站,或是其他的Web 2.0服務,走到最後還是需要所有的使用者來提供內容。也因為這樣,如果可以利用這些內容來做不一樣的創意產業,每個部落客都有可能把自己變成下一個網路媒體創業家。

(圖片來源: www.dailyblogtips.com/)

(註)
昨天幾乎寫不太出來到底想要表達的是什麼,而今天是不夠版面可以寫。兩天下來自己真的很矛矛盾,也許是因為時差的關係,但是今天也正式的把時差調了過來。想起來也花了快要三天才完全的調整完畢。就如同西恩潘講的啊,人老了什麼都不太一樣。睡的越來越少,吃也越來越少,不能喝太冰的,時差調不過來。天啊,現在是怎麼回事。

可能跟過去朋友說的一樣,

「西恩潘,感覺你心智10歲,外表30歲,身體狀況40歲。」

雖然知道這是句完笑話,但是慢慢的發現越來越有這樣的現象。

當然啦,今天在這裡才是情人節,台灣跟亞洲哪裡應該以經過了吧。不管怎樣還是要祝大家情人節快樂,希望大家都過了一個很開心的情人節。也希望有情人終成眷屬,或是大家都可以在2008年找到自己的另外一半。

如果有人有興趣了解西恩潘在今天有什麼節目的話,那就是,沒節目。所以大家也不用猜,也不用去想,因為西恩潘直接跟大家說。思考到這樣其實越來越悲哀,有一點人越老越沒搞頭的感覺。但是沒辦法,有時候有些東西是自己選的。沒有辦法怪人,但是不管怎樣也希望大家可以過的很開心。

其實今天原本很想要寫個分析情人節的商機跟產業機會,但是想一想還是放棄了。不是說寫不出來,但是因為怕越寫越心酸,所以還是決定寫有關部落客的主題。但是我看哪天還是需要回去分析一下到底情人節這個商機有多大,而且有哪些商機是創業家可以利用的。我想那也是下次的主題了。

主權基金,你不能不懂

相信在過去一年裡面,除了以前西恩潘最常提到私募基金以外,主權基金(Sovereign Wealth Fund)一定是各位最常在新聞或是雜誌裡面看到的名詞。到底這些主權基金是什麼,為什麼會突然開始搶奪新聞版面。這個在投資跟商業界的新勢力,大家不得不認真的去了解。不管是新加坡的淡馬錫控股(Temasek),杜拜跟阿不達比的投資公司(Abu Dhabi Investment Authority) ,或是中國的投資公司(China Investment Corporation),就連加拿大自己都有自己的主權基金(CPP Investment Board)強悍的主權基金,少說也有上千億美金的資金可以動用,大家沒有看錯,我講的不是上億或是百億,而是上千億美金。如果換成新台幣來講,單單中國的去年剛成立的投資公司就有2000億美金的子彈可以使用。到底兩千億美金有多少呢,想一想台灣一年的GDP一年才只有3000多億美金,全部的外匯存底也只有2500億美金就可以知道這些國家所謂的主權基金的規模有多龐大了。

到底這些所謂的主權基金是怎樣來的呢,如果最有名的新加坡的淡馬錫控股來說,應該算是新加坡政府的資金。也就是說淡馬錫或是主權基金也就是每個國家政府的投資工具(Investment Vehicle)。這個名詞大家都應該有聽過,有錢人需要投資工具來管理投資標跟隱姓埋名,政府也許要投資工具來幫忙管理這個龐大的基金。所以簡單來講,雖然說很多這些主權基金都說自己是獨立作業,以西恩潘的認知來講,應該還是有很大的部分都還是跟政府有所關聯。很巧的就是,去年也有機會跟加拿大的主權基金(CPP Investment Board)經理人談到,

「CPP Investment Board跟加拿大退休金(Canadian Pension Plan)有關聯嗎?」

「我們跟CPP是不一樣的機構,我們只負責投資跟代操作。CPP是這些退休金的擁有跟想要怎樣使用的機構。希望大家不要搞錯。換句話說,我們是私人公司,跟政府是沒有關聯性的。」

很明顯這個基金經理人把關係撇的很乾淨,可能也害怕大家以為去CPP Investment Board就等於去政府上班吧,因為很多金融人才不願意去政府機構上班。另外一個角度去想,主權基金成熟後,搞不好一大堆人會願意跑去哪裡工作。可以想像這種超大型基金可以投資的標地嗎。根本就是想投資什麼就投資什麼。隨便一個經理人可能就可以負責幾億美金的單位,想到這裡真的令人感到興奮。

但是大家如果好好的想一想,如果你有1000億美金,你會給一個機構投資,還是會分散給幾個機構來代操。如果你願意相信一個機構,你不會認真的注意他們到底投資到哪裡嗎。我講的不是100塊錢美金,而是1000億美金,相信沒有幾個人願意為哪麼大筆的資金負責吧。也就是說其實政府跟主權基金或是所謂的這些投資公司都是有很大的關聯性的。

先談談到底這些主權基金的錢是從哪裡來的,中東最常聽到的杜拜跟阿不達比就是靠最近幾年石油漲價賺了太多所謂的「油錢」。西恩潘在去年有寫過一篇,"油錢,不得忽視的下一股勢力"已經提到了,在中東一桶油的抽上來的成本只要美金2~3/桶,但是再過去幾年石油已經漲到爆的狀況下,中東政府靠石油已經賺了不知道多少。但是也因為這樣,手上有了一筆很大的財富。所以成立了這些主權基金來積極的理財,活化這些資金。諷刺的地方就是美國人用掉全世界25%的石油,所以幾乎是中東主權基金最大的供應商,但是這些主權基金反過來拼命購買美國資產。特別是從去年次貸風暴後,已經陸續的進場花旗銀行,跟其他的投資標地。相信美國人在加油的時候一定沒有想到竟然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另外的主權基金,像是加拿大靠的就是退休金跟跟某些石油收入,但是像是中國靠的就是最近幾年膨脹的外匯存底(Foreign Reserve)。再繼續講下去之前,還是先解釋一下到底外匯存底是什麼,因為過去10年碰到太多太多的人跟我講,台灣政府很有錢啊,外匯存底哪麼多,拿出來用一下大家就可以過好生活了。如果你有這樣的想法,沒關係,西恩潘簡單的解釋你就懂了。外匯存底的意思就是當公司賺取外匯的時候,例如美金,而需要拿回台灣用,就是跟銀行換新台幣,而新台幣的發行者就是台灣政府。這時候政府的外匯存底就會增加,但是這不是政府的錢,而是你的錢只是你把它換成新台幣。哪天如果你要換回美金,政府還是需要從外匯存底拿錢出來跟你換。也就是說其實政府只是代保管這些外匯。所以大部分的國家對於外匯存底的處裡就是買美國政府公債。這又是一個很諷刺的地方,亞洲國家拼命出口到美國賺外匯,但是亞洲國家的政府又拼命借錢的給美國花,這樣的不正常循環只是時間的問題哪一天會爆炸。加上美國來個弱勢美金政策,代表當美金貶值的時候,這些公債也相對的比較沒哪麼值錢。真是一個很狠的政策。

寫到這裡,大家應該了解到這些主權基金是什麼,資金來源,跟為什麼會有這些主權基金。但是為什麼這些巨人會跟我們一般小市民有所關聯呢。我們又沒辦法跟著他們一起投資,也不能投資這些基金,最多就是看看新聞頭版看到這些公司投資了哪一間公司,哪一個產業。但是從這些資料就可以給所有有做投資的人一些參考,或是所謂的Indicator。很多時候如果大家看到這些主權基金已經進場了美國的金融公司,花旗或是Morgan Stanley,也許他們不是買到相對低點,但是可以理解代表長期來講這幾間公司還是被看好的。相信這些主權基金也不是笨蛋,願意拿幾十億美金給這幾間公司去亂搞。也因為這樣,如果好好的觀察跟注意,其實出現了很多可觀察的投資標地給大家去參考。

如同過去西恩潘一直說的,這個部落格不是教你怎樣去投資賺錢,如果你是希望有這種資訊的話,網路上應該很多,西恩潘寫的是跟大家分享一下,到底這些主權基金未來的動向是什麼。個人感覺就是因為美金開始弱勢加上低利息,過去投資美國公債已經不值錢了,所以每個國家選擇開始投資股票/資產或是公司債來增加其現有資產。如果這個模式成功,未來將會出現越來越多的國家主權基金,那相信全世界又會出現了一個新的資金勢力。一個由政府跟金融合併的勢力將會改變未來投資標地的價值。如果有哪麼多的熱錢在世界上流動又不夠投資標地,相信現有的投資標地未來都會漲價。誰知道,搞不好以後這些主權基金都會需要投資創投基金,也讓創業家有更多的機會拿到資金了呢。

過去西恩潘寫有關主權基金的文章,有興趣的人可以回去讀讀看。
次級貸款=金融黑洞到底有多大啊...
油錢,不得忽視的下一股勢力

(圖片來源: The Economist)


(註)

今天不知道為什麼是不是因為時差還是怎樣,寫的很痛苦。大概換了三個主題才決定今天要寫有關主權基金。如果對於經濟跟時事有興趣的人應該會對這個主題很有興趣,但是如果是要來讀有關創業跟投資的話,那可能要忍一下。畢竟不是天天都寫創業的話題,但是沒事總是要換換口味才可以。

順便提到就是西恩潘正式的到MMDays客座了,如果有興趣的人可以到他們的網站讀讀他們的文章順便幫所有在MMDays寫文章的人留言打氣。也很感謝他們那麼努力的邀稿,因為西恩潘真的認為自己的中文表達能力真的太差了,很怕會把這個部落格的水準弄低。總是不希望別人寫的好好的結果我跑去哪裡當人家的老鼠屎,這樣就說不過去了吧。

順便提一下就是因為很多中國的讀者沒辦法讀到這個部落格,所以也特別開了一個中國新浪版如果有興趣中國讀者可以到哪個網址去閱讀。雖然西恩潘已經加上了簡體翻譯,但是很多時候Blogger在中國是沒辦法上的。所以如果有興趣的人也順便到中國新浪哪裡閱讀回到加拿大的日子。

2008年2月13日

線上交友,可怕的潛在市場


不知道是否因為再過兩天就是一年一度的情人節(如果你不記得就是2月14日),還是因為最近剛好都看到很多這樣的新聞,還是因為回台灣有人找西恩潘去婚友社報名(西恩潘沒去啦,但是還真的有人找我去報名)。但是不得不否認的就是,從西恩潘的記憶中,交友服務一直都在存在。不管是曾寫信,當面見面,電話,到現在的網路,這似乎是個永遠不會消失的產業。隨著科技一直進步,也不管大家都說網路無真愛,慢慢的線上交友已經成為了這個產業的主流。從昨天新聞提到位在多倫多的Avid Life Media花了2000萬美金買下了HotOrNot ,一個位在矽谷的照片投票/線上交友網站,或是曾經被報導過的Plentyoffish,還是天天在電視上看到號稱北美第一的交友網站eHarmony,就連台灣的愛情公寓都是大家耳熟能詳的網站,不得不否認的就是過去傳統的交友通路從2000年開始已經完完全全轉到網路上進行了。如果說這個線上產業已經哪麼的成熟,西恩潘幹嘛還要寫出來跟大家分享呢。

因為不一樣的線上交友的經營模式,既然可以發展出不一樣的網路公司。特別的地方就是,大部分的人都認為網路公司一開始都是燒錢的。從創業開始就沒有什麼營業模式,只是靠衝人氣來看未來有什麼廣告收入。這大概是絕大部分的網路公司想要靠的營業模式。但是到了交友網站就不太一樣了,幾乎每間公司不只透過廣告收益,也可以跟其會員收費。這也是讓西恩潘感到很有意思的地方。

單單看HorOrNot好了,這間由兩個美籍台灣年輕人(應該是吧,記得好像從哪裡讀到這個訊息,有誰知道通知我一下)在2000年創業的公司。從一開始就沒有燒過錢,沒有拿過創投的資金,從開站就賺錢了,也就是矽谷所謂的bootstrapping。已很多創投對於投資網站的道理,這樣的網站應該很快就沒辦法競爭了,因為沒有辦法"Grow as fast as possible"。但是可能是一開始HorOrNot的營業模式的特殊性,讓大家評分看看大家上載照片中的女孩辣不辣。(西恩潘不是開玩笑的,大家去這個網站就知道,每張上載的照片都可以評分) 這個看似簡單的網站經估算一年營業額也有500萬美金,利潤大概在200萬美金。從創業的時間點來看這應該算是一種很早的Web 2.0公司吧。建立一個平台服務來讓大家上傳照片跟交友,分享自己的點點滴滴。雖然沒有衝的像eHarmony這樣有Sequoia Capital在後面撐著,但是至少持續有穩定的收入。

相反的來講,eHarmony應該就算是很標準的北美網路公司的發展。從2000年創業開始拿到了3百萬美金第一輪資金的,一直到2004年從Sequoia跟Technology Crossover的1.1億美金,可以看的出來這個網路服務應該是用錢打造出來的一直到現在,eHarmony還是不斷的在電視上廣告其服務。跟剛剛提到的HorOrNot看起來,根本就是兩個不一樣的營業模式的網路公司。加上這間公司靠著一種很神秘的湊合方式(Compatibility Matching System,這還是有註冊的)來幫大家配對,這樣的一個特殊賣點也在北美引起了爭論。西恩潘研究了半天還是感覺這整個東西講起來太神奇了,真的搞不懂是怎樣去配對的。至於eHarmony到底賺錢了沒有,因為公司沒有上市,所以根本看不出來。但是看起來整間公司已經四年沒有去找創投要錢的狀態下,應該是已經有正的現金流的。至於這幾間創投哪時候才能出場,看起來現在的IPO市場已經開始冷卻下來,這樣的併購也不是哪麼簡單,所以可能還需要一點時間才能出場吧。

分析了這兩間不太一樣的北美網路公司後,當然還是要提一下台灣的成功故事,愛情公寓。在短短的幾年創業裡面,已經站穩了台灣的網路交友的位置。相信過去很多人也聽過這個公司的報導,第二輪從JAIC, Cyberagent智融拿到了300萬美金的資金。但是西恩潘不太能了解的就是,是否因為投資網路的創投在台灣還是太創新,還是大家比較喜歡投資電子製造業,很難相信一個在台灣跟中國已經有某種程度成功的網站沒有一堆台灣的創投拿錢排隊去投資。但是從台灣創投的角度可以看的出來,投資了愛情公寓也很難在台灣出場(exit)。如果認真的觀察台灣股市,有哪一間上市網路公司可以拿到類似美國或是日本的本益比。單單從無法出場就可以了解,也許台灣的網路公司從一開始創業就需要往最大的市場看齊。如果愛情公寓可以成功的中國卡下前三名的交友網站,相信未來應該會更有看頭。搞不好哪天會在美國看到愛情公寓英文版也說不一定。

寫到這裡也慢慢的思考過,其實很多時候網路創業需要的不是最創新的服務,也許有時候把某些需要的傳統服務用另外一種方式呈現也是一種很好的方式。至於應該走bootstrapping或是Venture-backed模式,應該就是見仁見智了。雖然很多人說這應該是看產業來去思考,但是在線上交友這塊也看到兩種不一樣的模式一樣走出了自己的路。從昨天HotOrNot被賣掉了新聞已經給了交友網站一個很公開的價格,也許也慢慢的讓所有的人看這樣的產業價值是多少。當然另外一個很好奇的地方就是到底所謂的社交網站(Social Networking Sites)未來會不會把這塊給「整碗拿過去吃」(不知道台灣俚語用的對不對)。

如果說Facebook未來把這個交友的功能整合到現有平台上,這種威力可以讓人感覺到可怕。因為這些社交網站已經擁有其會員的資料,所以只要有某種的整合系統就可以把大家配配看。未來的機會應該是在如何的整合不同平台的會員來做所謂的配對功能,這也跟Google提出的Open Social有關聯。因為在整合了不同社交平台的會員就可以把不同樣的選擇做大,選擇越多配對成功機會越大。另外一個很大的商機應該就是如何在安全不傷害個人隱私的狀態下確認每個會員身分的機制,畢竟這樣盲目的交友服務總是會有無法避免的危險。最後西恩潘想要講出的這句話應該會引起很大的爭議但是不管怎樣還是要提一下,

「如果網路真的無真愛,這個產業怎麼可能型成。」

(圖片來源: University System of Taiwan, Video On Demand)

(註)
今天寫出這個主題不是說西恩潘很愛線上交友,相反的是西恩潘從來沒用過任何線上交友的網站,也從來沒有大家所提的網友。但是這個商機真的是大家無法去否認已經存在或許都已經慢慢成熟的產業。只是過去西恩潘沒有正式的寫出來也沒有去好好的思考分析下每個網站的不同。不是說西恩潘不相信網路交友,而是可能跟我個人習慣不太一樣,所以從來沒想過上網認識不一樣的人。

不得不否認的就是,線上交友的服務應該是屬於少數網路比較成功的案例。可能是因為在現在這個時代,要認識人真的很辛苦。所以也就是所謂的有需求才有供應,算是解決一個痛處。不太確定自己今天寫的這篇到底怎樣,但是也希望讓所有的人思考一下也許一種很傳統的服務也是可以在網路上進行,不管是多傳統的服務。

寫到最後西恩潘知道一定一堆人又要講,

「我知道你很想要交女朋友所以才寫這篇對不對?」

或是,

「是不是情人節快要到了所以你特別有感觸。」

但是大家都猜錯了,西恩潘寫這篇的意思只是想要提出這個服務的前景跟可以參考的地方。跟想不想要交女朋友沒有關聯性啦。害怕過去寫的愛情散文已經讓大家認為西恩潘好像天天都在哪裡想交女朋友,拜託拜託,事情很多要做,交女朋友不是唯一。